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张侯爷最后喊出了自己的名讳之后,陈瑀才惊讶的拉开了人群,“张侯爷?哎哟,您怎么早不说啊?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认自家人啊!”

    张延龄现在已经被揍成了猪头,说话支支吾吾的,“姓陈的,你给……嘶,给老子记住了,这事儿没完……嘶!”

    放出了狠话之后,张侯爷在几个小吏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开来。

    他走后,后面几人早已经笑成了一团,戚景通拍了拍手道:“这样的家伙也配做侯爷,娘的,迟早还给揍一顿!”

    沈飞却略有担忧的问道:“大人,这事儿会不会牵连到你?毕竟打的是个侯爷啊?”

    陈瑀笑了笑道:“本来就牵连到我了,我陈家的人他也敢调戏,我管他是侯爷还是王爷的,就算是玉皇大帝我也要教训一番!”

    沈飞这小子考虑的比较多,看的出是个有心眼的人,内厂成立之后,指挥同知这差事非他莫属。

    当然这厂都自然是他陈某人的,虽然听起来有点儿像太监的职位,但是陈瑀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回到家中让黄婉给沈飞几个人安排了一番之后,他便将房小梅叫入了书房。

    多日未见,房小梅也是思念的紧,今天故意穿的有点儿暴漏,半个****都露出在外,皮肤犹如羊脂一般白皙,让陈瑀看的直起反应。

    不得了啊不得了,这小妞是在考验自己的定力啊,自己虽然二十年童子身,可是这定力也不是盖的,用坐怀就乱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你……你看什么?”房小梅将那外衣轻薄的纱衣朝上掩了一点,那欲掩欲遮,偏还半露的样子,差点让陈瑀扑上去了。

    “哦,我在看你衣服的料,恩,不错,这衣服哪里买的?”陈瑀问道。

    “讨厌!”房小梅知道陈瑀在拿自己打趣,“平常你不在我这么穿习惯了,今天倒是忘了改换衣服了。”

    “恩,这衣服还是挺好看的。”陈瑀道。

    “真的嘛。那平常穿的衣服呢?还有我穿男装怎么样?什么样的衣服好看点?”

    女人嘛,对于穿衣这种事向来都有天然的选择恐惧症,陈瑀笑了笑,脱口而出,“不穿衣服应该是最好看的……”

    “去死!”房小梅嗔怒了一番,准备给陈瑀倒水,可刚到案几前一个没站稳,竟倒了下去,陈瑀眼疾手快,伸手就抓了过去,人没抓到,衣服倒是抓到了,只听到哧溜一声,一整件外衣都没扯掉落了下去,露出那光滑如雪的后背。

    陈瑀一双眼睛都看直了,惊讶的道:“这衣服……布料真差啊!”

    话刚说完,门外就听到敲门声,“公子,我给你煮了你爱吃的莲子粥,你在嘛?”

    我靠,这小丫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跑来了,房小梅整个上半身都裸露在外,只是现在整个人趴着,陈瑀看不到罢了。

    房小梅听到黄婉来了,急忙爬了起来,可这和陈瑀一个照面之后,陈瑀口水差点没流出来,“大!”

    “啊……”房小梅还没有叫出来,就被陈瑀捂住了嘴巴,他指了指门外,对门外道:“啊,在,你稍等下,我去开门!”

    天地良心,老子和房小姐真的什么都没做,这要是被致末那丫头看到了还得了,陈瑀急忙指着床上道:“快进去躲着,莫要出声。”

    房小梅捂着胸前,脸色羞红的躲在了床上,将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真是糗大了,竟然被陈瑀看到了,以后怎么见人啊!

    陈瑀将窗帘拉了下来之后,然后才去开了门,黄婉皱了皱眉头道:“公子,你怎么这么慢才开门,呀,公子今晚又打算在书房睡么?”

    陈瑀的书房和别人不同,由于经常挑灯夜读,所以干脆在书房内摆放了一张大床,方便了许多。

    黄婉看床帘已经被拉了下来,然后又道:“打扰公子休息了。”

    “没……没有。”陈瑀道,“刚躺下,谢谢你。”

    黄婉听了之后不悦的道:“公子还和我客气?!哼!”

    “额,我错了。”陈瑀做贼心虚,现在说话都有点思绪混乱,娘的,两辈子都他妈没经历过这样的事。

    心道这小丫头怎么还赖着不走了,走啊你倒是?!可现在也不好意思赶小丫头离开,“公子,你是不是不想吃?”黄婉见陈瑀半天没吃,不悦的问道。

    这小丫头喜怒都摆在脸上,生气生的快,好也好的快,也就是这种不做作的杏格让陈瑀很喜欢,不过现在他不是不想吃,是他娘的吃不下啊,床上还有个没吃呢!

    没办法,硬着头皮将那碗莲子粥吃了,本以为黄婉要走,谁知道这丫头竟然说:“公子,我今晚要和你睡!”

    陈瑀一口莲子粥差点没吐出来,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雷人啊,搞的我们好像干嘛一样,床上还躺个人呢!

    “咦,公子,你的床帘怎么动了?不会金屋藏娇了吧?”黄婉道。

    “怎么可能!”陈瑀道,“风,对,你看今晚外面风多大!”

    黄婉看了看外面,也对,一天的暴雨,晚间确实起风了,所以也没说什么。

    “那啥,致末啊,今晚不行,公子我太累了。”陈瑀擦了擦头上的汗道。

    “刚好呀,我给公子捶捶背!”黄婉十分天真的道,要不是看到她脸上那纯真的笑容,陈瑀真以为这小丫头是故意的!

    都造了什么孽啊,本来好好的一个香艳的场景,硬生生的让这小丫头整成偷情的场景了!

    两人说了没一会儿,已经听到外面打更的声音了,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陈瑀头都快要炸开了,妈的,今晚这是怎么了?

    致末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急忙道:“不好,公子,一定是小梅姐姐,他们说了,孤男寡女不能共处一室的,还说会招来闲言闲语,怎么办?怎么办?不能让他们抓到,我要躲起来!”

    小丫头说完,不待陈瑀同意,莲步轻移,径直的朝床上走去。

    “哎……那啥……”尼玛啊!陈瑀脸色铁青,真他娘的裤裆里面沾了黄泥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陈瑀,你睡了嘛?”崔红玉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

    陈瑀拉开了门扉,“崔大侠啊,还没睡,怎么?要来侍寝么?”

    “去你的!”崔红玉不好意思的道,“我看你这么晚了屋内的灯还亮着,熬了一会儿,给你做了一晚莲子粥,你肯定也饿了吧?”

    都他娘谁说老子喜欢吃莲子粥了,那是我老爹让我早生贵子逼着我吃的好么爷我一点都不喜欢吃啊!

    没办法,不好意思辜负崔红玉辛辛苦苦的好意,于是硬着头皮又喝了一晚,差点没把自己给整吐了。

    “听闻这次西北之行,异常的危险,你应该带着我去的,好歹能给你点保护,你可知晓你不在这段时间,房小姐和致末都担心坏了!”

    “额,那你担心么?”陈瑀起了调戏之意,能调戏一下侠女按理说也不错吧?

    “没有。”崔红玉干脆的道,“听说你在找内厂的人选,我这一段时间去了京畿附近,本小姐也不是和你吹的,京畿内本小姐的眼线可堪比西厂,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真的?”陈瑀兴奋的抱着崔红玉猛亲了一口,“真是天助我也!”

    “啪!”崔红玉嗖的来了一巴掌,“流氓!”

    这是一个女人正常的反应,可是打完之后崔红玉就后悔了,只是碍于那刚强的杏子,现在也不好意思认错,呆呆的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竟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哎哟卧槽,大姐啊,你打我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啊,陈瑀头那个大啊,急忙蹲了下去道:“对……对不起,我……我太兴奋了,无意冒犯的!”

    谁知崔红玉哭的更厉害了,一点不理会陈瑀。

    女人心,海底针,陈瑀叹了一口气,“实在不行,你在亲回去吧!”

    “你……哪有你这样的!”崔红玉气笑了,“我才不要!”

    “那就好啊,我的崔大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您就饶了我吧!”

    “我不是……不是因为你的举动,是因为我的举动……陈瑀,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打你的,你能不能不要生气啊?”

    看着崔红玉那娇滴滴的样子,陈瑀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什么……什么情况?

    随后想了想明白了其中的缘故,瞧自己这脑子,现在可是在大明朝,不是21世纪男女平等的年代,陈瑀突然觉得大明这个朝代真他娘的好啊!

    “啊!”崔红玉突然大呼了一句。

    陈瑀头都大了,又怎么回事我的姑奶奶,就在这个时候,崔红玉竟然抱住了陈瑀,可还没轮到陈瑀感受崔红玉身上的香艳的时候,就听到她道:“有……有老鼠啊,朝床上跑去了!”

    “嗨,不就是个老鼠么?”陈瑀感受着崔红玉胸前的酥软,最好多来几只老鼠,想不到女侠也有怕的……卧槽,“你说老鼠朝哪里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