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 徐祯卿下诏狱

    此次廷杖之后,接下来的十几天内,丘聚又连续的廷击郎中李梦阳,各部科主事王纶、黄昭,翰林院检讨刘瑞,言路给事中陈霆,监察御史陈琳等。

    一时间朝堂人心惶惶,奉天殿外哭喊声此起彼伏,至此时,丘聚在内廷中的威力一时无两,甚至隐隐的不将刘瑾放在眼中。

    二月的一天,丘聚带着东厂,从东华门出发,正欲逮捕大理左寺副官,此刻陈瑀正和大理左寺副官徐祯卿谈及唐伯虎的近况。

    就在二人高饮阔谈的时候,门外一群校尉蜂拥而至,为首的千户凶神恶煞的道:“那位是徐祯卿?”

    “我是!”徐祯卿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不悦,“尔等要造反?直闯大理寺,这是流放的重罪!”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笑呵呵的道:“听闻你前些日子和朝中内侍来往甚密,本都督要将你缉拿查办,好消了你这图谋不轨之心!”

    等那人走近了,陈瑀才看到,这正是最近名声十分不好的东厂提督丘聚,他态度十分嚣张,甚至都没有正眼瞧一下徐祯卿身旁的陈瑀。

    “怎么回事?”陈瑀低声的问徐祯卿道。

    “哼!前些日子本官上疏一封《讨钦差东厂办事太监疏》,里面罗列了这太监的种种恶心,怕是来报复来了!”徐祯卿道,“本官行的正坐得端,你们谁敢缉拿本官?尔等可有驾帖和刑科给事中下发的佥签?”

    “没有。”丘聚笑了笑,“将其拿下,带入诏狱!”

    东厂执行公务的时候和锦衣卫相类似,都需要持有“驾帖”以证明代天子行事,并且须由刑科给事中的“佥签”才有效,可现在丘聚显然是没有这些东西的,所以可以看出这太监的权力已经大到什么样的程度。

    陈瑀急忙道:“慢着,丘提督大人,可否看在本官的面子上暂且放过徐大人?”

    丘聚看了看陈瑀,笑呵呵的道:“陈大人管的有些宽泛了,身为词臣,还是少参与这些事为妙。”

    丘聚说罢,便带着徐祯卿离开了大理寺,态度十分的嚣张,走时大理寺无一人敢过问。

    锦衣卫现在许多校尉已经被抽调去了东厂担任千户、百户和番子,所以现在锦衣卫的实力基本已经快要被架空,已经沦为东厂的傀儡。

    眼看着东厂的实力一步步做大,陈瑀隐隐有一丝不安,立马进宫找到了刘瑾。

    他将徐祯卿被逮捕的事告知了刘瑾,希望刘瑾能代为解救。

    刘瑾眉头皱了皱,对陈瑀道:“我尽量,只是现在和那七个老家伙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现在自己的能力毕竟也不是那么大,所以这事儿……”

    陈瑀知道刘瑾言下之意,他道:“东厂权力之大,实在威胁甚广,所以定不能让其继续做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能怎么办?”刘瑾道,“丘聚现在提督东厂,像是摸透了皇上的心,其缉拿的人都是皇上深恶痛绝的,为此皇上还多次夸赞他。”

    “这样,既然你要救那徐祯卿,相信依老奴的三分薄面,丘聚应该不会为难的。”刘瑾道。

    陈瑀点了点头,对刘瑾道:“那就有劳刘公公了,我知晓您和他们不同,只是现下是非常时机,千万别那么容易出头,大臣们正蠢蠢欲动,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刘瑾感激的看了看陈瑀,他知道自己做的最为正确的一件事就是争取到了陈瑀,“我先去了,能在东厂诏狱中挺过一天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几人,去晚了怕是有异变。”

    刘瑾说完,便带着几个心腹太监朝东华门走去,到了东缉事厂办事处,刘瑾亮明了身份,本以为卫士会直接放自己进去,可谁知那卫士对刘瑾道:“公公请稍后,下官去禀明都督。”

    刘瑾肺都要气炸了,好你个丘聚,竟然这么目中无人,当年那奴才的嘴脸,转眼间就忘了是吧?

    等了良久,就在刘瑾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丘聚才缓缓的在几个锦衣卫校尉的拥簇下走了出来,见到刘瑾后笑呵呵的道:“刘公公亲自来了?稀罕稀罕啊,快请进。”

    刘瑾摆了衣袖,尖锐的“哼”了一声。

    “丘大人,咱是爽快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家来问你要个人!”刘瑾道。

    那丘聚明知顾问的道:“哦?公公要谁?”

    这两太监的对话,简直太有艺术杏了,那场面是男女音混杂,若是一不小心,你还以为两个小娘子在谈情说爱!

    “徐祯卿!”刘瑾道。

    “这个,怕是不妥吧?”丘聚道,“咱家怀疑那徐祯卿图谋不轨,为皇上铲除这些心有二心的人是咱家的职责,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可不是您刘公公和我能担待的起的!”

    刘瑾面皮不经意间抽搐了一番,“丘大人这是不给咱家面子了?”

    “不敢,咱家也是依规矩办事的。”丘聚笑了笑,“希望公公您能理解啊!”

    “呵呵。”刘瑾狰狞的笑了,“好,丘大人做的很好。”

    说完之后摆着衣袖,怒气冲冲的出了东厂,寒风吹过刘瑾的面庞,更加的映出了那狰狞的面庞。

    陈瑀早就在午门前等着刘瑾,看到不远处刘瑾带着几个小太监走了过来,他连忙跟了上去问道:“刘大人,怎么样?救出来了没有?”

    “没有!”刘瑾脸色铁青,“那个丘聚太目中无人了,老夫若不教训教训他,他怕是真不知道内廷谁做主了!”

    “什么?”陈瑀惊讶的道,“您都没能要回来人?若是继续再东厂内呆几日,怕徐大人真要废了!”

    “大人,您打算怎么办?”陈瑀问道,“这事儿需尽快办成,徐大人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老师的良友,切不能出了任何事,不然我还有何脸面见我的老师?”

    “老夫打算,重开西厂!”刘瑾面皮抽搐,脸色铁青,从牙缝中蹦出了这几个字道。

    “重开西厂?”陈瑀心中打了一咯噔,历史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西厂果然还是又开了!

    虽然陈瑀不知道以后西厂会不会演变成历史上那臭名昭著的模样(估计**不离十),可是现下的形式所迫,要想抗衡丘聚,起到制约的作用,开西厂不失为一件很好的选择。

    “大人,这事儿是好事,但是西厂提督您不能担任!”陈瑀道。

    “为什么?”刘瑾不解的问道。

    “公公本身就和其余七个太监不和,虽然现在很是得帝宠,但双拳难敌四手,所以这西厂提督的位置你可以交出去,放任其余七个太监中的一人去担任……”

    刘瑾眼中放亮,点了点头,对陈瑀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多少年的书,论阴谋,咱家可真是服了尔廷玉了,好一招离间计!”

    陈瑀笑了笑,“大人尽快去挑选西厂提督的人选,这事儿宜快不宜慢,徐大人那边我先找一下钱宁,看可能劫出来!”

    刘瑾点了点头,“东厂诏狱不是那么好进的,你们量力而为,咱家这便尽快!”

    告别了刘瑾,陈瑀急忙朝锦衣卫衙门走去,找到了钱宁,陈瑀便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了他。

    钱宁听了之后直皱眉头,他道:“东厂的诏狱我去过,其本是没有刑牢的,按理说缉拿来的人都会带入锦衣卫,可是丘聚竟然在短短的几十日,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硬生生的仿照锦衣卫诏狱的模样在东厂内造了一个。”

    “诏狱犹如铜墙铁壁,若是想在诏狱内劫狱,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这事儿……很难!”钱宁道。

    “带我去锦衣卫诏狱看看。”

    钱宁带着陈瑀去了锦衣卫诏狱,上次看崔红玉的时候,有幸来过一次,只是很多细节没有注意,等这次仔细的看完之后,陈瑀彻底绝望了。

    钱宁说的不错,这里面就算是天窗,也用生铁栅栏,而且大小仅仅就一人的头部那么大,加上四周足足有两米厚的青砖砌成,全牢狱仅仅只有一处铁门,而且十分狭小,只要有卫士在门前把手,那可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劫狱看来是行不通了,怎么办?生生的看着徐祯卿死去么?

    陈瑀揉了揉脑袋回到了府上,刚一到府上,致末便对陈瑀道:“公子,枝山先生来找您了。”

    陈瑀听闻后重重的吐了口气,便进了内堂。

    祝枝山见到陈瑀后也不客套,“廷玉,昌谷老弟入狱了?”

    “恩,”陈瑀点了点头,“我已经找人在营救了。”

    “他身子骨本就不怎么好,可不能在那种地方折腾很久,你要快些救他出来啊!”祝枝山急切的道。

    “先生,您莫要急,我已经找人营救了,很快就能救出来!”陈瑀安慰的道。

    “哎,这世道怎么了?为何说变就变?几个阉奴竟然将京师弄的乌烟瘴气,真是大明不幸!”祝枝山虽然几载科考都没有中第,可是那一颗报国的心,却犹如滚烫的沸水一般!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