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廷杖

    “哈哈……”李梦阳猖狂的笑了,“招纳无赖,网利****、夺人田土,拆人房屋,虏人子女,要截商货,占种盐课,横行江河,张打黄旗,势如翼虎!”

    “是张延龄张国舅么?果然够威风的,早已经听闻他老人家的大名了,想不到狗腿子们都这么猖獗!”李梦阳道,“等当值,老夫就会一纸直达天听,让圣上也知晓他这个好舅舅!”

    “你!”那家丁笑了笑,然后手一挥,一群家丁犹如流氓一般,上去便开始殴打李梦阳。

    “皇上,你不去救一下?”陈瑀问道。

    “救他干什么?”朱厚照生气的道,“看到这种人我就想到了内阁那群大臣,都是一副德行,让人教训下,是多么好的事,最好能将朝廷那群都打一顿!”

    额,朱厚照这是该有多么痛恨那帮大臣啊!

    “你们……你们,老夫……哎哟……哎哟……老夫和你们势不两立!”李梦阳骂骂咧咧的跑掉了,速度非常的快,若是细细看,能看出这家伙被揍的鼻青眼肿。

    朱厚照在一旁都笑开了花,“就需要这些流氓无赖教训教训,不然还不上天了!”

    朱厚照这话甫一说完,那些家丁们面色不善的朝这便走来。

    陈瑀猛拍了拍额头,这小祖宗,什么话都敢说,也现在亏得人多,可这么多人也没用啊,能打的只有张永和钱宁,关键还得留下个保护朱厚照!

    “小子,活的不耐烦了谁是流氓?谁是无赖?”那些人面色不善,指着朱厚照骂道:“我******的,敢骂老子们?”

    朱厚照听了那些家丁们这难听的污言秽语,脸色变的铁青。“你们骂谁呢?”

    “骂谁?老子一会给你揍成猪头你就知道骂谁了!”那家丁道,“毛都没长全,还不在家吃奶?”

    “你!”朱厚照撸起袖子就要上去干,不过还是被陈瑀阻挡了,倒不是不让朱厚照教训他们,毕竟没人骂成孙子。但凡有点骨气的人可能都忍不了,更何况朱厚照还。是皇帝,不过也就是因为朱厚照是皇帝,若是伤到哪里总是不好的。

    朱厚照不上,自然有人上,张永不待钱宁动手,只身便冲了上去,“你娘的,老子今天让你骂。不把你嘴打肿了,你还真不知道嘴用来做什么的!”

    张永很猛,那些家丁们根本不是对手,可纵然如此,张永一人也难敌这么多家丁,所以身上也挨了几棍,火辣辣的疼!

    朱厚照觉得带出来的人还是少了,看来有必要将张永他们的职位变一变了!

    不过这些都是日后要考虑的事。现在张永真的有点双拳不敌四手,钱宁很想在朱厚照面前表现。可这便又离不开人,只能干着急。

    有几个家丁已经绕过了张永,直奔朱厚照来了。

    看来这些家丁的战术还是很明确的,至少有点头脑,知道擒贼要先擒王。

    钱宁看机会来了,一个回旋踢。将那家丁顿时踹到那里趴着,不过这毕竟不是电视剧,踢一脚下去,便去领盒饭了。

    钱宁这一脚更加激起了那些家丁的怒气,纷纷冲了过来。

    钱宁一个后背摔。当场就有一个家丁被摔到在朱厚照的面前,眼看着这家伙还要起来战斗,陈瑀毫不犹豫,上去使出了一脚失传已久的撩阴脚,力度极精准度,简直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一般,那家丁立刻弓成了虾米,双手捂着裆部,表情极度痛苦。

    陈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拍了拍手道:“就要这样,干净利索,立刻让这些狗娘养的失去了战斗力,你们那些都不行,照我的做!”

    这时候不仅朱厚照,就连其余几个太监看了都面皮一阵抽搐,这么无耻的事竟然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这家伙太无耻了,不过……我喜欢!

    “你们都按照我的方法做,不要多纠缠,招来了官府就不好了,速战速决!”陈瑀发了话,钱宁和张永毫不含糊,虽然这事有点儿不地道,不过不好意思了,今天你们都等着断子绝孙吧。

    于是二人抡起脚就开始踢,他们本就是练武之人,这脚法自然比陈瑀的跟家有力,更加的精准!

    等巡城的人赶来的时候,只见到路上躺着一群煮熟了的虾米一般的家丁,看那些人的样子,巡城的兵士都感到很蛋疼!

    一场韩快淋漓的街头格斗,就连朱厚照都有种热血的感觉,这家伙当然热血,因为他也没少提!

    等走到顺天府,朱厚照意犹未尽的对陈瑀道:“朕要回宫了,今天真开心啊!”

    告别了朱厚照,良久未说话的致末才开口问道:“公子,那年轻人是谁呀?”

    “皇上啊!”陈瑀随意的道。

    “啊?!”致末惊声尖叫,“他就是皇帝?你为啥不早说啊,我都没说过一句话哎,不过……我见过皇帝啊,哇哇哇!”

    ………………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李府上一夜都在重复着这一句话。

    “为什么要去和那些人说理?我虽为妇道人家,可我也知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道理,你避一避不就好了,瞧这被打的!”李梦阳夫人拿着冰块给他敷着、唠叨着。

    李梦阳怒道:“妇道人家,懂什么?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嘶,那群王八蛋,明日本官就要揭其恶行!”

    李梦阳说着,便开始润色,提笔,一封应诏指陈疏》不一会儿便流利的写了出来,写完之后,李梦阳还颇有兴致的提笔写了首诗“中山孺子倚新妆,郑女燕姬独擅场。齐唱宪王春乐府,金梁桥外月如霜。”

    希望天下美好的事情永存,同时希望这一首美好的上疏,会让大明少了一个祸害!

    第二日朝会,户部郎中李梦阳应诏指陈疏》轰动朝野,倒不是因为这封文书中的“二病、三害、六渐”多么的直陈利弊,主要是因为这针对的人,竟然是当朝的国舅爷!

    李梦阳这种精神为朝堂佩服,但是却很少有人附和。

    他们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张延龄的为人及其强大的后盾!

    弘治十七年,张延龄与宪宗生母孝肃皇后之弟争夺田地,两家家丁大大出手,按理说这种不好的风气应该严肃处理,可最后经过户部和都察院的处理,给两家竟然各分了额外的二千余顷土地。

    这样的王公贵族,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所以还是少插手为好,只能希望李梦阳能自求多福了。

    这份时疏上去之后,皇帝给出的态度很果断,立刻让都察院和大理寺展开调查。

    可是两日后结果出来了,李梦阳所陈之事子虚乌有,肆意的诽谤朝廷侯爷,被判下狱。

    这结果一出,不知多少人寒心。

    不过又过了三日,事情又出了转机,司经过礼监掌印太监王岳、内阁等官从中周旋,最终李梦阳被释放。

    出了牢狱的李梦阳得知自己竟然是被王岳救了,情绪十分的激烈,嚷嚷着要从新回到牢狱中,说自己堂堂进士出生,岂能与阉人为伍?

    最后还是经过李东阳和刘健的劝说,李梦阳才没有返回大理寺衙门牢狱!

    正德元年,正月二十二,一道新的任命出来了。

    这道任命让内阁六部坚决反对,可朱厚照最后还是一锤定音,任命张永为御用监总管,兼领神机营总管。

    明朝设十二营,掌随驾官军。设十二团营,计六万零五百锐卒,各团营设五军、三千、神机三营。

    有此可以看出张永的一斑。

    又任命刘瑾为内宫监总管兼领“五千营”总管,高凤为司礼监秉笔太监,丘聚为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

    这一道任命之后,朝野人心惶惶,要知道,这些太监掌握的可都是些机要的部门,尤其是丘聚提督东缉事厂。

    东厂的职能和锦衣卫相类似,可以凭监视结果,自主的抓捕那些不法大臣,且不经过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

    就在任命第二天,大臣们已经怒气冲天的在奉天殿等候天子朱厚照的临朝,并且一张张奏本已经跃跃欲出!

    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朱厚照的人,杨廷和示意工科给事中陶谐,入东阁面圣上疏。

    可是刚出了奉天殿,便有提督东厂太监丘聚拦路道:“不知给事中何事?皇上身体不适,今日不临朝。”

    “滚开!”陶给事中怒道:“本官上疏国事,何时轮到尔阉奴过问?”

    丘聚皱了皱眉头,对身旁东厂卫士道:“今有扰乱皇宫秩序官者,尔等着实打!”

    那些卫士便二话不说,夹着陶谐便让其趴了下来,天寒地冻,扒开下衣,露出陶给事中那白白的屁股,便一棍棍狠狠的怼上去了。

    这种东西叫廷杖,而廷杖也有暗语,适才丘聚便说了着实打,那意思就是真打,一般棍子下来,没有十几二三十天你是好不了。

    还有另外几种暗语,一个叫“打”,听到这个,那么恭喜你,卫士们也就意思意思,甭看下手多重,可基本上不会伤人。

    还有一种叫做“用心打”,若是听到这个,那么也恭喜你,你解脱了。

    这个解脱就是,几棍子下去,你可能就挂了。

    做这种差事的卫士那可真的是术业有专攻,一般人你是做不来的,听说他们为了练成这一技之长,曾有多少个个****夜夜拿着廷棍击打二张薄薄的白纸,等哪天练成了下面纸张稀巴烂,上面却原封不动,这技术才算是小有成就,可以出师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