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闽商的力量

    林元甫怔了足有几秒钟,又看了看陈瑀,最后摇了摇头道:“目的?”

    “纺织业在大明朝内部的市场已经饱和,继续销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利益,海外这块市场是个冉冉升起的新星。”陈瑀笑了笑道,“相信大人定然也是知道的。”

    “哦?那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帮你?”林元甫笑呵呵的道,任谁都不知道,这老家伙心已经动了起来。

    看不到利益所在,这老匹夫说什么都不会帮助自己,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陈瑀笑了笑,“陈家可以让尔闽商集团入股,并且占三成股份。”

    陈瑀这决心可真是够大的,因为整个陈家在钱塘商会所占的股份才不过六成,这一下子就分出去了三成!

    林元甫愈加的肯定这次陈瑀是遇到麻烦了,不然决计不会这么慷慨。

    “闽商集团?”林元甫眸子里面露出一抹惊讶,这小子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大人大可不必惊讶,上次陈家很荣幸的遇到过闽商集团带来的危机,为此下官了解过闽商集团的一些构成,当然知之甚少,不过大人是属于这个集体的,下官是可以确定的!”陈瑀道,“我也知道大人这次来是帮助麦秀对付下官。”

    “哦?”林元甫笑道,“我可没说会帮助麦秀,这案子是皇上钦定的,我自然是要对皇上负责。”

    见到这些老不死,说话拐弯抹角的,陈瑀都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一顿,他淡淡的道:“下官已经说完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陈瑀最后补充道:“哦,忘了告诉大人了,那麦家的小妾好像是有苦衷的,本官只是为民做主罢了。”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陈瑀瞎扯的,因为陈瑀本就不想将这件事朝房小梅身上牵扯,政治的斗争,不应该用女人来傍身,这不是陈瑀处事的原则。

    之所以说了这么多,就是要给林元甫制造一些神秘感和烟雾弹,不然岂不是白白辜负了前面那么有技术含量的装逼了。

    陈瑀现在还不敢确定林元甫到底会不会帮他,心理也是极为忐忑,就在这时,恰好王一言和牟斌已经回来了。

    这二人脸色不是很好,见到林元甫道:“大人,那麦秀的妾室果真在陈府。”

    陈瑀紧张极了,偏脸上还十分的淡然自若,希望这林老狐狸能被自己忽悠住。

    出乎牟斌和王一言意料的是,林元甫却并没有什么大的波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适才陈大人已经和我说过了。”

    见林元甫这般反应,陈瑀心中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来这老匹夫真的没自己打动了。

    也确实,这样诱人的条件,只要林元甫稍稍的衡量一下,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想不到麦秀竟然在浙江区域这么为所欲为!”林元甫脸色铁青,让王一言和牟斌彻底懵了。

    这到底是要来查谁的?不是陈瑀嘛?

    “此案先搁置了,查一查麦秀。”林元甫道,“那小妾也是麦秀霸占的,陈瑀这是为民做主,真想不到麦秀竟然做了这么多事!”

    陈瑀暗笑,这老匹夫看来在闽商集团中占有很高的地位,不然也断然不会这么快就能决定了,不过单看这厮的官职也知晓这家伙定然是闽商中的高层。

    牟斌和王一言不知道林元甫到底在搞什么鬼,亦或者是适才陈瑀和林元甫说了什么,他们只知道现在证据确凿,却不拿人询问,这太不合规矩了。

    “陈侍读已经拿出了确凿的证据,本官已经断定陈大人是无辜的,尔等毋需在查陈大人了,出了什么事,本官兜着,先去带人包围了麦府!”林元甫道。

    林元甫是主审官,他二人也只好听命行事,等二人离开后,林元甫才对陈瑀笑了笑道:“本官答应了你。”

    “你有办法扳倒麦秀?”陈瑀惊讶的道:“您现在让他们去了麦府,可却没有什么证据,到时候岂不是进退两难?”

    “证据?”林元甫笑了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麦秀做过什么,本官焉能不知?要证据?随便抓一条都能置于死地。”

    “这些你自无需担忧。”林元甫笑了笑,“我会尽快的安排人来入股商会。”

    这老狐狸还是看中了陈家现在的盈利机制,入股吧,就算陈家都给你我也不在乎,没有你们的跳板,我也做不成什么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到时候到底是你们吞噬我,还是我吞噬你们,拭目以待吧。

    不过陈瑀也看出了闽商集团的厉害,这老家伙能说的这么淡然,像个没事人一般,看来早已经是有备而来的!

    麦府上,麦秀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被一群兵士包围了,急忙嚷嚷道:“你们来错府邸了,这里是麦府不是陈瑀陈府啊!”

    “没有错。”林元甫随后跟着到了麦府,“尔贪污兼并,欺压百姓之事,陈大人已经全部告知我了,哼哼,难怪你要千方百计的追那逃弃妾室!”

    “林大人,你?”麦秀不明就里,可看到林元甫的眼神之后,麦秀安静了,并没有说什么。

    麦秀越是这般,在场的人就越是默认了,那林元甫接着道:“来人,还不将麦秀带下去?”

    说罢之后,林元甫又给了麦秀一个放心的眼色。

    麦秀心理也没底,心道这林御史到底要做什么?难道要置之死地后生?不过想想自己是闽商的一份子,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害了自己。

    想到这里,心理才稍稍安心点,一定是这林大人有什么计策。

    …………

    陈府鸡飞狗跳,陈大富差点将桌子拍碎了,怒吼道:“你这败家玩意,竟然将三成股份无条件分出去了?”

    “爹,我们吃三成,也够了。”陈瑀苦笑道。

    “你不是说不能和他们沾的么不得不久后,陈家就会被他们吞了!”陈大富道,“我可不想让钱塘商会就这么垮了!”

    “爹,您放心,暂时还跨不了。”陈瑀安慰道,“以前我确实没有什么把握。”

    “那你现在有把握了?”陈大富眼珠一亮。

    “没有!”陈瑀很干脆的道,“但是不逼一把,怎么能激发潜能?”

    “靠,你这是坑爹!”陈大富怒道,“稳定点不好?”

    “可稳定点我就挂了啊。”陈瑀道,“形势所迫啊!”

    “你!我不管你了!”陈大富气的甩了袖子离开了。

    这时候,房小梅才走了过来,见陈瑀一脸落寞,她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所谓的那个海禁么?”

    “是的,离不开他们的支持。”陈瑀道。

    “你要面对的可是全朝大臣的反对啊,这是太祖皇帝定下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说改就改的。”房小梅道。

    “所以我主动跳上了他们的船。”陈瑀道,“我需要他们。”

    “你有没有想过,你送出去的这三成,造成的后果可能是你开海禁找不回来的。”房小梅道。

    “你不懂,我开海禁不是为了生意,这不关乎任何一点点的利益。”陈瑀坚定的道,“关乎大明的未来!”

    “好吧,我确实不懂。”房小梅点了点头,“那林御史可靠么?就一句话就走了?就算抓了麦秀,可麦秀毕竟给他们经营了这么多年,若是大蛇不死,后果也不堪设想。那样的话,你的目的全都泡汤了!”

    “我还是比较相信那老狐狸的。”陈瑀道。

    “哦?为什么?”

    “因为他和我一样,很自信!”陈瑀眼光深邃,一旁的房小梅噗嗤一笑,“皮厚!”

    第二日一早,按察司发生一件十分奇怪的事,麦秀畏罪自杀了,死前还写了一封忏悔书,交代了一切自己的罪过。

    消息刚从按察司传出去,立马在杭州府传了开来。

    “看吧,就说陈状元不是那种人。”

    “是我错了,不该诋毁陈状元的,人家这才真的是为名做主的好官啊。”

    “原来陈状元是在救人,哎,都是我的错,竟然以为人家……”

    陈瑀立刻从道德最低处升到了道德最高点,杭州、钱塘等周边所有读书人又开始以陈瑀为榜样了,那些先前唾弃陈瑀的人,现在又重新崇拜起来。

    当然,这些风向是可以控制的,但是明白人可绝不以为麦秀的死是偶然,他们会不自主的联想到是陈瑀做的手脚。

    可是按察司确实没有找到一点点证据,不禁又让人联想到陈瑀能力的可怕。

    陈瑀这一招敲山震虎打的很响亮,让全杭州为之颤抖。

    当这事传出来之后,陈瑀都不敢相信,当着锦衣卫指挥使牟斌,按察司使王一言的面,将麦秀杀了?

    那闽商的能量究竟又多么的大?耳目到底遍布了多少?

    难怪林元甫有那样的自信,原来一切都已经运筹帷幄了,想及此陈瑀都有一阵后怕若是那闽商反过来对付自己,那自己的下场又是什么样子的?

    麦秀死了很简单,可后续的事要怎么应付?陈瑀已经猜到大批言官上奏开口水战的场景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