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头牌的比试

    杭州府,钱塘县。

    陈瑀的船只已经登陆钱塘江的码头,前些日子他已经给陈大富写信,只是老爹觉得陈瑀回来决计没有这么快,所以也没让人在码头前迎接我们的陈大状元郎。

    出了船舱,一股冷风袭来,陈瑀缩了缩脖子,将锦段貂毛的领子朝脖颈上拉了拉。

    感受着腥味的江风,熟悉的码头,熟悉的江面,陈瑀觉得从未有过的享受,还是家的味道好,少了多少朝廷上的尔虞我诈啊!

    码头街肆内人来人往,穿梭不止,年味越来越重,走在钱塘县大街上,陈瑀突然想起了初次来到大明的场景,会心的笑了笑,思家的情绪愈加浓烈起来,马不停蹄的朝东北隅的陈府走去。

    等陈瑀入了陈府大门,那看门的小厮楞了足有一会儿功夫,然后像是看到鬼一样吼道:“少爷出来了!”

    陈瑀笑了笑,“我又不是在做大牢,什么叫我出来了?”

    小厮的吼叫惊动了陈府众人,管家陈冬生迈着步子,健硕的走了出来,见到陈瑀之后和蔼的笑道:“少爷,您怎么提前回来了?也不提前找个小吏通知下?老爷筹划着这两日带着全府上下去码头迎接您呢,说是您升了官,要有该有的气派!”

    陈大富的杏格陈瑀在熟悉不过,老爹这种爱脸面的人,届时不知能搞出多大的动作,“我只身回来的,打发了小吏。”

    “荒唐!”还是那熟悉的中气十足的叫声,陈瑀虽还未见到陈大富,便已经听到他道:“你现在什么身份?出门万一遇到什么不测怎么办?不说三五十个,你带个十七八个的随从不是正常的事?”

    已经快要一年没有见到陈大富了,陈瑀见陈大富后立刻跪了下去,“爹,孩儿不孝,长期未尝回来见您一面。”

    “快起来,成什么样?你现在好歹是皇帝身前的近臣。岂能动不动下跪?”陈大富背着双手,不过还是很享受的模样。

    瞧瞧,四邻你们都瞧瞧,还你们家谁谁谁做了知府。老子的儿子现在是侍读,侍读是什么你们知道么?

    陈大富很骄傲,犹如一只大公鸡,恨不得全钱塘县的人都能看到自己这出息的儿子。

    陈瑀也不跟自己老爹客气,拍拍膝盖就起来了。这时候方才注意到陈大富身旁的黄婉,细细打量一番,这小丫头好像变了。

    哪里变了呢?恩,胸大了点,发育了发育了啊,可以采摘了,啧啧……

    小丫头也很久没有见到陈瑀了,一双灵动的眸子内含着无限的相思,恨不得好好的和自己的公子说说,只是碍于这么多人。只能眉目传传情了。

    在外历练了这么多年,陈瑀练就了一身坐怀就乱的本事,见小丫头这副楚楚动人的样子,忍不住调笑道:“致末啊,想公子了没有?”

    小兔崽子,你不是应该问问你老爹的么?不是应该和你老爹说说话的么?果然是男大不中用啊。

    陈大富背着双手,若无其事的走开了,对陈冬生道:“晚上弄点火锅,多放点辣,整两壶上好的花雕……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厨房吧。”

    陈瑀很感动,自己喜欢吃辣,老爹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只是想起陈大富要亲自下厨。陈瑀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等人都走开了,黄婉才大着胆子道:“想,想公子,公子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了。”

    陈瑀从怀中拿出一和田玉簪子,翠绿的簪子在手中晃了晃道:“看看公子给你带了什么?”

    “呀,好漂亮。给我的么?”黄婉雀跃的拍着小手,蹦蹦跳跳的道。

    虽然在人前黄婉端庄了很多,可是骨子里面那股子灵动却未尝消失,小丫头十分容易满足,洁白无瑕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好看极了。

    “当然。”陈瑀笑着给黄婉带上了,二人的举动十分的自然,没有一点点的别扭,若是别人看了,定不知羡煞了多少。

    因为陈瑀的到来,陈府上下忙了起来,黄婉亲自给陈瑀打了几盆热水,依照陈大富说的,回到家,首先要洗去一年的不顺。

    洗完澡之后,陈大富亲自来喊陈瑀吃晚饭,今天陈大富十分的高兴,将陈冬生和黄婉都叫过来了。

    笑呵呵的对众人道:“来,尝尝老夫的手艺如何。”

    黄婉很懂事的给陈瑀三人填满了热好的花雕酒,“老爷的手艺自然是妙的紧呢,为了公子,老爷不知私下练了多少次手艺呢。”

    “嗨,你这小丫头片子,我哪是为了这臭小子?我这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口福罢了。”陈大富满口否认。

    陈瑀岂能不知道自己的老爹,千万分的感激,也不和自己老爹客气了,拿起青菜就朝飘着辣椒油的锅子内烫去,沾了一点醋,便朝嘴里塞去,哈着热气支支吾吾的道:“好吃,好吃。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火锅啦。”

    “瞧你这孩子,都这么大官了,还这么没有分寸。”陈大富笑道,“好吃就多吃点,天天让你吃!着急个什么劲?再烫坏了舌头。”

    酒过三巡,陈大富便开始吹起了牛逼,陈大富的酒品和顾鼎臣有的一拼,都是那种喝多了朝死了吹牛逼的人。

    什么今年陈府收益十分的好,钱塘县那些富户对自己感恩戴德。什么有退休的侍郎朝自己提亲,自己吊都没吊别人之类的。

    提起陈府的收益,陈瑀饶有兴致的问道:“钱塘县那些老匹夫这下没有闹着要退商会之类的了吧?”

    “退商会?”陈大富哈哈大笑:“你可知道现在有多少商人挤破了脑袋想要入会?天天给你老爹我送礼的人从钱塘江能排到西湖!”

    “那群老匹夫今年就纯红利每家都分了几万两,谁舍得退?”陈大富道:“那群老家伙为了保住自己商会的位置,特意在后天还准备了一场什么比试。”

    “真是能折腾,就一群窑姐,还要分出什么高下,赏银达到了一千两之高,你说会不会折腾?就算包一个头牌,让他在西湖上**个三五天也值不了这个钱。”

    陈大富这话将黄婉小脸说的通红,不一会儿借故便离开了。

    陈大富一会儿舌头开始不利索了,陈瑀知道老爹醉了,便找了下人将他送回了房内。

    他饶有兴致的问陈冬生道:“冬叔,我爹刚说的那个比试是怎么个情况?”

    “哦,图个乐子,打一下商会的知名度,冲着这个奖金,你可知道,松江、南直隶、湖广的头牌妓女都已经赶到了钱塘。”

    “难怪我刚一下船,就觉得我钱塘县美女变多了。”陈瑀自言自语的道。

    陈冬生接着道:“其实钱财只是一方面,不足以吸引那么多那么远的头牌赶来的,主要是这次商会请了许多科考的举子,还有老爷前去,所以这来的人自然就多了。”

    “这个举子们我可以理解,毕竟风尘女子可以借机打起名号,可是和请我老爹有什么关系?”陈瑀不解的问道。

    “额,和老爷确实没有什么关系。”陈冬生很直接的道。

    老爹听到了这里,估计刚睡着也能被气醒来。

    “主要是因为您啊,您是弘治一十八年状元,又是当朝从五品翰林院侍读,这可就不一样了。”陈冬生道:“虽说江南多举子,可您这样的大官那是千年也难得一见啊,这名声在外,又有几人不想来沾光?”

    “知晓这次主办方能邀请到您,参赛的头牌快波及到了北直隶了!”陈冬生骄傲的道,“不仅仅是青楼,周边所有的才女小姐们都来了,知晓您还未婚,那场面……啧啧。”

    额,看来自己还是一个抢手货,不过陈瑀也大致知道了那群老匹夫的意思,前端时日恐怕还背后里说被老子坑了,说不得这是在给自己示好。

    这样的人,你只有用利益才能仅仅的将他们拴住,陈瑀敢相信,若是今天商会没有赚钱,说不得这群老匹夫能找千百个理由退了陈家的股会。

    “哦?这也是次商机啊!”陈瑀摸着下巴,一副十足的奸商模样。

    “什么……机?”陈冬生不解的问道。

    “商机,你想啊,要是所有人都穿着印有我陈家商会的锦衣,那场面……”陈瑀眼露红光。

    陈冬生眼睛一亮,随即摆了摆手,“不妥不妥,您现在是官身,岂能做商人之事?岂不落了下层被人说闲话?”

    对啊,陈瑀这才想起来,现在陈家所有商业活动都是放在背后的,虽然人都知道陈家在做,而且做的很大,可是人家陈家没有挑明,所有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现在摆在台面上了,那就不好了。

    “算了算了,便宜了那群老匹夫了。”陈瑀惋惜的道:“这么好的主意你去告诉那些老家伙吧。”

    陈冬生也颇为惋惜,不过相比于名声来说,这点蝇头小利也算不得什么,那些大富们还会感恩陈家的好,何乐不为?

    想起两日后,各地的头牌窑姐比试,陈瑀就血脉膨胀,不知道怎么个比试法?会不会比脱衣服谁快?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