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威胁,这是威胁

    朝鲜国相信大家都十分的熟悉,当然现在的朝鲜国不是后世那个要统治全球的朝鲜,而是那一口一个“欧巴”的超级大国,不过本质都是一样。

    在大明的时候,朝鲜国还是大明朝的属国,换句话说也就是咱们大明朝的小弟,他们甚至年号啊、服饰啊等等都在仿照大明。

    现在朝鲜国是李氏王朝,现国王为中宗,有没有觉得这谥号很熟悉?前面还有成宗,后面还有世宗,对,没错,就是大明在仿造人家朝鲜国,这是正确的,毋庸置疑的!

    由于朝鲜国国力太过强盛,国内的科技太过发达,所以此次来大明就是来考察一下大明有哪些需要改进的科技,特意来指导一下大明。

    这包括手工业、医药业、锻造业以及大明朝的海防、军事等各方面,他们为了解救大明于水火之中,立志要对大明做一番深入的指导,好让大明军事、科技、经济足够发达到攻打朝鲜国。

    这样的细心,这样的无微不至,让人听者落泪。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即便你以一个大国的心态去包容他们,去帮助他们,但是一旦这些人认为自己有足够能力,强大到吞噬你的时候,他们才不会顾忌到你以前有没有帮助过他们,弱国无外交。

    弹丸之地,随着国力的强盛,野心也会渐渐的滋长,这次来明的目的没有人会知晓,包括朝鲜国的使臣团。

    他们的国王只是给了他们一些任务,而这些任务看上去十分的平常。

    当然这次绕过辽东,从福建登陆也是朝鲜国王下的命令,此次的使臣乃中枢府事成洗名、户曹参判权仍孙,当然带的进贡什物也是十分珍贵,据闻是带了足足有几十匹马,然后还有……没了。

    当然来人倒是不少,三百使者,三艘大船。

    其实朝贡这个问题。名义上是朝贡,实际上就是通过此来换取更多的大明朝的赏赐,以及私下里带一些物品来大明私下交易,以获取更大的利益。

    这个问题在宣德之前就以及发现。这些进贡国家借此名义来牟取私利,而且甚至在大明朝内滋惹生事,于是朝廷规定“人止二百,船止两艘”,到了宣德。加以放松,“人止三百,船止三艘”。

    焦芳和陈瑀以及福建都司的人全都身披威严的官服,迈着官步,朝沿海岸而去。

    其实使团早两天便已经到福建这事,焦芳和陈瑀早就知道了,今日来这里迎接也就是做做样子,大家都心知肚明。

    在距离沿海线还有二里路的时候,陈瑀便看到不远处人头攒动,他们身穿汉服。头带圆形圆檐乌沙帽,这种装扮不用看,陈瑀便知晓是朝鲜国的使团。

    焦芳、彭跃等也都一改昨日模样,气势说不出的凌人,仿佛在给那弹丸小国一个下马威一般。

    等到了近前,朝鲜国使臣全体下跪叩首,焦芳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从一旁随行太监手中接过那褐黄的黄绢圣旨,缓缓的打开后。他先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强调,用自认为最为威严的语调缓缓的道:“奉天承铀,皇帝敕曰:朕受天命嗣。尔朝鲜李氏国王…………”

    圣旨的内容很空洞,就是一些客气的话,什么你们能来,我很高兴,路途劳累,来京慢叙等等诸如此类的形容词。

    最后“朕命礼部左侍郎焦芳、翰林院修撰陈瑀亲自接待。望尔等早日抵京……”

    焦芳的语气很慢,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一段圣旨读了将近半柱香时间,陈瑀只感觉那些使臣都在若有似无的揉着膝盖,偏还不敢起来。

    等焦芳读完之后,那些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谢恩跪起。

    与其说这是一次福建都司的接见会,倒不如说这是一次送别会,因为此次抵达码头,焦芳和陈瑀等人也会坐船与朝鲜国使臣一同返京。

    “焦大人,陈大人,你们好,我是朝鲜国中枢府事成洗名。”他说罢又指着一旁另一个微胖的中年人道:“这位乃户曹参判权仍孙。”

    焦芳眯着眼,和蔼的朝他们两位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使臣身后一个宫女的时候,他突然虎目圆整,脸上露出一股不可思议的模样。

    陈瑀察觉到了焦芳的异常,也顺着他的目光扫过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那宫女也是淡淡的望着陈瑀和焦芳二位。

    他娘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可这个相逢也太******不该了,昨晚还在妓、院嚷嚷着要上人家,今天竟然在这样的场合见面,真丢人!

    不过陈瑀觉得自己明显还是嫩了一点,反观焦芳,也仅仅是适才那一刹那的诧异,现在整个人已经恢复正常,甚至带有一丝欣赏的问中枢府事成洗名道:“这位姑娘是?”

    “哦,内医院医女,徐长今。”成洗名道。

    陈瑀听了之后只感觉五雷轰顶,这他娘的真是无巧不成书,朱厚照让老子奉旨泡妞,看来泡妞是不成了,泡汤倒是可以。

    徐长今淡淡的施了一礼,算是见过了焦芳。

    焦芳捋了捋胡子,笑道:“女医?佩服佩服。”仿若两人第一次见面一般,看不出焦芳有任何的波动。

    恩,还得向焦大人学习,这脸皮,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再看那边的彭跃,早就羞的头都不敢抬一点,只盼望着这些人赶快离去。

    一番寒暄之后,一行人便从福建码头做船离去,陈瑀和焦芳自然是坐着双桅大船,虽然大明朝不允许民间私造双桅大船,但是朝廷却是可以的。

    船缓缓的朝京师驶开了,陈瑀二人背手站在船头,海风吹过,沁人心脾,放眼望去,陈瑀皱了皱眉头,他道:“福建果真太平,沿海岸边仅只有一点点破败的渔民小船。”

    焦芳知道陈瑀的意思,他道:“我来福建有些时日了,街肆上渔民多不甚数,且交易海鲜也是一般,反观这海岸的东西,呵呵,是有些人不想让朝廷看到罢了。想不到福建官商已经勾结成这个模样,还将朝廷放在眼中么?”

    “沿海确实不好治理,需要朝廷重点花功夫。”陈瑀说完之后突然看到了朝鲜国使团的船只,像是发现了什么,他对焦芳道:“焦大人,你看那边的船?”

    焦芳顺着陈瑀手指的方向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你看船的吃水程度。”陈瑀点出道。

    焦芳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又对比朝廷的船看了看,像是想到了什么,“船上不仅仅有人、马?”

    “恩。”陈瑀点了点头,无奈的道:“想必又是私下交易了许多东西。”

    “这些事,制止不了的。”焦芳叹道:“这是一个矛盾,开海禁和海禁之间的矛盾。”

    陈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闭关锁国将会给大明带来怎样的危害,“开海禁给朝廷带来的收益定然大大的多过海禁!”

    趁着现在倭寇还没有泛滥,这个时候争取开海禁是最为明智的选择,且难度也较小,陈瑀觉得有必要将此提为计划议程,只是他现在的权力还不够资格说这些话。

    不过不要紧,有了焦芳等人狼狈为奸,不对,是同流合污,不对,是沆瀣一气,不对,算了,反正有了这些人,陈瑀相信未来不久的将来开海禁不是个梦。

    海禁给大明,甚至是以后的华夏带来的危害是十分巨大的,且不说吸收不到西方国家的发达科技,单就说日本这一块,海禁无疑不是日本国猖獗的原因之一。

    日本之危害,不在于日本,在于沿海的国人!

    “咦?徐长今站在船头画着什么?”陈瑀疑惑的问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顿时冷汗直流,道:“大明海域疆域海防图?”

    “可能,格老子的,难怪从福建登陆!”焦芳急忙下令舵手道:“给本官将朝鲜国的船拦住!”

    这些舵手都是朝廷培养出来的,素质自然是没得说,他们皆都是行伍出身,身强力壮,指哪打哪。

    焦芳话甫一说完,大船便迅速的横了过来,那朝鲜国的使臣看了之后,差点吓晕了,幸好舵手的素质高,才及时停住。

    成洗名怒道:“这大明的官船不要命了?”

    只是这话也只能在自己的队伍中抱怨一番罢了,哪里真敢当着焦芳的面说?焦芳什么样的人,这些人也有耳闻,还是不敢瞎造次的。

    焦芳和颜悦色的登上了朝鲜国的大船,然后脸色换成极度不好意思的样子道:“诸位朋友,多时不见,本官甚是想念啊,本官临时决定,为了更好的交流两国的文化,这次航程,我们来个“同流”!”

    “何为“同流”?”成洗名不解的问道。

    “哦,就是将尔国使臣来者和我大明的交错在每一艘船上,以方便最大的交流两国的感情啊!”焦芳道。

    “这个……恐怕……”

    成洗名话还没有说完,焦芳便道:“既然成大人也同意,那就造办吧,尔等听到没有?”

    我没同意啊!?

    他话甫一说完,锦衣卫以及一些亲军护卫便齐刷刷的道:“是!”

    我同意!

    威胁,焦芳这就是威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