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醉翁楼

    要非要给陈瑀这次回乡做个定义,可能狼狈这个词比较贴切。

    一身大红状元袍被炸的像筛子一般,索杏人到没有什么事,折腾了半饷才入了陈府,这哪里是状元郎,更多的像个叫花子。

    陈大富见了陈瑀这狼狈样,立刻板起了脸,对陈瑀道:“穿这么破烂,成何体统?”

    “别提了,不知哪个王八犊子,扔个炮仗到我轿子内。”陈瑀怒气冲冲的道:“爹,我先回房换身衣物。”

    “恩。”陈大富背起了手,望着陈瑀的背影,自言自语的道:“还是我以前那个宝贝儿子。”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面皮开始抽动起来:“***,小王八犊子,竟敢骂老子是王八犊子……”

    陈大富没有意识到,当他在骂陈瑀是小王八犊子的时候,无形间也就变相的承认自己是王八犊子,所以陈瑀说他是王八犊子也确实是没有什么错。

    陈瑀回到了房内,换了一身陈大富准备好的绸缎,现在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穿绸缎了,不用在外衫套上一层粗麻做掩护了。

    将自己收拾一番之后,他才慢条斯理的出了房门,院子内已经聚满了人,听闻这些都是当地的豪绅前来贺喜,当然每个人都会备点“薄礼”。

    也亏得陈家的院子够大,这才能容纳这么多人,这里面除了乡绅之外,还有些举人、秀才,大部分都是前来向陈瑀学习取经的。

    虽然每个人的目的不同,但是目标却是一致的,都是陈瑀。

    许多和陈大富是商场上的伙伴,都是央求了许久,陈大富才答应了他们,应该是替陈瑀答应了他们的条件。

    所以陈瑀这一出来,那些商人便有意无意的给陈大富使眼色,意思是您快点,我们都等着呢。

    人群之中,陈大富背着双手,来到陈瑀身旁对他道:“廷玉啊,这个,许多人都闻尔字得唐伯虎真传,想要让你为他们提上两个,为父已然答应了。”

    陈大富说完之后,便有两个富贾让下人抬着一朱红檀木桌子和椅子摆在了院子中央,并且十分麻溜的摆好了宣纸、胡笔、徽墨、歙砚等上好的文房四宝。

    不用说,这陈大富定是收了人家什么好处了,陈瑀无奈的道:“爹,您以后能不能不要……”

    陈瑀还没有说完,看到陈大富那杀人的眼神连忙识时务的闭嘴了,无奈之下,挥笔便写了起来。

    依照商人们原先的意思,写个什么“财源广进”“财源滚滚”之类的,不过这个气氛下哪还有脸让写这些东西,自然是陈瑀写什么他们就要什么,这以后挂在正堂前,当做神仙一样拜,说不得后代也出个状元什么的,出不了也可以用这幅画励志!

    陈瑀的字确实十分的好看,无论是楷书、隶书、草书,都写的很有神韵,让那些秀才、举人们直呼过瘾。

    当然陈瑀的字自然不能写太多,一来多了就不值钱,二来人累!

    写了大约十余幅左右,陈瑀便戛然而止,让那些没有得到陈瑀字的人望而生叹。

    晚宴是陈家举办的,和乡试一般无二,只是这次邀请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为此陈家还遭受了乡亲们白眼,说陈家嫌贫爱富,可是第二日陈家又设了宴,招待了邻里乡亲,让那些本心生抱怨之人,万般惭愧,改而交口称赞。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单方面的认为那些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就应该给你,当别人不给之后多的便只有诋毁,这种可能就是所谓的嫉妒吧。

    陈大富多次浮沉在商场间,这种人心他又怎么会不了解,不过这二日陈瑀却全都不在宴会之上。

    杭州府大小官员不比钱塘县四下的邻里少,光是应酬也是够陈瑀忙的,今晚他便带着两个朝廷给他陈状元郎配备的小吏,来到杭州府有名的酒家“醉翁楼”入宴。

    今日这宴会十分的隆重,聚集了杭州府布政使司、按擦使司、都指挥使司、御史、府学、知府、太监等各式各样的高官。

    醉翁楼临近西湖,门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据闻是因为前朝欧阳大家游西湖,被美景所吸引,等斯楼后,酩酊大醉,挥手给酒楼提名醉翁楼。

    这里风景独好,尤其是上了四层之后,更是能有一种“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感觉。

    今日的宴席便设在五层,醉翁楼共计六层,第六层是订不到的,据闻这一层是当时欧阳大家在楼上休憩所用,为了不让人叨扰,特意提了一副冠绝无双的对子,能对上之人方可入内。

    当然欧阳修到底有没有来过这个酒楼,这个楹联是否是欧阳修所出是有待考据的,因为陈瑀更是觉得这是像商人的营销的方法,设一种噱头出来,让人花大笔钱上楼。

    这种楼的饭菜价格是成平方递增的,第一层很便宜,可以只收取三两,到了第二层便收了九两,第三层便是二十七两,第四层便是八十一两,第五层二百八十四两,当然第六层是不需要钱的,前提是将对子对出来。

    这种营销方式陈瑀见了都暗暗的佩服。

    酒楼的店家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当然能在这种地方开上这样的酒楼,没有眼力见是行不通的,当看到陈瑀之后便知道这小子身份非凡,便问道:“客官几层?”

    “五层!”陈瑀背着手笑道。

    那店家有点儿为难的道:“今日可能不成了,不是您给不起钱,是五层被人包了。”

    店家深怕陈瑀误会,他们这种人是不会得罪人的,所以提前就和陈瑀打好了预防针。

    “什么人这么阔气?”陈瑀调笑道:“这包场肯定很贵吧?”

    尤其是在这晚间的黄金时刻,这正是酒楼生意最为好的时刻,又是欣赏西湖夜景的最佳时刻。

    “这个数。”那店家笑呵呵的伸出一个手指道:“一千两。”

    “看来今日店家要赚翻了。”陈瑀笑道。

    “可不是,反正都是些贪官污吏,哪有个清官能掏出这么多钱的?”店家道:“还是个太监。”

    二人说话间,楼上便下来一人,这人身材魁梧,正是升任备倭都指挥使不久的白弘白大人,他是认得陈瑀的,虽然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已经深深记得太子身旁的这年轻人。

    白弘亲切的道:“廷玉,如何现在才来?”

    这个人陈瑀也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叫不出名字,白弘见了陈瑀的尴尬,急忙自我介绍道:“总督备倭指挥使白弘。”

    “原来是白大人,下官见过大人!”陈瑀连忙行礼。

    只是陈瑀有点儿诧异,自己不认识这人,可是这人如何认得我的?

    这就是一个年轻政治家和一个老道政治家的对比,白弘能胜任总督备倭指挥使绝不是靠运气,能在两个同知中(还有一个叫黄华)脱颖而出,是有他的能力的!

    “使不得使不得。”白弘道:“状元郎这是太客气了,我等就是怕别人不识得状元郎,这才下来寻找,果真是被堵在门口了。”

    那店家听闻两人的对话,早已经吓的双唇哆嗦了,他颤抖的问陈瑀道:“你……你是……陈状元么?”

    陈瑀和蔼的笑道:“如假包换!”

    那店家听了之后,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急忙赔罪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无妨无妨,这下我可要上去了哦?”陈瑀笑道。

    “自然自然。”那店家道。

    陈瑀和白弘一前一后的上了五楼,五楼内四周的窗子全都大开,今日天气异常燥热,一阵阵清新的湖风吹过,别提有多么的舒爽。

    楼宇中央搁置着一张八角桌,桌子上已然坐满了人,坐在正位的自然是佥都御史王璟,还有一个位置是空的,想必是留给陈瑀的。

    因为这里面只有陈瑀一人出自翰林院!

    让陈瑀奇怪的事那镇守太监竟然身旁还带了一个女子,虽然只是瞧见背影,但是陈瑀也知晓这是谁。

    白弘将陈瑀引到了桌子前,对陈瑀道:“陈大人上坐。”

    陈瑀摆了摆手:“有老师在,岂敢上座?”便挥手请提调学校陈玉入坐。

    陈玉洋装推脱了一下,便也不客气,文官中讲究的是个礼,陈瑀这么做没有什么问题,若是陈玉不同意,反而会让陈瑀下不来台。

    什么是潜规则,这就是,虽然陈玉的身份没有陈瑀尊贵。

    这个时候陈瑀才看到那坐在麦太监身旁的房小梅,她正低着头和麦秀说着什么,看样子很是恩爱。

    陈瑀叹了口气,这丫头简直是在作践自己,等陈瑀坐下之后,房小梅才敢无意的瞥了一眼陈瑀。

    陈瑀知道,这房小梅今日定然又会被在做的诸位嘲笑了,何必呢,跟着一个太监图个什么?今日来此又图个什么?徒增笑耳么?

    不过这些都不管他什么事,反正他已经和房小梅没有一点点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