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状元郎

    “此卷留中,呈御览!”最后李东阳给了这简单有力的七个字。

    一个内阁阁老,在只观了此份试卷之后,便已经将这试卷定为一甲,不需要任何的犹豫和参考,这是终弘治朝六界科举一来第一例。

    “宾之,尔为读卷官,责任之重大,想必毋需老夫多说,这未免太过草率!”刘健最后意味深长的道:“十二年程敏政的事过去没多久,你我都是亲眼所见。”

    “哎哟,阁老哎,你把我李东阳想成什么样了哟,您看看这份试卷,是否受得了此殊荣?所有的治国利弊,以及那老辣独到的眼光,无一不在说大明的后继有人了,此子要培养!”李东阳答道。

    他知道刘健的好意,弘治十二年,唐伯虎和程敏政伙同作弊,最后一个被斥为吏,一个被罢官郁闷至死,这下场可以说是科考以来最为严重的,他李东阳就是奉御命调查,虽然他认为唐、徐二人没有串通程尚书作弊,可是最后的下场仍旧不是他能决定的!

    刘健听了李东阳这样的夸赞,不免有些好奇,李东阳抓住时机,悄悄的将那份试卷递给了刘健。

    刘健笑了笑:“老狐狸,当朝上下,处理人情事务,没有一个比你精明!”

    虽然李东阳已经五十八了,可是在七十二岁的刘阁老面前仍旧是个孩子,他想说便说,毫不留情。

    刘健接过了李东阳的试卷,随意的看了一眼,首先吸引刘健的不是那答题的内容,而是那一首俊美的赵体字,当真有赵大家五分神韵,然后他才看是看正文。

    只是刚看了二百字,整个人便被吸引住了,他看的很久,比李东阳还要久,虽然这里面许多问题比如贪污、兼并,内阁都已经知道,也拟定过解决的办法,但关于海上这个领域,这是内阁从未考虑过的。

    都知晓大明海寇频生,但也正是因此才要施行海禁,可是这为考生却偏要反其道行之,大开海禁,防止闭关锁国,建立海上霸权。

    其中那“盗不在倭寇,在国人。”这个观点却和前不久兵科给事中于朝上和弘治皇帝上奏的不谋而合!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举人,一个只关心科考的举子,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见解,而且观点都切合实际,并且还带有一点年轻人的冲劲,难得难得!

    “阁老,如何呀?”李东阳笑眯眯的道。

    “甚好,便拿去给圣上御览吧!”刘健笑道,内阁三阁老虽然杏格不一,刘健虽七十高龄,脾气却万般暴躁,谢迁这厮会忽悠,李东阳是个人精,虽然杏格或多或少的有缺陷,但是有一样他们是统一的,那就是惜才之心。

    世上的人无绝对的好坏,孟子提出杏善论,人生下来杏格都是善良的,至于后期会出现各种不一的心理变态,那是和坏境有关,当然这样的人我们可以称之为变态。

    什么是坏人呢?就是在特定的时期,做出或不做出在那个时期应该作为的事情,这样的人是可以定义为坏人的!

    在阅卷这一点上,三位阁老实在可以称之为好人,没有一点点功利嫉妒之心,两朝开济出来的老臣心,一心只为着大明王朝!

    这一份试卷已经阅的够长了,几位大学士换了心思,赶紧的开始继续批阅余下的卷子,到黄昏,他们才选出几分试卷交给了圣上,让弘治皇帝批出一甲,其余的试卷,便由他们定了名次。

    等到三月十五号那一天开始放榜,这次那些举子们倒是一点儿也不怎么紧张了,反正怎么说都是进士了,只是做个排名,不做淘汰,所以他们心理倒是很轻松的。

    轻松是相对的,心理还是有一丝期待,内阁发展至现在,已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非翰林不入礼部,非礼部不入内阁。

    所以这翰林院学士又会显的十分的珍贵,是每个中第的举子挤破脑袋也想进去的地方。

    要想进入翰林院,一甲的三名,也就是“状元、榜眼、探花”是有资格直接入的,另一个方法,每次放榜之后,内阁会组织一次考试,在二甲三甲的头几名中选拔一批学士,称之为馆选庶吉士,然后进入翰林院。

    三百多位贡生天不亮就随着百官在宫门外等候,这些人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个个都向乖宝宝一般低着头颅,站在那些那些身穿绯红朝服的皇室公卿,文武大臣的身后。

    陈瑀立在第一,他决定看这些人去哪,他就跟着去哪。

    毕竟都是第一次,谁有经验?听到宫内有太监唱“诸贡生觐见”之后,午门三正门已经左右对开的掖门便缓缓开起,两队身穿金色飞鱼服,手持画戟的大汉将军便从门内器宇轩昂的走出来。

    这是锦衣卫的一种,大汉将军,专门负责重大的祭祀、社郊等礼仪充当仪仗队用的。

    这个时候,那些文武百官们便撩了公服,挺着胸膛,骄傲的朝宫门内走去。

    这一切的一切把这些贡生们的感情吊出了**,忠君报国之心悠然而生,陈瑀相信,这一刻无关乎清官、贪官,他们都是好官,包括严嵩!

    激动是激动,迷糊却仍旧迷糊,身后那两三百的小弟都跟着自己,陈瑀努力的让自己不那么的紧张,纵然如此,他还是迷迷糊糊的随着百官身后来到奉天殿,站定之时差点紧张的倒了下去。

    身后那些贡生们都是一样,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陈瑀觉得现在最难受的肯定是自己,他站在正中央,正前排,他一直感觉有好几百双眼睛在玩味的盯着自己,可是他偏偏又不敢抬头看是哪个王八蛋看着自己!

    奉天殿上已经布满了许多手执金爪、宝顶、旗幡等的金甲卫士。

    当然,这些人也就是搞搞象征,可不是拿这些家伙干架的,当然,这些也干不过人家的大刀长矛,反正就是怎么隆重怎么能唬到人怎么来,不然怎么让你觉得大明王朝的威严?

    除了这些,还有个十分重要的卫队,乃是典礼仪式不可或缺的,叫做卤簙法架,说白了,就是搞音乐的。

    随着乐声响起,弘治朝首辅刘健手执黄册,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清了清嗓子道:“诸位贡生听宣。”

    贡生们知晓这是首辅刘健,他们只感觉腚后一紧,整个人立正,站姿比军人还要标准,来聆听首辅的天籁。

    “国之大事惟教化为先,教化以科举为先,今为国抡才,不问出生,陛下亲策与廷上,弘治十八年乙丑科殿试完毕,选出一甲进士及第三名,二甲进士出身九十五名,三甲进士出身二百零五名。”

    刘健说完之后看了看众位低头的贡生,然后笑了笑,继续念道:“殿试一甲第一名,陈瑀。”刘阁老说完之后,像是有巨大回声一般,紧接着便有大汉将军喊道:“一甲第一名,贡生陈瑀觐见……”

    整个奉天殿内外都在传着这番声音,反看陈瑀,整个人像是木偶一般,站着一动不动。

    幸好有官员来到陈瑀身旁,他们也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于是笑呵呵的道:“状元郎,跟本官入殿面圣吧?”

    “哦……哦!”陈瑀支支吾吾的道,说完便亦步亦趋的跟着那官员,甚至连句谢谢都忘了说。

    当然这个时候那个官员也不会在乎这点小小的礼节,若这个时候陈瑀还能像正常人一般思维,那真的不正常了咧。

    随着音乐,三跪九拜后,陈瑀便被那官员引到左班正六品的位置站定,左班也就是所谓的文官集团。

    “殿试一甲第二名……顾鼎臣。”

    “一甲第二名贡生顾鼎臣觐见……”

    这个时候陈瑀的思绪才跑回来一点,在七品官的位置站定后,心中讶然不已,顾胖子中了?还中的这么高的名次?

    心还没念一会儿,顾胖子便从自己身旁走过,路过的时候还给了陈瑀一个眼神,然后便在正七品的文班位置站定。

    殿外首辅刘阁老继续唱道:“殿试一甲第三名,谢丕。”

    “殿试二甲第一名董玘……二甲第二名严嵩……第三名湛若水……第十名翟銮……第九十三名徐祯卿……”

    “三甲第二百零五名章嵩……”终于刘阁老把所有的名次唱完,大殿内已经挤满了金科进士和文武百官皇室公卿。

    又是一阵唱乐之后,礼成,弘治皇帝回宫。

    等到弘治皇帝走后,这下大殿内便热闹极了,他们纷纷把新科进士们围了起来,不断的恭贺庆祝,场面说不出的……烦!

    最烦的莫过于陈瑀,他都快被这群老家伙说晕了,尤其是那位谢阁老,自始至终话就没停过,一句一个爱徒,一句一个爱徒,连儿子都不要了!

    “好了好了,各位大人,新科状元待会儿还有事儿,可不能耽搁正事,丢了皇家的颜面!”李东阳这话也是变向的替陈瑀解围了。

    “谢过老师。”陈瑀对内阁三阁老恭敬的抱拳道。

    刘健、谢迁、李东阳都是会试的总裁和殿试的读卷官,自然都是这些进士们的老师,李东阳所说之事正是御街跨马,这是一种十分崇高的荣誉,所有读书人毕生的梦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