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赔罪(上)

    邵家圩。

    村民们脸色都不好看,多的都是担忧,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道:“邵老大,不行就逃吧,反正这些个银子你们在哪儿都够撑几个日子,去吴中、松江,做个机工也比这儿要强!总不能让娇娘就这么在那老狗手上毁了!”

    邵老大听了之后为难的摇了摇头,其余村民们急了,他们道:“莫不是真要毁了娇娘?你也知道他们房家那心眼儿,说不得晚上便寻人来报复了,趁着还有时刻,跑了便是!”

    那个叫娇娘的女子也在嘤嘤的哭泣,眼中满是祈求的看着自己的老爹。

    那邵老大摆了摆手,叹口气道:“我何尝不想离去,说实话,这点儿地,平日里就吃紧的很,早也不想种了,可好歹它也算是个生计,能维持讲究的活着,若是我这一走,牵连了尔等如何是好?你们也不是不晓得那老王八家,若是寻了下来,你们当如何交代呀!”

    “嘿,原来您在担心这个呀?”其中一个稍微活泼点的小子大大咧咧的笑道:“若是那王八寻了下来,我们都称着不晓得不就好了么?”

    “对对,憨儿说的是!”其余的村民都纷纷的点头。

    “这……那罢了!”邵老大犹豫了许久,他看着这群质朴的村民,当下便跪了下去,他道:“谢谢诸位了,我邵四这辈子最大的收获,便是和尔等做了邻里乡亲,往后便没了照应,希望你们好好的!”

    说着说着,那邵老大便哭了起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儿哭的像孩子一般。

    邵老大家的东西很少,回去随便收拾了点破衣服,便离开了,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身后这片肥沃的土地,潮红的夕阳下映着那一群质朴的笑脸。

    ………………

    打定主意的陈瑀,回到家中便让家里一小厮拿了一锭送了出去。明代的白银以锭为主,就是俗称的元宝,大元宝是五十两一锭,普通小元宝是五两一锭。

    依照弘治十七年的物价来换算,一两白银大概能置换一石左右的粮食,也就是60公斤左右。若是邵老大父女两省着一点,这锭银子够他两吃一年了。

    这就是他力所能及的事,在某种位置上,就做某种事,虽然陈瑀这样解决不了大的问题,但是他相信,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那刘公见陈瑀的举动之后,抱拳对陈瑀道:“若是天下人都能像陈公子这般,不知会少了多少无奈和怨恨!”

    说起怨恨,刘公的眼中划过一抹凌厉,他本姓谈,六岁那年,陕中饥荒,县官富绅明明有多余的粮食,却一点点不肯施舍,被迫无奈,他做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民间自宫”。

    这是一个及其需要勇气的事,也是被逼到极点之后才会行的下三滥法子,明中后期有法令,不允许民间私自阉割。

    这条法令的立意绝不是一个笑话,从某种意义上能看出,民间私下阉割之风气盛。

    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但凡有那么一点活路谁愿意干这种断子绝孙的事儿?当然这是针对大多数人而言。

    因为就算你有勇气下了那一刀,你去了北京,人家太监群体还不一定会看上你!哦,准确的说应该是宦官。因为能做上太监这个位置,那说明你已经有小成了。

    明代宦官级别很多,最低级的应该是典簿、长随、奉御,高一点档次的,可能被升迁为监丞,再厉害点的监丞上升为少监,最猛的那是少监的顶头上司,也就是闻名遐迩的太监。

    刘公是个狠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刀了,但是他又是一个运气十分好的人,因为他被看中了,看中他的太监姓刘,之后他便改了刘姓。

    刘公没有文化,虽进宫进了学,但是文化还是不高,不过不要紧,他为人八面玲珑,很是会做人,不然也不会被刘太监看中!

    弘治年间犯了事,吃了牢狱,本以为这辈子就要完了,可是出来之后,却被少年朱厚照看中,这才有了今日这番地位。

    但是他心中对那些贪吏劣绅的憎恨却从未消失过,他立志改变,要改变大明朝的现状!

    陈瑀听了刘公的话,神色一怔,他没想到自己心目中的“奴仆”竟然也会有这番见识,真是人不可貌相。

    他笑了笑对刘公道:“我们不能要求别人如何,但是自己却能做到如何,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都能为别人做到如何吧!”

    刘公望着陈瑀,诚恳的点了点头,自此,这个年轻人在刘公的内心扎下了根。

    “好了,你们两个说的我都快插不上话了,反正都是为百姓好就是了!”朱寿打个哈哈道:“明日我们去那里玩啊?陈廷玉。”

    陈瑀一脸嫌弃的看着朱寿,敷衍的道:“再说吧,我回房练字了。”

    他刚准备走,那小厮便回来了,陈瑀见到小厮手中的元宝,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他对那小厮道:“辛苦了,钱还回库房吧!”

    说完,摇了摇头,便回书房了。

    见陈瑀离开之后,朱寿十分不解的问那小厮道:“怎么回事?”

    小厮知晓朱寿的身份,他答道:“回朱老爷的话,那邵家人已经逃了。小的去的时刻,见几个地痞也在寻着邵老大。”

    “可恶!”朱寿双拳紧握,此刻他终于知道适才刘公和陈瑀对话的含义了!

    回到书房,陈瑀便开始了他日常的功课,一手赵体字,写的越来越俊秀,写完之后,又读了一会儿四子书和朱子集解,然后看了看自己修习的本经《尚书》和“蔡氏、古注疏”,便去睡了。

    翌日,陈瑀像往日一样,早早的便起床,写了几贴书法之后,便听到庭院中那带有戾气的吼声:“陈丑生,给老子滚出来!”

    老爹又怎么了?难不成又丢了什么东西?不至于吧?难不成朱寿是骗子?和上次一样?不可能!

    陈瑀摇了摇头,努力的清醒了一下,他打开房门,卖力的发出自认为最萌的笑容道:“爹,何事呀?”

    “你这小兔崽子!”陈大富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陈瑀的耳朵就破口大骂:“昨日干嘛去了?怎么得罪了亲家的?你可知昨晚你老爹被骂成什么狗样子了?”

    难怪昨天晚上吃饭也没寻着人,原来去房家了!听这语气以及手上的力气,昨日是没少被骂!

    “爹爹,有话好说,快松手,好歹也是读书人,被别人看到了不好!”陈瑀双手抚摸着那双揪着自己耳朵的大手,祈求道。

    “读书人怎了?别人看到怎了?老子还打不得儿子了?你就算入朝做了阁老,老子想打还是照死打!”陈大富怒气冲冲的道。

    “是是,爹说的是,我这过几日要考试了,耳朵坏了,便完了呀!”陈瑀眼珠转了转,终于找到一个借口了。

    陈大富听了这话,果真松开了手,气到:“哼!一会儿带点东西,和老子一起去房家赔罪!”

    “你瞅瞅你!”陈大富还准备揪陈瑀,想想便作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道:“知道快要考试了,你还不好好在家温习?没事出去玩什么?就算出去玩也无他,可你……你这小兔崽子,没事得罪房家做什么?”

    陈大富越说越来气,手不自觉的就准备朝陈瑀耳朵上招呼,幸好此刻的陈瑀已经在陈大富的三米之外!

    “这个……爹,不是我!”陈瑀看到不远处缓缓而来的朱寿,他道:“是朱公子……”

    “还他娘的是狗公子呢!”陈大富也管不得三七二十一了,四下便找起了藤条,刚一回身,便看到朱寿,一张脸憋的通红。

    怎么忘了家中还有一个小祖宗了,陈瑀这臭小子,怎么也不说清楚点,真气死老子了!

    陈老爹的表情很喜感,愤怒中带着笑容,努力的平复下心情,笑道:“朱公子早!”

    “早!”朱寿问道:“陈叔这是怎么了?一大早便这么动肝火,可伤身的紧。”

    “没事,伤身比伤脸好!”陈大富又回头看了看远处的陈瑀,立刻吼道:“给我滚过来,收拾收拾东西去看你丈人!”

    “啊?你们要出门?”朱寿兴奋的道。

    “恩,昨日丑生得罪了房家,今日便去赔礼,顺便让两个孩子联络联络感情,丑生也很久没见小梅了!”陈大富道。

    “昨日?是房八那老王八么?”朱寿问道。

    陈大富面皮一阵抽搐,道:“正是房沐房老爷……”

    “哼,得罪?这房家蛮横的很,陈叔还是不要和他接触了,还有那什么婚约,让陈瑀哥哥也退了吧!房家没有好人!”想起昨日的事,朱寿心中便来气。

    “咳咳,爹,您看,是朱公子,不是我,我没得罪,咱们还是别去了!”陈瑀笑道。

    都说爱屋及乌,可是这恨屋也会及乌的,陈瑀就是觉得他们房家没有好人!

    “孽障,你去不去?”陈大富的眼中眼看着快要喷火了,陈瑀便立刻变作灭火器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