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辨玉

    李梓棋狡黠的打量了一眼陈瑀,然后对店家道:“不可不可,您这些本也就是些微薄小利,陈大老爷怎会让你折本变卖?”

    她转而笑嘻嘻的对陈瑀道:“是也不是呀,陈大书生?”

    陈瑀很无语的看着李梓棋,这丫头这头脑,真怀疑被卖了还要给别人数钱,什么叫做微薄小利?五两银子卖了出去,除去加工费、店面成本费、人工费,若不赚个四两才怪哩。

    李梓棋看着陈瑀这幅吃瘪的样子,误以为自己心中的小计谋得逞了,心情很是愉快,双目弯成了一道月牙儿,像是在嘲笑陈瑀,只是这姿态说不出的可爱。

    “可以可以,七两对比这块美玉来说确实不算多!”陈瑀笑道。

    店家听了心中暗笑,但是脸色立刻变成了无比尊敬,他道:“陈老爷当真慧眼如炬,确实,这块是从玉山中腰取出,其完美无瑕,美不胜收,乃是璞玉中难得极品,今日若不是李老爷、陈老爷在此,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拿出此玉呀!”

    “哦?那这块依照您看当如何?”陈瑀话锋一转,扬起手中那块月牙儿状的吊坠问道。

    “什么品位!”李梓棋不屑的瞥了一眼陈瑀,她说道:“你看看你手上这吊坠,上面这么多些个瑕疵,恐怕不是在哪里捡来的,怎能与这玉簪相提并论?”

    店家装作无意的瞟了一眼陈瑀手上的吊坠,然后道:“对对,这位奶奶说的对,这玉是从玉山脚下无意捡的,我看做好玩就带回来了,不值钱!”

    “那依照您估计,这块玉值一两么?”陈瑀洋装无知的问道。

    “什么一两?就你这破玩意,五钱给姑奶奶都不要,你看看玉中那一块块的杂质,看了就不是好东西!”李梓棋见陈瑀这般模样,心中很是高兴,哼,呆子就是呆子,除去圣贤书还能懂什么?连好烂便都分不清楚。

    这两个家伙不会是故意来坑自己的吧?这小子手上拿的可算是近期店里最好的茬了,之所以把东西这么随意的摆放在这露天且极易发现的地儿,就是怕李害虫这种人前来强买的,不过瞧陈瑀和那小姑娘的样子,确实又不像懂行的人,嗯,定是无意间发现这小玩意好玩罢了!

    打定主意之后,店家不屑的看了一眼陈瑀手中的月牙状吊坠道:“这个破东西,就是老朽捡来送给孙儿玩的,无关乎钱不钱的!”

    陈瑀心中暗笑,孙子都给搬出来了,今日老子若是要了,那岂不是和你孙子抢东西?这老家伙倒是精明的紧。

    “我说你们到底有完没完,买好了快些走,陈廷玉,你三番五次在这周旋,莫不是嫌那个簪子贵了不愿意掏钱?”李武不耐烦的道。

    陈瑀还没开口,那少年听了李武的话不乐意了,他道:“什么不愿意掏钱?我这便买下!刘公拿钱!”

    那老头听了少年的话都不含糊,身手掏出两锭五两的小元宝递给了店家,道:“不用找了!”

    败家玩意,陈瑀伸手将其中的五两元宝拽了回来,从怀中掏出一点碎银子递了过去,也十分霸气的道:“不用找了!”

    店家:“……这不够哇。”

    店内其余几人此刻都隐隐的在和陈瑀保持一点距离,这个脸……丢不起!

    “哦……那啥,我这还有点,忘了给了!”陈瑀又从怀里掏了大约一两碎银子,然后道:“多余的给你孙儿买点好吃的,这块玉佩既不值钱,我就带走了!”

    陈瑀说罢,一溜烟拉着那少年和李梓棋就跑了。

    店家脸色陡变,追着陈瑀就跑,哭丧着脸吼道:“这……这个,那……那是给我孙儿的……哎哟,陈老爷……这钱我不要了,您留步……别跑……”

    …………

    “你给我放开!”李梓棋怒吼道。

    陈瑀见自己还拉着两人的手,他义正言辞的道:“适才纯属紧急,在下并无冒犯之意!”

    他话说完,然后大手又捏了捏李梓棋肉呼呼的小手,这才放开。

    “你……你,斯文败类!”这家伙怎么这么无耻,适才还满口圣人之言,这行事竟这般的龌蹉,偏还不知道如何去说,你若是说他,他定会不承认,还装什么一脸清高的模样,还什么事出紧急?那模样和盗贼有何区别?无耻无耻!

    “哎哟哟……主子爷,您慢点儿!”这个时候那刘姓老奴和李武也追了上来。

    陈瑀看了看那少年,再看看自己,恩,有点惭愧,这小子看不出来体力蛮不错的,跑这么远竟然面不红耳不赤,呼吸也十分的顺畅。

    再看看自己这几个人,喘的像哈巴狗一般,惭愧。

    “陈……陈廷玉,咱们去买东西,又不是去抢劫,你跑个什么劲?有老子在身边,何事要跑?”李武喘了一会儿,双手掐着腰问道。

    对呀,忘了这小害虫在了,早知道光明正大的抢过来得了,费这么大劲。

    不对,我可是读书人,怎么能学这小害虫欺男霸女呢?

    陈瑀立刻又恢复了先前那斯文的模样,他道:“无他,锻炼身体耳!”

    李武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说:“不对呀,那为何那店主好像什么宝贝被偷了一般,在后方撵了许久?若不是我回去将其揍一顿,咱们现在还停不下来呢!”

    陈瑀看了一眼李武这猪头猪脑的样子,心道:“有时候暴力还是有点用的!”

    他拿起手中那月牙的吊坠,对众人道:“因为这个!”

    见众人一脸茫然,他开口解释道:“尔等是否都认为这支玉簪好?”

    众人乖乖的点头,像是好奇宝宝一般听着陈瑀的话。

    “错!这玉簪乃次品……哦,就是非天然美玉,这品相虽说看着很好,但却并不值钱,这种手工加工过,且工艺简单的簪子,若是在潘家园……哦,就是一些特定的市场上,一点儿不值钱!”陈瑀道,“也就是骗一下你们这些不懂行的人罢了。”

    “你放屁!”李武听完怒道:“我等岂会上当?你说这簪子是假的就是假的?”

    李武算是弄明白了,什么品相、次品的,就说我们被别人当傻子耍了呗?

    陈瑀摇了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道:“免费给你们科普下,免得日后上当。这蓝田玉,俗称菜玉。”

    “何为菜玉呀?”少年好奇的问道。

    “其色如菜,半青半白,你看看你手上的簪子色泽。”陈瑀对李梓棋道。

    “墨绿,漂亮!”李梓棋一点儿也不想理会陈瑀。

    “假的,不漂亮谁买?”陈瑀道,“正所谓瑕不掩玉,没有瑕疵的玉不是天然玉,但凡真正的玉都有瑕疵,十宝九裂,无纹不成玉,你再看看你的簪子是否无一点瑕疵,无一点纹络?”

    李梓棋又看了看手中的簪子,果真和那家伙说的一模一样。

    “哦,忘了说蓝田玉最主要的一个特点了,这种玉里面还有丰富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人们佩戴的时候刚好可以吸收这些矿物质,已达到舒筋活血、养颜美白等功效!”陈瑀道,“我个人也是特别喜爱蓝田玉的!”

    陈瑀说完之后把玩着手中那颗月牙状的吊坠,笑道:“嘿嘿,今日倒是捡到宝了,你们看这块玉的做工,这家伙……哎,你拿我玉干嘛?”

    “这是买给我的!”李梓棋夺过陈瑀手中的吊坠便和李武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留下三人茫然相对,不知所措。

    “妹妹,你不会真相信那呆子的话吧?”回县衙的路上,李武问自己的妹妹道:“这小子也奇怪了,以前像是呆头鹅一般无二,除了口中那些之乎者也的,哪里会懂这么多?你说会不会鬼上身啊?”

    “我怎么知道?”李梓棋白了一眼李武道:“还有,你今日做的有点儿过分了,若不是那呆子开窍,你岂不是把人家的一生毁了?”

    “那我也是为了爹爹……哎?我说你怎么臂膀肘子超外拐啊你?”李武道:“说不准那小子瞎扯的,房叔不是喜欢玉么?回县衙问问,说不得是那小子瞎扯,我就觉得这簪子好!”

    …………

    待李武兄妹两走远后,少年好奇的问陈瑀道:“你是故意要把那吊坠送给那小娘子的吧?”

    “屁,是她抢的!”

    “那你却一点儿不伤心,你心思真重,送个东西偏还要使这些法子!”少年十分嫌弃的道。

    “你还小,我这是给他爹的面子,不然谁知道日后我们家会怎么样?自古都是民不与官斗!”陈瑀叹了口气,“马上我要院试了,定要进入士林!”

    “恩恩,我相信你,你刚刚和他辩论圣人学所可精彩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些四书五经还有这个作用!”少年眼中散发着崇拜的目光道。

    “不要崇拜哥,那些都是扯淡的,我对什么圣人不圣人的不感兴趣,你看看这一块块肥沃的田土。”陈瑀指着不远处的土地问道。

    “恩,怎么了?却是良田。”少年好奇的问道。

    “都被李县令兼并贪污了!”陈瑀叹道:“读了几十年的圣贤书,但是又有几人按照圣贤的标准去做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可结果了,近似于变态的贪污、兼并!”

    少年看了一眼陈瑀,又看了看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良久他问道:“这些地以前是你家的吧?”

    陈瑀背着双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点了点头:“恩……哎呀,我的意思,那啥……对了,你叫什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