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一章 援兵杀到

    第二百二十一章援兵杀到

    第一个倒了血霉的就是那个日军的指挥官,这个中佐也不知道为什么运气那么差,马英的第一颗子弹就钉在了他的胸膛上,穿过肋条缝以后击穿了他的肺部。

    其实这也算不得是太重的伤,只要处理的及时,保住命还是没问题的。但虽说如此,疼却是怎么也避免不了的了,中弹后的中佐躺在地上,在王汉奸的搀扶之下,憋的脸色铁青,嘴里鼻子里一个劲的窜血。

    不喘气吧,憋的慌。喘气吧,钻心的疼。

    “太君,我们好像中埋伏了。”王汉奸缩着脖子,听着对面连绵不断的枪声,再看看周围一片大乱的日军,立刻叫苦不迭:“听这枪声,怎么也不像三两个人能闹出来的动静啊,咱八成让人家算计了,跑吧。”

    “八嘎。”中佐捂着胸口,想破口大骂,但声音一大却又震的胸口一阵发疼:“你滴,蠢货,对面的枪声并不算很密集,不会超过二十个人,慌什么?”

    “就怕他们还有后招啊。”王姓汉奸一阵猛摇头:“中佐阁下,您知道的,土八路相当狡猾,虽然咱们现在手里的人跟他们差不了太多,可你不知道他们在哪儿还安排下接应的人啊,再说您现在又受了伤,可不能再追啦。”

    “唔”日军中佐看了看己方已经倒在地上的四五个伤兵,其中两个还在呻吟,剩下的已经连动都不动了,八成已经一命归西。再看看对面黑洞洞的,除了枪响时偶尔闪过的火光外什么都看不见,沉吟了一下,他吩咐道:“王,把传令兵叫来,我们呼叫援助。”

    “传令兵死啦。”王姓汉奸指了指不远处倒在一架电台旁边的尸体:“跟你前后脚中的枪,没气了。”

    “八嘎。”中佐愤愤的骂了一句:“撤退,暂且撤退,去和其他小队汇合,寻求援助,合围这些狡猾的土八路。”

    “快,走,撤退。”王汉奸如释重负,急忙搀扶起自己的主子,招呼着四散躲藏着的日军和伪军们向后撤去。

    ~~~~~~~~~~~~~~~~~~~~~~~~~~~~~~~~

    马英一手提着驳壳枪,另一只手还拉着那累赘,一头的汗,而麻团长也同样跑的气喘吁吁。

    手下的民兵都已经战死了,马英拼了性命,带着麻长青冲出了重重的包围,躲过了一个又一个围追堵截的日伪军队伍。

    但是麻长青实在是太不给力了,开始为了逃命,还能像模像样的跑上一气,可等到天亮以后,他的体能也终于到了极限。

    “首长,咱们到前面那破庙里歇一会儿吧。”马英叹口气,认命了,摊上这么个主,也是无可奈何了,要是自己孤身一人,早就逃之夭夭了,可任务在身,依他的脾气,是死也不能撇下麻长青的。

    “终于能能歇歇了,累死了,我都我都抬不起腿来了。”麻长青上气不接下气的被马英拉进了那座荒废已久的庙里,刚进庙门就瘫倒在了地上。

    马英没管他,四处环顾了一下环境,这是个小庙,也没院墙,孤零零的一间屋子,也没神像了,不知道已经荒废了多久。

    “首长,给你这个。”马英看看远处,隐约能看到人影绰绰,心里明白自己二人已经陷入了绝境,想了想,从腰里拿出一个手榴弹,扔给了麻长青。

    “啊?这个我扔不太远!”麻长青看着手里挺沉实的手榴弹,还以为马英要让他帮忙。

    “不用扔。”马英头也没回的回答:“你把盖子拧开,待会儿鬼子杀进来,你就把手榴弹抱在怀里拉弦,能炸死几个鬼子算几个吧。”

    “那我岂不是也”麻长青急了。

    “那你还想怎样?”马英反问道:“我已经保护不了你了,我的弟兄们都战死了,我待会儿也会跟敌人一拼到死,你呢?你自己好好想想,若是被他们抓了活口,你能有好日子过?真要那样,要么你就当叛徒,把你知道的都告诉鬼子。要么,你就死抗,把鬼子监狱里那些酷刑挨个儿试一遍,甚至被枪毙,都不能吐露党的秘密,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滋味也不好受吧!”

    “我”麻长青呆住了,别说是他了,这种情况下,谁做出这样的决定都需要很大的决心,接受死亡到底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马英却不再理会他了,他躲在门口后面,枪口对外,暗自盘算着什么样的距离才能让敌人一时间冲不进来,而又能更大的杀伤他们。

    “扑通!”一个走在最前面已经摸到了距离小庙不足二十米的伪军忽然栽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不再动弹了。

    马英眉毛一挑,大吃一惊。

    “砰!”一声枪响这才远远的从远处传入了他的耳朵。

    “援兵?”马英精神一振,急忙回头从身后的窗户往外一看,果然,西北方向远远的腾起一阵尘土,一队骏马正由远而近的快速向这边冲了过来,马上的骑兵们个个精神抖擞,一边呼喊着一边放枪,玩命的冲了过来。

    “老天有眼啊。”马英的眼眶湿润了。

    “啊啊啊啊啊啊!”一声惨嚎忽然从身边响起,马英被吓了一跳,低头一看,麻长青蹲在地上,双眼紧闭,嘴里一阵乱嚷嚷,手中的手榴弹正嗤嗤的冒着白烟。

    很显然,他把援军的枪声当成了鬼子的进攻了。

    “握草尼玛!”马英来不及多想,箭步上前一脚踹在他胸口上,然后劈手夺过手榴弹甩出了庙门。

    “轰!”一声巨响,手榴弹还没落地就炸了,腾起一大片浓烟,捎带着把俩汉奸崩了个满脸花,显而易见,要是再稍微晚上一点点,马英二人就都粉身碎骨了。

    “杀啊!”

    “杀啊!”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从庙外响起,马英顾不得被踢倒的麻长青,大步冲出了庙门定睛一看,顿时热血沸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