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八章 鱼水情深

    第二百一十八章鱼水情深

    “谁呀?”伴随着屋门打开的声音,一个老汉在院里询问着:“黑惊半夜的敲门,都睡了。”

    “咳,咳咳咳”马英没开口搭话,只是自然的咳嗽了几声。

    “吆!”院里老汉闻声急忙加快了脚步,赶到近前打开了院门:“马英啊,怎么才到?刚才清凉江响了一阵枪,吓死喃们了。”

    “是马英不?”一个老太太撩开堂屋的门帘,站在门口往这边张望着。

    “二姑,是我,我和老二。”马英急忙答应着:“夜里凉,您怎么也出来了。”

    “哎吆儿啊,你可算是来了,吓死姑了,刚才清凉江响了枪,是你们跟日本人打的不?”老太太一看真的是马英到了,又惊又喜,急忙想到院子里迎接。

    “姑,是我们打的。”马英几步进院子扶住老太太:“您别往外走了,快进屋。”

    “人们呢?怎么就你和老二回来了?还有这这位?”老太太拍了拍马英的手,又看了看跟着自己老头子身后进来的老二和麻长青。

    “姑,他是独立团的人,跟我们一起行动的。其他弟兄们和我们分散走的,就怕被敌人一起给围了。”马英强颜欢笑,报喜不报忧,没细说战斗的惨烈和同志的牺牲,怕的就是老太太害怕和担心。

    “哎,哎!姑明白,姑懂!”老太太一阵点头,拉起了马英的手:“来孩子,快进屋,老二,还有还有那个同志,进屋,饿不饿,我给你们下面条吃,你看看一个个的,这身上这个湿哦!”

    “二姑,不起火了,万一鬼子搜到了,你们不好交代。”马英摇摇头:“只是还得麻烦姑父,去把我的弟兄们召过来,我们得马上走。”

    “这怎么?又得一宿不睡啊?”老太太叹口气,心疼的不得了,但是她深明大义,也明白马英他们的处境,只得无奈的摇摇头,示意自己老头子去村里几家堡垒户召集分散住宿的游击队员们。

    “队长”

    “队长”

    两个身穿便衣身上挎着枪的年轻小伙子从院里撩开门帘进屋,跟马英打了个招呼,他们是住在马英二姑家的游记队员,刚才马英几人敲门的时候,他们正在房顶上睡觉,因为要时刻保持警惕,所以他们等情况分明了才下来。

    “你们两个去帮我二姑父召集弟兄们。”马英对着他们点点头,因为时间紧迫情况紧急,所以也顾不得寒暄,直接下达了命令。

    “是!”两位游击队员一起收腹挺胸,答应一声就往外走。

    “马队长咱们还走哇?”麻长青看着马英等人一阵忙活,咧咧嘴:“这都到了你亲戚家了,还不能安安生生的休息一下吗?”

    “这个还真不能。”马英看了看他:“首长,鬼子随时都可能反应过来然后搜到这里,你人不到独立团,那就算不得安全,我们得连夜赶路,争取用一晚上的时间赶到北边的西老庄,那里是独立团的驻地,小鬼子不敢随随便便的靠近。”

    “那能不能换身干衣服,吃点东西?”麻长青哭丧着脸央求道:“我现在又冷又饿,都快撑不住了。”

    “我去找身衣服,同志别嫌破旧就是了。”马英的二姑见马英称呼麻长青为首长,心里明白他比自己的侄子官要大,急急忙忙的往屋里走,想去给他找身干衣服换下来。

    “首长,换下的湿衣服你得带走,留在这儿会添麻烦的。”马英看看麻长青,见他嘴唇都冻得发紫了,也没好阻拦,只是叹口气嘱咐了一句。

    “哎,哎,我明白的。”麻长青忙不迭的点头。

    “这位同志啊,衣服是我老伴儿的,虽然是旧衣服,但是我洗干净了,您别嫌弃,这儿还有两张饼子,马英不让生火,您将就着吃凉的吧,顶顶饥。”老太太很快便从里屋回来了,一只胳膊上搭着身旧衣服,另一只手里拿着两块儿玉米饼子。

    “谢谢,谢谢大娘,谢谢大娘了”麻长青感激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他找了个角落快速的换下了身上的湿衣服,擤擤鼻涕,一口咬下了半张玉米饼。

    “队长,我回来了。”还没等麻长青把两张玉米饼吃完,刚才出去召集人手的年轻人中的一个就回到了马英的二姑家。

    “都集合好了吗?”马英正好喝完一碗热水,点了点头。

    “嗯,在村东头儿的打谷场里,都集合完毕了,你们可都得加小心啊。”答话的是随后进门的马英二姑夫,他年纪大了,腿脚慢,所以回来的比游击队员稍微慢了一步。

    “好的,老二,首长,咱们该走了。”马英站起身来。

    “好吧!”麻长青只得跟着起身,三下两下把剩下的饼子塞进了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走了过来。

    “走!”老二也随后起身,他的伤口已经重新的包扎,经过了这短暂的休息,老二已经恢复了很多的精神头儿。

    “马英啊,孩子们,这包干粮你们带上。”马英的二姑给那个召集人手回来的游击队员递过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口袋。

    “大娘,不用了我们吃过晚饭了。”那个游击队员急忙推辞。

    “拿着吧,不用客气,这是我姑。”马英对他点点头。

    “我知道,可是”那个队员还有些犹豫。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马英二姑不由分说把布袋塞进了他的手里:“我知道你们吃过晚饭了,但是这么一阵折腾,待会儿还得走夜路,都是大小伙子家,没个不饿,拿着。”

    “哎,谢谢大娘了。”游击队员接过干粮袋,感激的点点头,然后把它绑上了自己的背上。

    “出发。”马英一挥手,带着几个人出了屋门。

    “马英,加小心,孩子,有功夫就来看姑。”老人跟到屋门处,抹了抹眼泪。

    “姑,我知道了。”马英在院里对着老人点点头。

    “咕咕咕咕”老二把手指塞进嘴里,吹出了几声鸟叫。

    “二哥!我在这儿呢。”一个半大小伙子从偏房房顶上探出了头。

    “走了。”马英对他一挥手。

    “哎。”那个小伙子答应一声,顺着梯子就往下爬,他也是投宿在马英姑姑家的游击队员,马英几个人到了以后,从房顶上下来了两个人,但是还留了一个放哨。

    “姑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鬼子和二狗子若是搜到你们这儿,你知道怎么应付他们的。”马英一边往大门外走一边和出来送他们的二姑父续着话。

    “知道,知道!”老人连连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