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五章 新来的团长

    第二百一十五章新来的团长

    于是一场硬碰硬的大战拉开了帷幕,然后正如中村大佐所预料的那样,在独立团迅猛的攻击下,日伪军一触既溃。

    八路军这次可算是耀武扬威了,整个独立团上上下下,每个人无不是斗志昂扬的,以往战斗,说好听一点从来都是稳扎稳打,说难听点儿,那就是偷偷摸摸,敲鸡打狗,而究其原因,其实也就是因为日本人的部队太厉害了,别说人多人少,就是人数相当的部队,正常情况下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可是这次不一样了,一连串的胜利给每个人都带来了信心,所有人都觉得日本人也并非像传言中那样不可战胜。

    于是总攻的命令下达之后,全团上下一心,个个都像小老虎一样,一阵猛冲猛打。

    皇协军是最先支持不住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贪生怕死的主,战斗刚刚打响十分钟就出现了逃兵,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几个,几十个,上百个,逃跑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也有些日军挟裹在了里面。

    于是中村大佐又败了,在命令保安团总司令齐狼带领皇协军阻击之后,扔下两百多重伤员和尸体退了回去。

    齐狼也蒙了,但是日本人的命令他是不敢违抗的,于是这个卖主求荣的大汉奸一边骂街一边硬着头皮带领自己的部队迎上了势如破竹的八路军独立团。

    跟他们最先面对面对上的的是三营,王文龙的部队,这支在原八路军游击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部队,打起仗来嗷嗷叫,除了骑兵连之外,就数他们冲锋冲得快,而做为一营之长,王文龙当然是冲在最前面的。

    习惯,纯粹是职业习惯,以前在游击队的时候,王文龙是狙击手出身,因为他枪法好,而狙击手的任务便是搜索并击毙那些暴露在视野之内的敌方军官和其他重要人物,王文龙拿眼一扫,立马就发现了趴在马背上畏畏缩缩的齐狼,他倒是也没看清是谁,但有马骑的,那肯定是个有身份的了,于是他抬起步枪就搂了火。

    中枪的齐狼躺在了马下,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王文龙的一枪正好打在了他的肩膀上,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齐狼的思绪不禁回到了三年前自己被一个不明身份的刺客打中的那个下午。

    齐狼还是那个齐狼,肩膀还是那个肩膀。

    皇协军们一看自己的长官人家一枪打落马下生死不明,立马乱了套,大多数人都撒丫子便跑,只有几个忠心的亲信拼死救起了重伤的齐狼,然后仓皇而退。

    八路军独立团大获全胜。

    但是硬碰硬的代价是残酷的,跟灵活机动的游击战不同,在正面战场上,不管是胜是败,代价都是昂贵的,日军伤亡近三百,但是八路军独立团也有了两百余人的伤亡,骑兵连新近补充的那些骑兵十去八九,就连十三响的老兵都折损了六个,实实在在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战争总是会有伤亡的,所有人都有这个心理准备,相对于这些,更重要这种硬碰硬的战斗而且能战胜的事件所带来的重大影响。

    日军并非不可战胜,而中国军队,也并非只会躲在暗地里打冷枪,我们无惧牺牲,我们敢于牺牲。

    只要团结起来,我们也有无与伦比的战斗力。

    这次大捷,不仅给日本人敲响了一个警钟,也引起了八路军总部机关的重视,他们也确实没有想到一个刚刚组建的部队会有如此之强的战斗力,于是,一个领导小组很快便被派了下来。

    ~~~~~~~~~~~~~~~~~~~~~~~~~~~~~~~~~

    一周后,在夜幕笼罩的清凉江上,一条小渔船正在顺流而下,船不大,上面的乘坐人也不多,或站或坐,统共也就十来个人。

    夜静悄悄的,有点阴,天上也没月亮,四处漆黑一片,只能听的到哗啦啦的船桨拨动水声。

    借着稀薄的星光,一个个头不算很高的汉子靠近了盘腿坐在船头的一个年轻人。

    “首长。”开口的是那个汉子:“您,到独立团,肯定是当大干部的吧!”

    “这是机密。”那个年轻人抬抬眼皮,惜字如金。

    “嘿嘿,俺知道,俺明白。”汉子略微有些尴尬的一笑:“其实你不说,俺也猜的到,咱们这一带都已经传开了,独立团打了那么一场大仗,上面要给他们派领导呢,您又赶巧在这个时候下来,指定是这么回事儿,看您这么年轻就当上干部,那肯定是有文化,这要到了独立团,最少也得是营长吧?说不定得是政委呢。”

    “营长?政委?”年轻人翘了翘嘴角:“得啦,机密就是机密,你别瞎打听,不该你知道的少问。”

    “哎,知道,知道!”中年汉子应了一声,不吭声了,气氛再次沉闷下来。

    船又走了大概有十来分钟,一直观察着周围环境的中年汉子忽然皱起了眉头,他伸长了脖子,警觉的四处巡视着。

    “队长,咋啦?是不是有情况?”一个小战士发现了他的异常,急忙问道。坐在船头派头挺大的那个年轻人也紧张起来。

    “不太对。”中年汉子一边继续还变一边回答,手慢慢的往腰间摸去。

    “你咋看出来的不对?哪儿不对了?”年轻人也紧张的抓起了自己的手枪:“马队长,你不是说保证把我安全的送到独立团吗?这怎么哪儿不对了啊?”

    “是直觉感觉有点不正常。”马队长打开了手枪保险,他手下的队员们也纷纷子弹上膛。

    “哎吆,你尽整这些幺蛾子,什么直觉不直觉,神神叨叨的,吓了我一跳。”年轻人松了口气:“我说,马队长,这直觉第六感什么的,你觉得可靠?打仗是要有”

    “砰!!!”一声枪响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宁静得夜空。

    “保护首长。”马队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都别开枪,等我命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