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四章 我心已死

    第二百零四章我心已死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呢?”张武眯着眼看着眼前神色不一的姐妹两个,心里慢慢地有了火。

    刘霞因为害羞,圆圆的脸蛋红得好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但刘娇却神色复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有,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刘霞鼓足勇气说了一句,抬头看看张武,又低下了头。

    “你先出去一会儿,我有几句话要和你姐说。”张武沉默了半晌,这才打破了寂静的气氛。

    “哦。”刘霞乖乖地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不是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儿,只是没想到会是你来跟我说的。”张武自嘲的一笑,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是么!”刘娇也勉强一笑:“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些事过去就该让它过去,人总得向前看不是,刘霞是我的妹妹,我了解她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她是个好女孩儿。”

    “呵。”张武扯着嘴角一笑,没吭声。

    “我也觉得你也该找个人了。”刘娇仍自顾自地说着自己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组织的那一套语言:“我不算什么,你也不要太执着,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你也犯不上把自己耽误了,你这样我也会于心不安”

    “够了。”张武再也听不下去了,冰冰的开口打断了她:“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你这算什么啊?给你妹妹牵线?还是偿还对我的愧疚?你这么做,有意义吗?我会感激你?你把我当什么了呀?你把你妹妹当什么了?你不要了,送你妹妹了?你糟践我呢还是糟践你妹妹呢?”

    “没有不是”刘娇一瞬间脸色苍白,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么想过,我真的希望你能好。”

    “哼哼。”张武冷笑一声:“我们之间的这件事,我已经很久没有去想过它了,我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我麻痹着自己,虽然忘不掉,但我最起码不至于天天那么痛苦,而你,却来再次揭开了我的伤疤,刘娇,你是故意的吗?。”

    “我没有,我不是。”刘娇终于哭出了声音,委屈,痛苦,种种的负面感情霎时间填满了她的心。

    “是你让我抬不起头来。”张武叹了口气:“虽然没人敢在我面前说什么,但是背后呢,恐怕我早已经被人议论的面目全非了吧,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倒真的不是很在意这些,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真正在乎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那一步?你知道我为什么疯狂的一门心思的打鬼子抗日吗?是,我和日本人有血海深仇,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我得找点事干,我得找点事儿填满自己的脑子,因为一有空暇,我就会想起你。”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刘娇哭的更痛苦了,她把头埋在膝盖上,肩膀不住的颤抖。

    “你还记得我把你送上火车时说的话吗?”张武伸出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下,却犹豫着又缩回了手:“你违背誓言,嫁给了别人,我无可奈何,但是我自己立下的誓言我却一直在坚守而且会一直坚守下去,这辈子,我不会再爱上别人,或许你是好心,我谢谢你,但是请你以后别在这方面再费心了,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接受的,我的心,已经死了”

    ~~~~~~~~~~~~~~~~~~~~~~~~~~~~~~~~~

    “就知道得是这么个结果。”宝先坐在药店柜台后面,眼看着眼圈通红的刘娇带着哭哭啼啼的刘霞走了进来,叹了口气。

    “掌柜的,您说什么?”一旁的小伙计听宝先嘟囔了一句,但是没听清。

    “没什么,我出去办点事,你照应着柜上点。”宝先从抽屉里摸出两块大洋,吩咐了伙计一句。

    “哎。”伙计答应一声,目送他出了门。

    “呀~喝~嘿呼…呼。”一阵阵练武声和棍棒所带出的风声在已经不大的小院子里此起彼伏,宝先见门开着,也没出声喊,径直就抬腿进了门。

    “呼”一阵劲风刮过,手腕粗细的一条大棒擦着他的鼻尖划了过去,宝先甚至感觉到了棍子所带出的劲风刮的脸上的汗毛都倒伏下了。

    “十三弟,干嘛呀你?谋财害命啊?我身上可没钱。”受惊不小的宝先一阵大呼小叫。

    “怎么那么多话呢?”张武收住招式,瞥了他一眼。

    “找你喝酒呢。”宝先扬了扬手里的酒瓶子。

    “干喝啊?”张武把手里的棍子随手倚在了门后。

    “喏!”宝先急忙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晃了晃:“烤鸭,从饭馆里打包来的。”

    “这还差不多。”张武伸手从院里的碾台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披上,跟宝先一起进了屋。

    “你尝尝,看看好吃不?”宝先打开酒瓶给自己和张武两个人都满满的倒了一杯酒,然后又把烤鸭撕开,递了一个又肥又腻的大腿到张武面前。

    “我说,人家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今儿也是有事吧?”张武把肉接了过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没吃。

    “看你说的,没事儿,咱俩就不能喝酒吗?”宝先白了他一眼。

    “切,有事说事,别藏着掖着的。”张武从鸭腿上撕下了一条肉放在了嘴里:“让我猜猜啊,你要说的事,不会跟你家那位说的一样吧?”

    “差不多吧。”宝先咂咂嘴。

    “我说你们两口子成心的吧?”张武一把把手里的鸭子腿扔在了桌子上:“张宝先,咱是兄弟,过去的事咱不再提了,可你不能来笑话我吧!”

    “你急个屁啊,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宝先也提高了音量:“坐下,听我把话说完,我张宝先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没那么无聊来逗着你玩。”

    “你说吧。”张武盯着他看了一会,一屁股又坐在了凳子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