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二章 真相

    第一百七十二章真相

    白龙山的外寨,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日本人的迫击炮和手榴弹炸出的弹坑,原本被栽种的很茂密的树木大多数已经东倒西歪了,那颗最大的歪脖子槐树甚至也被一颗炮弹炸成了两截,倒在地上的树冠仍在燃烧着,白龙山用沙袋堆起的工事也已经残缺不全。

    两军阵前没有尸体,战死的士兵都已经被各自的同伴收敛了,但地面上随处可见的殷红色泥土和残损的枪支武器依然在说明着这里曾经发生过多么激烈的战斗。

    杜春升拄着步枪坐在工事后面的地上,一个白龙山普通的寨兵正在给他包扎着头部,绷带已经缠了好几圈,但殷红的鲜血还是透了出来。

    “杜哥,包好了。”寨兵把绷带用刀子割断,然后两头打了个结,绑好。

    “把绷带给我。”杜春升拉住了正要离去的寨兵,拿过了他手中的绷带:“你坐,我给你也包一下。”

    “不用了,我我找别人包就行。”寨兵有些受宠若惊,想躲闪。

    “坐好了,别动。”杜春升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微微一用力把他按坐在地上,然后扯开绷带开始给他包扎中枪的肩头。

    “没事吧?伤得重不重?”一个汉子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寨兵问道。

    “大当家的,没事,让小鬼子三八大盖的子弹钻了个眼儿。”寨兵扯着嘴角,笑了笑,眼里有泪光闪动,少当家的给自己包扎伤口,大当家的亲自来过问,他心中有些感动。

    “你呢?”小白龙又把目光转向了杜春升。

    “干爹,我没事。”杜春升摇了摇头,拍拍已经包扎好伤口的寨兵后背,然后才摇了摇头:“子弹擦着过去的,犁了个血槽,虽然流了不少血,看着虽然挺吓人,但是没碰着骨头,皮肉伤。”

    “悬啊。”小白龙咧咧嘴,一阵后怕,小鬼子的子弹若是在偏上一点点,自己这个干儿子就要报销了。

    “干爹,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不过”杜春升琢磨了一下,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敢说。

    “有啥话你就说,咱俩你还怕什么?”小白龙靠着沙袋席地而坐,从兜里摸出了烟盒,抽出一支点着了,然后惬意的吐了个烟圈才说道。

    “咱们这么死守有意义吗?”杜春升叹了口气,看看白万里脸色似乎变了变,又急忙补充道:“我不是说咱们守山不对,我也不是质疑你的决定,我的意思是,咱们用了这么大的代价死守前山,这样做妥当吗?咱们山寨两百多弟兄,现在只剩不到七十人了,其中一半还带伤,干爹,咱们身后可是埋着一百八十颗地雷的,如果咱们退一退,这些地雷怎么也得炸死他一波鬼子吧?而且后寨比前寨的地势更险,咱们也不至于守的这么吃力啊。”

    “这问题早就想问我了吧?”小白龙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下来,深深的吸了几口嘴里的烟卷儿,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跺了一脚,吐了口吐沫:“干儿子,其实我过来找你就是说这个事儿的,我之所以这样做决定是有原因的,之前是因为时候未到,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今儿,我就把所有的事儿都跟你说了。”

    “哦?”杜春升精神一振,其实他也只是看着仗打得不顺当,发几句牢骚,没想到这里面还真有内容。

    “咱们身后的那些地雷,你别指望了。”小白龙指了指身后三十多米远处那些在地面上插着的小旗:“那片雷区,是假的。”

    “啥?不可能吧?”杜春升被这一句话惊得一蹦三尺高:“干爹,你可千万别跟我开玩笑,这最前面的三趟地雷是我带弟兄们亲自埋的,那不可能有假。”

    “但是后面全是假的,都是些罐头盒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废铁。”小白龙摊了摊手:“真的,我不跟你说瞎话。”

    “怎么会这样呢?”杜春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后面那些地雷的确不是他亲自埋的,是真是假,他没有发言权,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小白龙这样做的目的。

    “干爹,你为什么要埋假的?咱又不是没有地雷。”杜春升一阵发急:“三零年你绑了胡大帅的独生儿子,敲诈了他一百八十多颗地雷,你用哪儿了?铁罐头盒能炸死小鬼子呀?”

    “我把它们埋在羊角沟了。”小白龙咂咂嘴:“除了我让你埋的那三趟,其他的都埋在羊角沟啦。”

    “埋羊角怎么埋那里了?”杜春升吃了一惊,羊角沟是一条勉强称得上路的上山通道,非常的狭窄,比之后山那条“路”好走不了多少,十个八个的人还好说,若是多了,光过沟就得走上三五个小时,白龙山在那里只安排了一挺机枪和几条步枪,有那么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思,现在小白龙爆出内幕说大批的地雷都被埋在了那里,杜春升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

    “小鬼子一定会走那条路的。”小白龙的回答非常简洁,充满了自信。

    “干爹你凭什么说他们一定会从那走?”杜春升皱着眉头问道:“那条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除了咱们山上的弟兄,山下的百姓很多都不知道从那里能过,小鬼子能知道?”

    “小鬼子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鬼子那边有人知道呀,他会带着小鬼子走上那条绝路的。”白万里一笑,眼里却有了泪光闪动。

    “二当家的?”杜春升猛然醒悟:“这个该死的狗汉奸,咱们白龙山好汉们的脸都让他丢尽了,这个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被祖忘宗,别让我逮到他,要是让我看见他,我。”

    “给我闭嘴。”小白龙忽然一声大喝,打断了杜春升的骂街。

    “干爹你你这是?”杜春升被吼,有些尴尬,又有些气恼,却又不敢反驳。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里胡说,一个大男人,像个娘们儿一样骂骂咧咧的,像什么样子?”小白龙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