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十八寨之变1

    第一百六十一章十八寨之变1

    丁玉重,李志腾和王直出了大堂,心情都非常的沉重,张家没了,自己的结拜兄弟也不知所踪,兄弟三人是既为张家惋惜,又为自己的兄弟担忧。

    “我说,吃饭去吧。”李志腾看看天色已到傍晚,对自己的大哥和四弟说道。

    “我吃不下去。”王直摇了摇头:“本来知道你们两个回来,我还想找你们好好喝一顿呢,现在什么心情都没了。”

    “我也不饿,吃不下东西去。”丁玉重叹了口气。

    “哎?你们两个干嘛去?”李志腾抬抬头,忽然看到山寨的两个小头目正结伴往东而去。

    “吆,三少爷,我们哥俩去吃饭。”那两个小头目听到李志腾叫他们,急忙站住了脚步,点点头。

    “赵大虎,赵二虎?”丁玉重也看了看他们:“饭堂子在西边,你们怎么去东边吃饭,那边不是茅房吗?”

    “大少爷说笑了,我们兄弟两个是去喝酒,不到饭堂子吃大锅菜了。”赵大虎笑了笑。

    “是吗?挺有心情啊。”李志腾扯了扯嘴角:“我说大哥,四弟,咱们一起吧,咱也来个借酒消愁。”

    “行。”王直点点头:“我心里这个不得劲儿啊,不喝点酒,我难受。”

    “这个恐怕不太妥当吧。”赵大虎和赵二虎对视一眼,有点儿尴尬。

    “吆呵?我说你们还瞧不起我们兄弟三个?”丁玉重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我的大少爷哎,您说的是哪儿的话呀?”赵大虎慌忙摆摆手:“这要是搁到平时,我想请您还请不到呢,我们哥俩啥身份?能跟你们一块儿喝酒也是我们的荣幸不是,可是今儿今儿确实有点儿不太妥当,要不然你们兄弟三个自己立一桌子,酒菜钱我出。”

    “用不着。”李志腾一摆手:“我们兄弟喝酒哪用得着你出钱,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你当我们勒你呢?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三少爷,不是俺们不招你们弟兄,关键今天不是我们的场子呀。”赵二虎陪了个笑脸:“实话跟您说了吧,今天是别人请我们喝酒,人家没说让咱带人,咱要是是吧”

    “吃请啊?怪不得呢。”王直恍然大悟:“我说,谁请你们喝酒?”

    “是军师。”赵大虎和赵二虎不敢隐瞒,如实相告。

    “又是军师?”李志腾闻言一皱眉。

    “那你们就赶紧去吧。”丁玉重挥了挥手,让赵家兄弟二人走了。

    “三哥,怎么了?”王直眼尖,看到了李志腾的脸色。

    “你们说,这个军师怎么天天请客?”李志腾脸上挂着疑惑,问自己的两位兄弟。

    “那我怎么知道啊。”王直不以为意:“人家请客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又没花你的钱。”

    “可他请的也太勤了吧?”李志腾看向丁玉重:“这小子来咱们山寨还不到一个月,这酒场请了多少了?无论什么时候我从他那儿过,都听见他屋里热热闹闹的,他恨不得一天三请,咱们山寨大大小小的头目差不多被他请了一个遍了,这有点儿不正常吧?”

    “你想说什么呀?”丁玉重还是有点没明白:“这没什么好怀疑的吧,东北人,为人仗义呗,再说他这么做,能跟山寨里的弟兄们搞好关系,没什么不妥吧?”

    “问题是他哪来的这么多钱?”李志腾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按他自己说,他是个东北军的老兵,流亡到关内,走投无路才来投奔的咱们,这老小子刚来山寨的时候就穿条裤子,穷的都快尿血了,就算你爹给他点钱,他能这么阔气?”

    “我倒是没想到这茬儿。”丁玉重一呆:“听你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你说他到哪儿去弄这么多钱?就说是我爹给他的,可是我爹也吃不消这么天天请客吧。”

    “要不然,你去跟大伯说说。”王直果然无愧于自己的名字,一觉得有问题,立马就想采取措施。

    “说啥呀说?咱连一点证据都没有。”丁玉重摇了摇头:“哦,就凭人家请了几顿客,就胡乱的猜疑?那我爹还怎么当家呀。”

    “反正对于这个人,咱们得留点神。”李志腾咂着嘴下了个最终的定论。

    “是。”王直很赞同:“别看他平常总是笑呵呵的,但我一见他就觉得这个人挺阴,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就是有这种感觉。”

    “走吧,去吃点东西,以后我们都防着他点儿就是了。”丁玉重拍了拍两个兄弟的肩膀。

    “五魁首呀,六六六啊”

    十八寨的一间门独户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喧闹的酒令声。

    一起喝酒的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和两个汉子,三个人喝得都满脸通红,显然挺尽兴。

    “军师,你输了,喝酒!”赵二虎得意洋洋的给八字胡满满的倒上了一碗酒。

    “嗯,我喝。”八字胡倒是不含糊,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滴滴残酒沾在了他的胡须上,被他满不在乎的用手指揩去。

    “不愧是东北人,果然是好酒量。”赵二虎挑了挑大拇指:“军师,您叫我们哥俩来陪你喝酒,我们兄弟不能不来,但是若论起这酒量,俺们兄弟两个绑在一块儿,也不如您呢。”

    “哎呀,酒量好有什么用。”被称作军师的八字胡放下已经喝干的酒碗,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我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咱们弟兄们能在一块儿这么潇洒的喝酒的日子可不多了。”

    “哦?军师何出此言?我们兄弟两个怎么听不太明白。”赵大虎和赵二虎对视了一眼。

    “你们兄弟两个呀,一天天就这么糊糊涂涂的过?”八字胡叹了口气:“咱们这个十八寨要散了知道吗?”

    “军师,你这话从何说起呀?”赵二虎是个直脾气,一听此言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啊军师。”赵大虎也皱起了眉毛:“咱们十八寨现在是兵强马壮,在大当家的带领之下,弟兄们心也齐,怎么会有散伙一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