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校场点兵

    第一百二十二章校场点兵

    “无耻,无耻之徒。”老武举气的须发皆张:“我张家儿郎是去杀敌报国了,没想到却死在这等宵小之辈的手中,此人以弟弑兄,以下乱上,阵前变节,杀害同胞,实在可恶,其罪当诛”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大厅里的弟子们齐声怒吼,二爷张秀中喊的尤其响亮。

    “我张家定要出兵讨伐此贼,国仇家恨一起报。”张万升大马金刀的立于堂前:“张秀石何在。”

    “孩儿在。”年俞六十但仍精神抖擞,全副武装的张秀石上前两步一拱手。

    “此次聚众钟响,可有人未到?”张万升朗声问。

    “额”张秀石一愣,有些犹豫。

    “你没点?”老武举提高了音量,语气里有十分的不悦。

    “不,孩儿已经点清有几人未到。”张秀石急忙澄清,只是有些吞吞吐吐。

    “哦?哪个没来?”老武举眯起了眼,张家虽然并没有明文规定聚众钟响不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很明显这能考验对镖局的忠诚度,所以老武举很在意。

    “回父亲是武子没到”张秀石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父亲的不痛快,低着头回答。

    “他自己?”

    “还有他的小兄弟们,十三响都没到。”张秀石叹口气。

    “怎么会是他?”张万升着实有些意外。

    “父亲,这帮小子昨天中午在家里吃的午饭,下午就骑马出去了。”张秀山上前一步:“昨天晚上也是彻夜未归,一直到现在。”

    “唔,原来如此。”张万升点了点头。

    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子,老武举张万升的感情是十分复杂的,人都爱幼,同样的孩子都喜欢小的,这是所有人的毛病,而且张武从小聪明伶俐,长的俊俏,又十分喜爱练武,所以他十分得老武举的喜爱,后来,父亲战死在东北,张武受到刺激,性情变得沉默了许多,这让老武举十分心疼,无形之中又把更多的关爱给了他。

    听到张武没来,老武举的心里反而有一丝释然,虽然不知道他们一群人一夜未归是去干什么了,但此次出兵打齐狼,凶险万分,先不说战斗力强弱,那毕竟是正规军队,不是之前的土匪警察之流,好不好的就会全军覆没,听到是他没来,老武举怒气消散,心中反而有一丝安慰,血脉相连,人都是有些私心的。

    “不去也好,就算是给我张家留条后吧。”老武举暗自想到。

    “儿郎们。”老武举沉声大喝。

    “有!”在场之人除了赵老七一起应到。

    “有不去的吗?”张万升例行公事的问了一句。

    “没有。”所有人再次回答,声音整齐。

    “有没有怕的。”老武举开始激火。

    “一往无前。”弟子们同时大喝。

    “张秀石,张秀中,张秀山!”老武举一连气点了三个儿子的名字。

    “孩儿在。”兄弟三个一齐出列。

    “校场点兵。”张万升给他们下了命令。

    “是。”三人一起拱手而退。

    “张秀承,张秀峰。”老武举点起两个侄子。

    “在!”两兄弟上前听令。

    “你们两个人去打开武器库,给众人分发武器弹药,刀枪棍棒。”张万升给他们也分派了任务。

    “得令。”兄弟二人领命而去。

    “张秀强,张秀林。”

    “在,伯父吩咐。”老武举的另外两个侄子一起上前躬身。

    “你二人打开马厩,给众人分发马匹。”

    “遵命!”二人应声退了下去。

    “秦百川。”张万升叫了自己的大徒弟。

    “徒儿在。”张家镖局的大弟子秦百川上前一步。

    “给老夫备马。”

    “是!”

    “沈江河。”

    “师父,徒儿在。”二弟子沈江河上前听令。

    “你去把为师的刀抗来。”

    “是!”

    “赵天佑。”张万升点了自己的三徒弟。

    “在。”赵天佑虎步上前,双眼血红。

    “赵七龙。”老武举稍稍沉默了一下,继续点到。

    “在。”看门老汉七爷高声应答,大踏步走上前。

    “你父子二人去后堂,告诉我家的妇孺,让她们赶快收拾,由你二人保护,往南方逃灾避难。”张万升微微沉默了一下:“告诉她们,不要贪恋财物,当舍则舍。”

    “大人”

    “师父”

    赵老七父子一起抬起头,惊讶的看住了张万升。

    “此战,不比以往。”老武举叹口气。

    “师父,我不去,让我爹去就行了,我跟着你一起上阵。”赵天佑着急的大喊。

    赵老七神色复杂的低下了头,没说话。

    “莫非你要违抗师命?”老武举一瞪眼:“在我张家,违抗师命就要被逐出师门,你是那一边都不想去了吧?两条路任你选。”

    “徒儿,遵命。”赵天佑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师父,您老保重。”

    张万升点点头。

    “出发。”待二人出了大堂,老武举振臂一呼,大步往练兵场走去。

    “杀”在场的弟子齐声呼应,疾步跟上。

    校场之上,三百背刀挎剑全副武装的张家兵肃然而立,队伍排得整整齐齐,虽然没有统一的军装,也没有什么制式装备,但这三百多人的队伍所散发出来的威势,竟然丝毫不亚于任何一支正规军队。

    老武举提刀上马,来到了队伍正前,二三十个亲传弟子也纷纷上了自己的坐骑,排成了一排。

    “没别的,我张家的大钟一响,那十有八九就是要打仗了,这次也不例外。”老武举威风凛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子徒孙们,声若洪钟:“但有一点不同,这次我们的对手不是土匪,而是军队,国军,不,他们现在已经是鬼子的保安队了,这帮混账东西杀了我张家的子弟,还阵前叛变,变节当了汉奸,天理难容。”

    “师父,下令吧,我们准备好了。”

    “爹,下令。”

    “师爷,我们跟您去灭了他们。”

    下面一阵乱哄哄的,人人都在请战。

    “我还是要问一句,有害怕不去的没有?”张万升重复了一遍。

    没人开口。

    亲传弟子不用说。

    三代弟子们也没人退缩,他们跟随张家多年,忠心耿耿。

    这两年新招收的外围弟子们也没有人犹豫,他们大多十七八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他们崇尚英雄,而张家镖局高手如云,正符合他们心中的英雄标准,再加上张家对他们有恩,现在他们一个个都恨不得用性命来报答张家。

    “既如此,随我上阵,除奸惩恶。”老武举一扬大刀,拍马而出,一众由亲传弟子组成的骑兵立刻紧紧跟随,步兵最后,跑步前进,数百人气势汹汹奔白龙山一带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