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哪个没来

    第一百二十一章哪个没来

    聚众钟响,十万火急。

    这是张家镖局的规矩,聚众钟是张家镖局后院的一口大钟,老武举张老爷子亲自立的,并嘱咐家人与徒弟们,此钟谁都可以敲,但谁也不能随便敲,除非是十万火急,如师门有难,又或者其他人有了十分要紧之事。

    近几年来聚众钟只响过两次,第一次是张金亮之未婚妻子被十八寨误擒,张老爷子聚众救人。

    第二次是十三响张恒千怒杀地痞齐狗子,张武替他顶了罪,警察围镖局要拿人,张家再次敲钟聚众,吓住了一帮恶警。

    今天这是第三次,打钟的是看门老汉赵老七,钟台下坐着他浑身是血的儿子赵天佑。

    第一声钟响,吓坏了刚睡醒起床的老武举张万生,第二声钟响,整个镖局都沸腾了,第三声钟响,散落在张家庄的徒子徒孙们便都往镖局赶了。

    不到半个时辰,将近三百人齐聚在了演武场,本来镖局是没有这么多人的,但近年来日寇入关,烧杀抢掠,各地难民不断,老武举是个心善之人,加上家资丰厚有那个能力,所以经常资助经过的难民。

    许多人感激他,也为了在这战乱之秋找个庇护,所以就把自己的子弟送给他当徒弟,老武举推脱不过,想想也养的起,便选着资质好的,收了不少做外围弟子,让自己的徒弟们教他们功夫,同时做看家护院之用。

    练武场里齐聚三代弟子与外围弟子,这是兵。

    大厅里站满了亲传弟子,这是将。

    老武举张万升一身戎装,背刀挎剑,端坐正中,威风凛凛,旁边站着看门老头赵七爷。

    左手边是老武举的儿子侄子们,老大张秀石,老二张秀忠,老三张秀山,大侄子张秀承,二侄子张秀峰,三侄子张秀强,四侄子张秀林。

    右手边是一排亲传弟子,大弟子秦百川,二弟子沈江河,三弟子赵天佑,四弟子武连胜,五弟子韩松

    二十几人分列两行,整整齐齐。

    “什么人敲响的聚众钟?”老武举扫视了一眼堂下,沉声问道,显然,他披挂整齐便来到了此地,还没来得及查明情况。

    “大人,是我!”看门老头赵七爷上前一步,语气恭敬,他对张万升的称呼还停留在他做武举的那个时代。

    “你?怎么?出了什么事?”老武举有些疑惑。

    “唉!”赵七爷叹口气:“还是让天佑给您说吧。”

    “哦?他回来了?”老武举这才注意到人群中的赵天佑:“天佑,你何时回来的?为什么如此狼狈?”

    “师父”赵天佑见亲如父亲的老武举问起,心头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他痛哭出声:“师父,出事了跟我一起去的弟兄们,折了。”

    “呼”老武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面色沉痛:“天佑你们是去当兵了,抗击日寇,保家卫国,但是战争就会有牺牲,就算你们再厉害,那也不是刀枪不入的铁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呀。”

    “天佑兄弟,你父子聚众就为此事么?”张秀中挠了挠头:“你是怎么打算的?是不是想让我们张家上下的镖师一起出动,去打鬼子,这也太”

    “秀中哥,红亮侄子他”赵天佑扑通跪倒在了地上:“他”

    “红亮怎么了?”张秀中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他以为只是死了个普通带去的镖师,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当了营长,他以为就算打仗当官的也不是那么容易死。

    “我儿子怎么了?你说呀?他到底怎么了?”张秀中有些声嘶力竭了。

    “也折了!”赵天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怎么会!”二爷张秀中一把扶住了柱子,他抬头看着老武举,眼睛红得像头野兽一样。

    张秀石的嘴唇哆嗦着,他紧紧盯着赵天佑,生怕他再说出今天第二个不幸的消息来。

    但是赵天佑根本不敢看他,因为张金亮的生死他都不知道。

    “爹”张秀中急迫的看着老武举。

    “天佑,我”老武举张万升的手死死的的捏着太师椅的扶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为师为师不能出兵。”

    赵天佑一呆。

    张秀中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我还是那句话,打仗就会死人,你们是当兵的,我唉”老武举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而日本鬼子又”

    “师父,他们不是死在日本鬼子手里,有几个兄弟是,但不是所有人都是死在在日本人的手中。”赵天佑猛然抬头:“我们从日本人的包围中突围出来,去了齐狼的三营,也就是我们团长齐豹子兄弟的部队,但是没想到这个狗日的竟然已经投靠了日本鬼子当了汉奸,红亮和几个兄弟都是死在他们的乱枪之下,我是侥幸才逃的一命。”

    “什么?”此言一出,满座皆惊,整个大堂里骂声一片。

    “你说什么?他们竟然死在自己人的手里?”老武举已经又惊又怒的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你们团长是干什么吃的?他为什么不管?”

    “我们团座他也死了,死在自己手下叛军的枪口之下,和红亮他们一起。”赵天佑泣不成声。

    “无耻,无耻之徒。”老武举气的须发皆张:“我张家儿郎是去杀敌报国了,没想到却死在这等宵小之辈的手中,此人以弟弑兄,以下乱上,阵前变节,杀害同胞,实在可恶,其罪当诛”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大厅里的弟子们齐声怒吼,二爷张秀中喊的尤其响亮。

    “我张家出兵讨伐此贼,国仇家恨一起报。”张万升大马金刀的立于堂前:“张秀石何在。”

    “孩儿在。”年俞六十但仍精神抖擞,全副武装的张秀石上前两步一拱手。

    “此次聚众钟响,可有人未到?”张万升朗声问。

    “额”张秀石一愣,有些犹豫。

    “你没点?”老武举提高了音量,语气里有十分的不悦。

    “不,孩儿已经点清有几人未到。”张秀石急忙澄清,只是有些吞吞吐吐。

    “哦?哪个没来?”老武举眯起了眼,张家虽然并没有明文规定聚众钟响不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很明显这能考验对镖局的忠诚度,所以老武举很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