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张家举兵

    第一百二十章张家举兵

    “去死。”张金亮一咬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扑上前挥拳砸在了还在揉眼睛的日本鬼子咽喉上,力道之大,把那鬼子的喉结都打平了。

    “额”鬼子喉咙发出一声异响,两眼一翻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啪!”草上飞从高高的大树上一跃而下,抬手一枪打在了一个举起枪的鬼子脑门上。

    “嗖”一声劲风,张金亮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飞刀,也钉入了最后一个鬼子的咽喉。

    只用了不到七八秒钟,五个鬼子已经全部被两人联手干掉了。

    “这位兄弟真是好身手!”草上飞赞叹了一句。

    “你也不赖,枪法如神啊。”张金亮也对他伸了伸大拇指。

    “砰!”枪又响了,一颗子弹扑的打在两人脚边。

    草上飞敏捷的一矮身子,背靠大树躲了起来。

    张金亮一个前趴扑在了一条掉在地上的步枪上,然后就地十八滚,也靠上了大树。

    “还有五个!”张金亮拉动枪栓,给草上飞通了个气。

    “我知道,不是捡兔子去了嘛。”草上飞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从腰里拽出一颗手榴弹,一扯弦,甩手扔了过去。

    张金亮急忙低头,生怕弹片误伤到自己。

    草上飞却一转身从树后站了出来,两把机头张的大大的驳壳枪指住了对面。

    “没有爆炸?”几个趴在地上的日本兵一边抬起头一边庆幸。

    “啪啪啪啪啪啪。”爆豆一般的枪声连珠响起,五个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了阎王。

    “嘿,屡试不爽,小鬼子真他娘的好骗。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鬼子给我们造”草上飞嘿嘿一笑,跑过去把地上的手榴弹掖在裤腰里,然后开始喜滋滋的捡枪。

    “喂,朋友,就算手榴弹没爆炸也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你太着急了。”张金亮看他瞅也没瞅就把那颗没炸的手榴弹收了起来,急忙好心的提醒道。

    “你说它?”草上飞闷笑着掏出手榴弹在手里掂了掂:“被这家伙糊弄死的小鬼子有差不多一个小队,我扔了它有二三十次了,也没见它炸过一回。”

    “那这颗臭弹臭的可真够彻底的。”张金亮也笑了。

    “哈哈,它要能炸就见鬼了。”草上飞开怀大笑:“这是我拿木头橛子削的,专蒙鬼子,一蒙一个来。”

    “哈,你够狡猾的。”张金亮这才明白:“怎么你们八路军游击队这么多人才?”

    “哟,你还挺有眼力,怎么看出我是八路军的?”草上飞把五条步枪扎成倚在一边,抬头问道。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张金亮哼哼了一段。

    “呵呵,日本鬼子可是种好东西,又送枪又送子弹,好的时候还有吃的。”草上飞点点头,举起手里的野兔晃了晃,灿然一笑:“兄弟,你身手不错,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都说燕赵出豪杰,果不其然,这些日子我可真见了不少好汉啊,本以为只有张家镖局的人是高手,想不到**队伍里也有这等厉害角色。”

    “我姓张,叫张金亮,我就是张镖局家的人,后来当了兵。”张金亮苦笑一声。

    “吆,幸会。”草上飞一愣,急忙抱抱拳:“草上飞,原来是江湖上跑单帮的,现在留在八路军的游击队里混口饭吃,哦对了,张家镖局有个年轻人叫张武你认识吗?”

    “那是我三弟!”张金亮一笑。

    “那就说的通了。”草上飞点头:“我曾和他见过一面,也比试了一下,他不错,不管是枪法还是手上功夫,都硬的很。”

    “武子虽然比我小几岁,但他现在的功夫绝对在我之上。”张金亮对草上飞的话挺赞同:“这些年,他真的很刻苦。”

    “是嘛,我看你也不赖呢,要不然咱俩比试比试?”草上飞是个武痴,一见到会功夫的就手痒痒。

    “改天吧,以后有机会再说,都在这一带打鬼子,我们迟早还有再见面的时候。”张金亮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我得马上走,还有要紧的事呢。”

    “奔哪儿?回张家还是找队伍?”草上飞随口一问。

    “找队伍,打了败仗,没脸回家。”张金亮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要找到我们团座和我大哥,重整队伍继续打鬼子。”

    “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草上飞犹豫了一下,又叹息了一声:“根据八路军游击队的情报人员讲,你们**的二营同样被鬼子伏击,几乎全军尽没,齐豹子的警卫连也打光了。”

    “那有没有三营的消息?”张金亮心里一沉。

    “有,你们的三营一直驻扎在小王庄,不知道为什么,没动过窝儿。”草上飞点点头:“总之有些不太正常。”

    “我得去看看!”张金亮握紧了步枪,下了决心。

    ~~~~~~~~~~~~~~~~~~分割线~~~~~~~~~~~~~~~

    天刚蒙蒙亮,大地还没有苏醒,一切都沉浸在寂静当中,张家镖局上下也一片安宁,镖师们还未起来早练,只有大门打开了。

    看门的七爷年纪大了,觉少,他早早的爬起来扛着个扫帚就开始打扫门前的那块空地。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赵老七疑惑的停下了手抬起头,他怎么听这阵马蹄怎么觉得耳熟。

    一匹白马从地平线窜了出来,向这边疾驰。

    “天佑,我的儿。”赵老七猛然醒悟,一把扔下了扫帚迎了上去。

    转眼之间白马已到近前,马上正是赵天佑,一身的血污,衣衫褴褛。

    那匹白马喘着粗气,四只马蹄子都湿答答的,显然是跑了很远的路。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打了败仗了?金亮红亮呢?其他人呢?”赵老七一把扶住了下马的赵天佑,脸上又是心疼又是着急:“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还弄的这么狼狈?”

    “爹找我师傅,撞钟救人。”赵天佑强撑着精神,断断续续的对赵老七说道。

    七爷心中一惊

    一刻钟后,一阵浑厚的钟声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