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五章————齐狼被捕

    第一百零五章—齐狼被捕

    “豹子哥,今天我……洗澡的时候,好像有人偷看。【】”秦玉香依偎在齐豹子的肩膀上,思前想后还是跟他说了下午发生的事。

    “不能吧!”齐豹子一边擦着手枪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你确定吗?是谁?”

    “我没看清!”秦玉香想了想:“我只是听到了后窗那里有响动,小七他们过去的时候那里有几块砖头,我就想是不是……”

    “别瞎猜了!”齐豹子把枪收好,转过头笑了笑:“说不定是有人路过那里不小心被砖拌倒了!”

    “我觉得齐狼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你难道没有发觉吗?”秦玉香抬起了头。

    “也许吧,我没太注意。”齐豹子挠挠头:“他现在十七八岁的年纪,也长大了,回头我跟爹说说,让爹给他找一门亲事就是了!”

    “好吧。”秦玉香答应一声。

    “睡觉吧,别胡思乱想了。”齐豹子笑笑,抚摸了一下她柔顺的长发:“有我在,他不敢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的!”

    “嗯!”秦玉香顺从的点点!

    齐狼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又遇到了齐豹子和秦玉香,美人的那一份妩媚撩拨着他的心弦,齐狼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回屋了,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只是如此极品,让他没办法铺心痒难耐,想想那美人现在可能正在和齐豹子**,一股嫉妒和欲火交替着在胸膛中翻腾。【】

    “妈的,不行,老子得找个地方去去火。”齐狼一骨碌从床上翻身坐起来,转身就出了屋门。

    带着两个卫兵,齐狼纵马来到了县城,路不算远,当然也算不上近,但像他这种好色之徒,一旦有了那种心思,再远也忍不住要去。

    怡红院,一个很没什么新意的名字,也就是镇上唯一的一家妓院,齐狼是这里的常客,他对这儿熟门熟路,门口的小厮是认识他的,三个人一下马立刻就有人把马缰绳接了过去。

    “你们去随便找个姑娘玩儿吧,明天早上老子结账。”齐狼大方的一挥手,然后笑容满面的走向了迎过来的老鸨。

    “多谢三少爷。”两个兵嘻嘻哈哈的点着头走了,他俩是齐家大院的人,比齐狼大不了几岁,从小一块儿厮混着玩儿大的,对这儿也是熟门熟路。

    “唉吆,齐少爷,你可有日子没来了,我都想死你啦!”那个大约三十多岁,非常美艳的老鸨子脸上带着职业杏的笑容,用甜的发腻的嗓音撒着娇,丰满的胸脯在齐狼胳膊上一阵猛蹭。

    “啊!军务繁忙,军务繁忙啊!”齐狼胯下已经支起了帐篷,但还是强忍着说道,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已经当了军官。

    “是,人家都听说了,齐爷现在威风的不行,手底下管着好几百人呢。”老鸨子用手帕掩着樱桃小口一阵轻笑:“三少爷,以后我们这儿要是有什么事儿,您可得多照应点。”

    “好说,好说!”齐狼点点头:“不过结账的时候,你得少要我几块大洋。”

    “看你说的,齐少爷大家大业的,我就是让你也不能少给呀!”老鸨子抡起粉拳轻轻的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嗔怪的说道。

    “哈哈哈!”齐狼被这一记马屁拍的很舒坦,心里那阵火也越烧越旺,他舔了舔嘴唇,揉搓着老鸨子的胸脯说道:“三娘,我那小月儿,这会儿没客人吧?”

    “没有,没有!”老鸨子把齐狼作怪的手从自己衣领抽了出来,然后轻轻推了他一下:“快去吧,给你留着呢!”

    “嗯!不错,不错。”齐狼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整了整裤子,掩饰一下那高高的凸起,然后三步并做两步往后走去。

    老鸨子贺三娘整了整衣服,往柜台那边一看,使了个眼色,柜台后面的一个龟公点点头,转身出了妓院。

    齐狼把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压在身下驰骋着,他咬着牙玩着命的冲刺,脑子里想着自己的大嫂,把自己心里对秦玉香的不满和**通通发泄在了这个年轻的女人身上。

    “嘭!”一声巨响,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了。

    齐狼大吃一惊,快速地从女人身上翻下来,抬头往门口看去。

    几个男人站在门口,同样的打扮,黑布鞋,黄裤子,黑色的布衫,一人手里还提着一把手枪。

    女人尖叫着扯过身边的一条薄被盖在了自己**着的身上。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知不知道我是谁?”齐狼强装镇定,手慢慢的往床头的枪摸去。

    “齐少爷,我劝你还是别做傻事儿。”架着一副黑墨镜的领头汉子用手枪点了点他:“我们五颗短枪,你就一颗,还没拿在手里,你觉得你弄得赢我们吗?”

    齐狼咬咬牙,沮丧的把手缩了回来。

    “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汉子满意的一笑:“齐少爷,穿上衣服跟我们走一趟吧。”

    “走一趟没问题,但是你们得让我知道去哪儿吧!”齐狼虽然腿抖的厉害,但是嘴上还在装硬汉。

    “皇军的宪兵队!”领头的黑衣汉子一笑。

    齐狼目瞪口呆,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几个便衣推搡着齐狼往怡红院外面走,齐狼走的一步一个踉跄,他偷眼往四周观看,期望自己带来的那两个兵能发现自己被捕,然后去报个信。

    但结果让他失望了,那两个兵并没有于大堂。

    老鸨子凑了过来,当然,这次不是冲齐狼凑了过来,而是冲着那几个便衣队。

    “三娘,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那个领头的便衣上下扫一下老鸨子惹火的身材,一脸胤笑。

    “哎呀,人家只不过是按照皇军的嘱托,报了个信而已,真正立功的是你们。”老鸨子笑的胸脯一阵乱颤。

    齐狼一阵咬牙切齿,以前他觉得这个老鸨子笑的花枝乱颤的很美艳,但这会儿,他恨不得一枪打爆她的头。

    “立功的是我们,赚钱的还是你。”领头汉子嘿嘿一笑:“弟兄们得了赏钱,还不是大半都给你送来。”

    “我又不白要你们的!”贺三娘丢过来一个嗔怪的眼神……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