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美人的诱惑

    第一百零四章—美人的诱惑

    “你白先生虽然讲义气,但是不讲规矩。http://www.uuk.la

    www.uuk.la”山本冷哼一声:“你们中国自古讲究的就是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怎么?你没听说过?”

    “妈的!”小白龙愣愣神,随后苦笑一下:“你小子还真是个中国通,罢了,我不能让你笑话,今天不杀你了,回去告诉你们的指挥官,我小白龙早晚要跟你们一战。”

    “我一定会转告他的。”山本冷然一点头,转身就向外走。

    “慢着,你可以走,他得留下。”小白龙慢条斯理地用手枪点了点那个翻译官。

    “什么?你……”山本一惊。

    “你是使者,他不是,他的身份是中国人。”小白龙眯起了眼:“在我们中国,这叫叛徒,我得给中国人清理门户。”

    “你会后悔的。”山本恨恨的一咬牙,自己带上眼罩跟着一个土匪转身离去。

    “不是,山本先生,你别走,别留下我呀,我对皇军是忠心耿耿的,山本先生,山……”那个翻译官吓了个半死,急忙表示着自己的忠心,企求自己的主子别抛下自己。

    但是山本并未回头。

    “忠心耿耿?哈哈。”小白龙大笑。

    “白……白爷,我也被日本人逼的,不得已啊,白爷……白爷。”翻译官一看情况不妙,急忙改口哀求。

    “去你娘的,什么东西。”小白龙不屑的啐了一口:“来人,拉出去活剐了,老子最恨叛徒!”

    “是!”两个手下齐声答应,上来一脚踢倒那个竹竿一样的汉奸就押了下去。

    “吩咐下去,让弟兄们把所有的刀磨快,把所有火器的子弹上足,我们要打大仗了。”小白龙叹口气。

    “是,当家的!”一个手下领命而去。

    ~~~~~~~~~~~~~~~~~~分割线~~~~~~~~~~~~~~

    齐狼斜叼着个烟卷,哼着小曲进了齐家大院,齐家大院现在没几个兵了,除了数个必要的护卫,大批的士兵都转移到其他的驻地。

    在齐豹子等人的努力下,51团现在已经招募了五百余人,初具规模,原来侦察连跟他回来的那些人都是素质很高的老兵,这些人被分散到基层带兵,经过了训练,新兵们也都有了一定的战斗力。

    张金亮被任命为了一营长,张红亮被任命为二营长,齐狼为三营长,本来三营长的职务齐豹子想给赵天佑,但齐狼在团部大吵大闹,连哭带喊,再加上齐财主的横加干涉,齐豹子只好无奈妥协。

    赵天佑当上了警卫连的连长,齐豹子不想亏待他,也不能亏待他,当年齐豹子十岁的时候有一次不慎落水,是正巧路过的赵天佑把他捞了上来救了他一命。

    张家兄弟和赵天佑虽然没有当过军官,但在镖局的时候外出押镖都是带过队的,所以带起兵来并没有显得太生疏,再加上三个人都是讲究人,责任心强,所以干的都有声有色,但是齐狼不行,他就是个声色犬马之徒,别的人都还在训练,他却扔下部队偷偷跑回齐家大院准备吃饭睡觉了。

    齐狼住在后院,齐家的人都住在后院,前院是那些家丁下人们住的地方,齐狼刚刚穿过前后院相接的月亮门,两个小丫头抬着一个大木桶迎面走了过来。

    “这是干啥呢?”齐狼好奇地问道。

    “三少爷回来了。”其中一个小丫头急忙一笑:“我们两个去抬水,大少奶奶说要洗澡。”

    “洗……洗澡!”齐狼一愣,眼前浮现出了秦玉香那笑颜如花的容貌,等他反应过来,两个小丫头已经抬着木桶走远了。

    “妈的,吃不到肉,老子闻闻肉味儿也好!”齐狼胤邪的一笑,转身往齐豹子和秦玉香的卧室而去。

    齐豹子他们的房间和他自己的房间布局没什么两样,关于这点从小在齐家大院长大的齐狼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卧室那一间很窄小,再加上有床,在那儿洗澡是不可能的,但外厅倒是相对宽松。

    打定了主意的齐狼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齐豹子他们卧房的后面,后窗开的略高,对于齐狼这个一般般的个头来说,偷窥显得有些吃力。

    屋里已经传来了倒水的声音,齐狼忍不住了,他偷偷的旁边花坛上扒下几块大青砖垫在了脚下。

    屋里的情况尽收他的眼底,齐狼的眼珠子差点努了出来,脱得一丝不挂的秦玉香正抬起修长的大腿迈进那个大大的澡盆,如同凝脂般的肌肤让他一阵眩晕,再看看那如花似玉的容貌,因为热水的原因而微微泛红……齐狼心中一阵悸动,他觉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听得齐狼眼眶子一跳一跳的,他压抑着心中的欲火,竭力掌握着平衡使自己立在那几块青砖上。

    屋里的秦玉香仍然毫无所觉,她拿起一块儿香胰子,然后换了个姿势,开始在身上涂抹。

    “嘶……”齐狼倒吸一口凉气,心脏猛然一跳,从这个角度,他看的比刚才更为真切更为清楚了,那挂着水珠的雪白的肌肤,重重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齐狼眼睛舍不得离开屋里,两条腿却微微叉开了一些,不叉开不行,裤裆已经涨的难受了!

    但他看的实在太过入迷,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他站的不是平地,而是几块算不上平稳的大砖头。

    于是齐狼顺理成章的踩空了,虽然并不算太高,但他苦于没有丝毫的防备,砖垛失去了平衡,齐狼身子一歪便砸在了地上,疼的捂着脚脖子直抽气。

    “谁?谁在那儿?”屋里的秦玉香听到了窗外的异动,警觉的喊道。

    齐狼屏住呼吸,使劲的揉着自己的脚。

    “到底是谁?”秦玉香一阵心慌,扯起旁边的一条大浴巾便裹在了身上。

    “小嫂子,出什么事了?”门口处传来一声询问,那是齐豹子留在家里的亲兵。

    “谁也别进来!”秦玉香急忙答声:“我刚才听到后窗有动静,你们快去看看。”

    “是,我们这就去!”两个亲兵答应一声,快速的往后跑来。

    “该死的。”齐狼坐在地上听的真切,吓得一骨碌爬起来要跑,刚迈出两步,脚脖子一阵钻心的疼,险些再次栽倒,听听越来越近的跑动声,齐狼咬着牙一瘸一拐的钻进了花坛里……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