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八章————还是叫你草上飞吧

    第九十八章—还是叫你草上飞吧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李队长看着王文龙在发呆,心里窝火。

    “枪……枪……”王文龙指着李队长手里的南部十四式,两眼冒光。

    “关你鸟事?”李队长一把把枪掖进了裤腰:“快去。”

    “你说过,有了枪第一个就发给我的。”王文龙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说过吗?没有吧!”李队长翻翻白眼,矢口否认。

    “你咋说话不算话呢?”王文龙跳了起来想咬人:“就是救人的那天,你亲口说的。”

    “好吧!好吧!给你一把。”李队长想了想,掏出自己的撸子递给了他:“我告诉你,小子,你非这会儿要,以后不要后悔,赶紧去给我找鸡蛋!”

    “傻子才后悔呢!”王文龙把枪收好,颠颠的又跑了。

    “发达了!发达了!”李队长摸出南部十四式,又爱惜的擦了擦,边嘟囔边往外走,一不小心撞在了门框上。

    “他……”草上飞一脸蒙圈。

    “他是让枪给憋坏了!”张宝先苦笑着摇摇头:“你搬开了压在他心里的石头,他能不高兴么。”

    “这不算什么的!”草上飞一笑。

    “那是你。”张宝先坐下来帮他查看了一下伤口:“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要是那样的话,小鬼子别说进关了,连东北他们都打不下来!”

    “东北本来就不应该丢。”草上飞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

    “你应该是东北军的老兵吧?”张宝先帮他把绷带重新绑好:“听你的口音是东北人。”

    “老兵?算是吧!”草上飞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我爹是长白山老林子里的猎户,我和哥哥从小就跟他学打枪,后来日子穷的过不下去了,就上山当了绺子,再后来就投了张大帅,承蒙大帅的赏识,让咱给他当个护卫,待咱算是不薄,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好好跟着他干,可谁成想大帅又被小日本给炸死了,也没啥,就报仇呗,后来九一八事变,当时真的是想好好的跟他们干一仗的,可少帅不让,让我们往关内撤,我就恼了,离开了东北军,提着自己的枪去找日本人拼命,那次我杀了二十多个鬼子,肩膀也挨了一枪,让他们给拿住了,后来在一次挪窝的时候,被抗联的一个新三连碰巧救了,他们让我干抗联,我没答应,伤好了之后就干了杀手。”

    “其实你应该留在抗联的。”张宝先叹口气:“像你这样的一身好本事,不抗日有些可惜了。”

    “你是在拉拢我吗?”草上飞淡然一笑。

    “就看你应不应了!”宝先呵呵一笑:“以你的身手和枪法,哪支部队都会眼馋的,再说了,国家兴亡,匹夫有羽,你是个英雄,若是上了战场,保证能让鬼子闻风丧胆。”

    “**两次救我,按说你们的邀请我不该拒绝。”草上飞沉默了一下,又叹口气:“可是……”

    “有什么难处?”宝先一愣:“你又没什么牵绊。”

    “牵绊倒是没有,你不知道,我曾经发过一个誓言。”草上飞尴尬的挠挠头:“当年东北军不战而退,把东北几千万百姓扔给了日本人,我心灰意冷,愤而发誓,今生永远不再进入军队。”

    “可是军队和军队不一样!”张宝先摊摊手:“八路军,又或者抗联,这都是真心打鬼子的部队。”

    “这我当然知道,可是誓言就是誓言,不好违背!”草上飞叹口气。

    两个人都沉默了,草上飞很无奈,宝先心里则是无比的惋惜。

    “哎?我倒是有个招,不知道你肯不肯!”张宝先忽然眼前一亮。

    “说说!”草上飞也来了兴趣。

    “你不是职业杀手吗?我们八路军花钱雇你怎么样?”张宝先嘿嘿一乐:“就雇你去杀日本人。”

    “这……这和参加八路军有什么区别?当兵不就是拿着军饷上阵杀敌么。”草上飞也乐了:“你这不是偷换概念吗?”

    “不一样的!”宝先摆摆手:“我们的八路军战士没有军饷,只有很少的津贴而已,说雇佣你,就是雇佣你,只不过我们八路军很穷,你开价别太高就是了。”

    “你们的兵都没有军饷?”草上飞呆住了。

    “没有,我们的**的战士都不是为了钱才当兵的!”宝先的脸色变得很庄重:“我们是为了信仰,拯救全人类的信仰!”

    “好,我接受你们的雇佣!”草上飞一脸的敬佩:“佣金看着给,我也不差那俩钱儿,这么多年我赚的钱也够花的了!”

    “欢迎你,不穿军装的战士!”张宝先伸出了手:“有了你,这个武工队早晚能成为正规部队!”

    “不敢当!”草上飞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我尽力而为!”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宝先突然想起来:“以后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总不能老是叫你草上飞吧。”

    “草上飞是江湖上的朋友们给我的雅号,挺好听,也挺顺口的。”草上飞有些尴尬:“你们就这么叫吧,我爹给我取的名字实在是……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

    “这话说的可不对。”张宝先皱起了眉头:“咱们中国讲究百善孝为先,就算爹娘给起的名字再不好听,咱也不能嫌弃不是!”

    “也不是嫌弃,小的时候也叫了那么多年,可是现在……现在不合适了!”草上飞纠结起来。

    “看你也是个英雄好汉,怎么这会儿变得婆婆妈妈的?”张宝先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快点儿说吧,咱们部队有规定,只能叫名字,不能叫外号,还有什么名字合适不合适的?”

    “这是什么鸟规定?”草上飞急了:“再说了,我也没加入你们八路军。”

    “连真实姓名都不肯透露给我们,看来,你还是把我们当外人,不当朋友啊!”张宝先把脸一沉,佯装生气,开了个激将法。

    “我……”草上飞一咧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别往外说。”

    “行!”宝先点头答应。

    “我爹有两个儿子,我排行第二。”草上飞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我爹娘吧,都没什么文化,生完孩子就随便取个名,我哥叫大狗子,我……我……”

    “你就叫二……二……哎呀,我去!”宝先话说到一半,忽然尴尬地打住了,呆了半晌,这才憨笑一声:“还是……还是叫你草上飞吧!”。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