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九章————拦路虎

    第八十九章—拦路虎

    人有勤奋和懒惰之分,但究其原因,只是所处的环境不同罢了。

    一个原本勤奋的人,若他的生活富足,天天无事可做,久而久之,也会产生惰杏。

    相反,若一个人因环境所迫,不得不整日劳动,时间长了,他同样就会变得勤奋。

    归根结底,压力罢了。

    张武绝对是有压力的,作为一个儿子,他父仇未报,作为一个有血杏的中国青年,日寇来袭。

    他知道自己早晚会上战场,而在战场上留下自己杏命并能多杀敌人的唯一办法就是练好自己的本领。

    手上功夫是张家镖局看家吃饭的本事,但打枪的话,张武还不敢说自己是出类拔萃的,所以他苦练。

    打靶只是一个基础,到战场上,小鬼子不可能站在那儿不动等着你打,所以好几年以前张武就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好办法,那就是打猎。

    衡水一带野兔子非常多,偶尔也能趟出野鸡,这些都是现成的移动靶,骑马打猎,这绝对是一个好主意。

    十三响的弟兄们自然非常赞同,都是年轻人,这个既可以练枪又能玩的主意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张武的训练是最刻苦的,所以付出就会有回报,不管是武功还是枪法,他的进步也是最大的。

    这天天气不错,十几个小弟兄又聚在了一起,风很小,利于发挥,整整一个上午,张武和张恒千的收获是最大的,张武是为了练枪,而张恒千是为了给家里弄些肉食。

    看看日头,已经到了正午,兄弟几个叫醒了躲在树荫下睡着的张庸,一群人打道回府。

    选择的猎场距离村子有三十多里地,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正走着,忽然在一片树林旁边被一人一马拦住了。

    “朋友,为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十二响张忠超打马上前问道。

    “你们这群人里有个叫张武的吗?”那个男人冷声问道。

    “有的。”张忠超点点头:“你是谁?找他有什么事儿?”

    “我要找的张武,可是张家镖局的三少爷。”男人没回答他,自顾的继续说道。

    “没错,我说你到底是谁呀?”张忠超皱起了眉头。

    “哪一个是?自己出来。”汉子不再理会张忠超,扫视了一眼十三响。

    “朋友,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张武打马上前:“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就一句话,要你的命。”汉子的声音仿佛像寒冬里刮过的风,冰冷的刺骨。

    “哗啦!”十三响的弟兄们闻言齐刷刷地掏出手枪,对准了那个汉子。

    “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张武仔细的看了看他:“无冤无仇的,朋友为什么那么大的火气呢?”

    “认识不认识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能给我带来利益。”汉子忽然一笑:“张武,按照我的规矩,让你死个明白,你得罪人了,有人花一千块大洋要买你的人头。”

    “原来你是职业杀手啊,谁雇得你?”张武有些奇怪。

    “为雇主保密是我们的规矩。”汉子摇摇头:“这个我可真不能说,你自己琢磨一下和谁有仇不就完了吗?”

    “齐财主吧?”张武想了想:“我自觉得没得罪过什么人,要非说有,也只有他了。”

    “呵呵!”汉子只是笑。

    “明白了!”张武释然,随后轻蔑的一笑:“你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以理解,不过,这做人做事都要量力而行,你觉得你杀的了我吗?”

    “你也够狂的。”汉子并没有被张武的蔑视而激怒,反而笑了起来:“小伙子,你很对我的脾气,我喜欢,这样吧,你不是不服气吗?我们两个来打个赌怎么样。”

    “怎么玩?你说吧。”张武面无惧色。

    “咱们两个人,一人一把枪,二十发子弹,就进这个林子,没别的规矩,活着的赢,死了的输,咋样?”汉子对着张武下了战书。

    “乐意奉陪。”张武痛快的点了点头,掂出自己的盒子炮,压满了子弹,然后随手把剩下的子弹抛给了旁边的张志远。

    “武子,你还真跟他比呀?”张庸手里拿枪指着汉子,回过头嚷嚷:“我说,咱们这么多枪呢,你发个话,直接把他打成筛子完了。”

    “闭嘴。”张武一皱眉:“以多欺少,那是小人干的活儿,我们张家丢不起这个人。”

    汉子查看了一下枪里的子弹,然后打开保险,抬着头笑道:“你年纪不大,倒是算条汉子,就冲这一点,我不会让你受罪。”

    “那就谢谢了。”张武随意的点点头:“朋友,我腰里还有十把飞刀,用不用放下?”

    “我发现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汉子一愣,随手撩起衣襟拍着自己的镖囊大笑起来:“带着吧,带着吧,不瞒你说,我也爱玩这个。”

    “那就这样,我先进去了,你们在外面等我。”张武一笑,对兄弟们嘱咐了一声,然后从马背上跳下来,转身钻进了树林里。

    “好小子,有胆气。”汉子点点头,从腰里掏出另一把盒子枪挂在了马背上,然后把后背上挂着的一条步骑枪也摘下来挂好,下马跟了进去。

    ……

    “啪!”一声清脆的枪响,随后一阵跑动的脚步声传了出来。

    十三响弟兄们的心都拎到嗓子眼了。

    “啪!”

    “啪!”

    “啪!”

    枪声不断地响起,留在外面的十三响一个个神情紧张,既怕枪响,又盼着枪响。

    两个人都用的盒子炮,虽然听不出来是谁打的枪,只要是枪响,那张武就有一定的危险,或许被打,或许暴露自己的位置。

    但同样的,枪声一响,说明两个人的战斗还在继续,战斗继续就说明两个人都还活着,张武活着当然是好事,但是那个人也活着,这就……又危险了!

    十三响的弟兄们感到一阵无助,兄弟在里面玩命,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这滋味可不好受。

    “不行,我得进去,当初就是武子替我顶罪,现在又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不能再让他为了我去冒险了。”张恒千实在是憋不住了,拔出手枪就要往里闯。

    “你给我站住。”张志远一把拉住他把枪给他下了:“你干什么?你现在进去就是给他添乱,那个人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但武子的本事你心里还没数吗?能和他斗这么长时间,这是个高手,你去了就是送死。”

    “我们总得干点什么吧,难道就这么干等着?”张恒千情绪激动。

    “我们只能等着。”张志远搂住了自己兄弟的肩膀,安慰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