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豹子还乡

    第八十八章—豹子还乡

    齐财主家的三少爷齐狼提着个小竹篮子一晃三摇的往村外走,边走边哼着小曲儿。

    远远的,一行马队开了过来,二十多个骑兵,一个个都挎着枪,后面还跟着一辆带蓬的马车。

    齐狼急忙站到了路边让开道,腆着脸看。

    队伍走到近前,最前面带队的军官一提马缰绳站住了,两眼紧盯着齐狼。

    “军……军爷。”齐狼被军官看的有些发毛。

    “老三?”那个军官试探着问。

    “大……大哥?”齐狼张大了嘴,猛然间认了出来:“哎呀妈呀,真的是你啊,你……你咋回来了呢。”

    “我奉命到咱们这一带来招兵。”齐豹子笑着从马上跳下来:“三弟,怎么样,这些年你还好吧?”

    “挺好,挺好,我活的挺好!”齐狼点头:“大哥,你带了这么些兵回来啊,那马车里是什么?”

    “你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齐豹子拉起了齐狼的手,把他带到了马车前,然后对车里喊道:“玉香,你出来一下,咱到家啦。”

    “哎!”一个脆生生的女音在车蓬里答应了一下,然后门帘就被一条欺霜赛雪的胳膊撩了起来。

    齐狼呆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等美人,以前他觉得县城里那个戏班子里的旦角就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了,可是跟眼前这个女子一比,那个旦角儿就像个村姑。

    “愣啥呢?”齐豹子笑了。

    “真美啊!”齐狼一边发呆一边喃喃着说道,大张的嘴巴似乎流下了口水。

    “哎,老三,嘟囔什么呢,回神了!”齐豹子捅了他一下。

    “啊?”齐狼一激灵,转过头看了看齐豹子。

    “你发什么呆呀!”齐豹子笑骂:“赶紧的,叫嫂子!”

    “嫂子?”齐狼一皱眉。

    “这就是大哥的老婆,不错吧,这次回来,正好让爹给我们把婚事给办了。”齐豹子的脸上写满了满足。

    “不错不错,真水灵!”齐狼点着头,眼里划过一丝胤亵。

    “狼啊,跟谁白话呢?”一声大喊从远处响起。

    齐狼急忙回头,齐豹子也回过了头,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也挎着个竹篮过来了。

    “爹,娘,不孝儿回来了!”齐豹子急忙跑了两步,接过二人,噗通跪在了地上,眼含热泪。

    “豹子?真的是你啊?我的儿,你可回来了,娘黑天白天的都在想你啊!”老太太又惊又喜:“娘听说你们官军在前边和小东洋打的厉害,吓得娘晚上都不敢睡觉了,就怕你出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娘,没事,你儿子命大。”齐豹子呵呵一笑,然后把头转向那个老汉:“爹!”

    “嗯。”那老汉点点头:“出去这些年,在部队混到啥官职了?”

    “中校!”

    “嗯?”

    “中校军衔,中校正团长。”齐豹子恭敬的回答。

    “团长?团长就带这么几个兵回来?”老爷子有些怀疑。

    “爹,我这次回来是来征兵的。”齐豹子急忙解释:“我们的部队打光了,上面提了我的军衔和官职,让我重建部队,爹,在咱们这一带混,我离不开您老的帮助啊。”

    “我看你是回来刮我的地皮的。”老头子冷哼一声。

    “爹,国家兴亡,匹夫有羽,覆巢之下没有完卵啊。”齐豹子咬了咬嘴唇:“您老纵有万贯家财,可要是国家亡了,您的财不也守不住么。”

    “少跟我扯大道理,听不进去!”齐财主把脸一板。

    “唉!”齐豹子的母亲叹了口气:“好了好了,孩子刚到家,有什么话咱们回家慢慢说啊!”

    “哼!”齐财主冷哼一声,自己背着手往村里走去。

    “齐狼,走了!”齐母招呼了一声。

    “嗯?哎,好!”一直在偷眼看着秦玉香的齐狼猛一激灵,急忙上前把马车夫挤到了一边,献媚的说道:“嫂子啊,我带你回家啊,咱家可大了,十里八乡都没几家像咱家那么大的宅子。”

    秦玉香轻轻皱皱眉头,应付了几句就不再答言了,齐狼也不在意,一边撵车一边眼珠子骨碌碌直转,不知在琢磨什么。

    “排……额,营座,咱团长他爹对咱团长咋那样?”一个士兵一边牵着马走一边偷偷的问旁边的军官。

    “咱团长是带来的,不是他亲生的。”那军官也小声的回答。

    “真的假的。”士兵一咧嘴。

    “绝对真的。”军官肯定的点点头:“有次俺们一起喝酒,喝的都有点高,团长他亲口给我说的。”

    “那就怪不得了!”士兵了然:“那营座你说咱团长干嘛还非回来找他帮忙。”

    “互相利用呗。”军官看的很透彻:“没他团长很难起家,把团长拉起来肯定也少不了他的好处,很明显嘛!”

    ……

    “娘,您慢着点。”齐豹子没有上马,搀着自己的老娘慢慢的走着,边走边问道:“娘啊,你和爹还有三弟这是要干嘛去?还有,咋没见二弟?”

    “我们就是给你二弟去上坟啊。”齐母一听齐豹子问,当场一怔,随即眼泪就下来了,她一把撩开了竹篮上盖着的白布,哭道:“老大啊,你还不知道呢,你二弟没啦,今天就是他的祭日啊!”

    “什么?”齐豹子看着篮子里的纸钱和贡品大吃一惊:“娘,怎……怎么会?我二弟他正在壮年,怎么就轻易没了呢?到底怎么了?”

    “你弟他是被人杀的,死的可太惨了。”齐母越哭越痛:“豹子,你得给他报仇啊。”

    “老二让人废了一只眼,脖子上挨了一刀,脑袋跟身子就剩一层皮连着了。”走在二人前面的齐财主也停下脚步回过了身:“齐豹子,你现在当兵当的出息了,咱家这仇,你管不管?”

    “管!”齐豹子喘着粗气:“爹,您告诉我是谁杀我二弟,我豁出这条命也一定灭了他给您老出这口恶气,给咱们家报仇。”

    “那好,杀他的是张家镖局的人。”齐财主点点头:“叫张武,是张家的三少爷。”

    “张家?张武?”齐豹子一愣。

    “怕了?”齐财主盯着他。

    “我管他是谁呢。”齐豹子咬咬牙:“跟咱家作对,我轻饶不了他。”

    “唉!你要早回来几天就好了。”齐财主叹口气:“老子他妈白花了一千大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