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众叛亲离

    第六十六章—众叛亲离

    “你还有脸回来?我们老刘家无论男女都洁身自好,从来就没出过这种事!”刘娇的父亲刘老汉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的女儿,刘娇斜靠在门框上,眼角含泪,楚楚可怜。

    “姐,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武子哥对你多好啊?”妹妹刘霞也指责着自己的姐姐:“你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他经常来看我们,大事小事的没少给我们家帮忙,你太对不起人家了!”

    “刘家和张家的脸都让你一个人给丢尽了。”刘老汉叹口气:“丫头,你是爹从小看着长大的,按说你不是那样的人呢,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爹,妹妹,我对不起你们!”刘娇泪眼婆娑:“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对不起张武哥,对不起所有人。”

    “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刘老汉高高举起了巴掌,却无法狠心落下。

    “爹……”刘娇终于委屈的哭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爹,女儿不孝,给您老人家丢人了,您打吧!”

    “孩子!”刘老汉用颤抖的双手扶起自己哭泣的女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不应该呀!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委屈?”刘娇抹抹眼泪,强忍着悲痛:“爹,您别问了,我……我不委屈……”

    “武子是好孩子啊!”刘老汉叹息一声。

    “我知道,我知道!”刘娇泣不成声:“我对不起他,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

    ~~~~~~~~~~~~~~~~~~~~~~~~~~~~~~~~~~~~~~~~~~~

    “你回来干嘛?怎么不死在外面!”张宝先的父亲,一个目光如炬的教书先生怒火滔天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儿子。

    “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只不过是找个媳妇而已。”张宝先低下了头!

    “你放屁。”张父抄起书桌上的砚台就砸了过来,张宝先偏头躲开,脑袋是没有开花,但砚台里面的残墨却洒了他一头一脸!

    “爹,你这是干嘛呀?”张宝先一脸的狼狈。

    “你还知道你是谁吗?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张父仍然余怒未消:“张家对咱们可有救命之恩啊!你可知道,我们家本来不姓张,六十年前,我爹,也就是你的祖父,他当年是一个无父无母的乞儿,那年冬天风雪交加,他老人家在路边连冻带饿,险些丧命,是张老爷子把他带回了府里,给他将息调养,病养好了以后,你的祖父把自己改姓张,并想做张家的奴仆以报老爷子的救命之恩,张老爷子执意不肯,因为二人年纪相差不多,后来经商定,两人结为了兄弟,张老爷子还特意带我爹回了趟老家,把这件事禀告了当时他还在世的父亲,后来我爹就一直留在了张家,张老爷子任他为自己的侍卫,教他武艺,甚至出钱出力帮他成了家,要不然哪儿来的你我呀!这等大恩大德我们怎能不报?嗯?后来我与你秀良伯父同年出生,在老人的操持下,我二人又拜了把子,而且据我所知你和武子也在两年以前结为兄弟,我们两家三世相交,这等情分,现在就毁在在你这么个畜生手中了!”

    “我知道是我不对!”张宝先低下了头:“爹,我给你丢人了,但是我……我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我看你是色迷心窍!”张父冷哼一声:“你起来,跟我走!”

    “去哪儿?”宝先一愣。

    张父没回答,自顾的走出了屋门,想了想,又回头对着屋里的小儿子说道:“你也一起来!”

    “啊?”宝先的弟弟小刀一愣:“哦,知道了,爹!”

    父子三人来到了偏房里,张父推门而入,这间屋子的光线有些暗,但打扫的却是一尘不染,屋子正中摆着一张方桌,上面供奉着一个牌位。

    “跪下!”张父威严的对两个儿子下了令!

    “噗通!噗通!”张宝先和小刀一起跪下了,他们知道,那牌位是自己祖父的!

    “爹,孩儿不孝,教子无方,违背了您的遗训呐!”张父也跪倒在地,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今天他回来了,当着您老人家的面,我与他断绝父子关系,将他逐出家门,孩儿誓死不违背您的训导。”

    “爹,重了吧!”小刀大惊失色的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哥哥,急忙往前跪爬了两步:“爹,您开恩啊,我哥他只是一时糊涂,他改,您不要做得这么绝呀!”

    “这是你爷爷去世之前的遗训,谁敢违背?”张父怒吼一声:“张家对我们恩重如山,他老人家去世前留下了话,我们家的子孙永远不能做出对不起张家的事,此乃父命,我又能奈何!”

    “没别的办法了吗?”小刀痛哭出声。

    “别无他法!”张父面上虽有不忍之色,但语气坚决。

    “爹,我……我还没有回报您的养育之恩呢!”张宝先从震惊之中回过了神:“爹,别把我逐出家门,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张父回过了身,想了一下,点点头:“也罢,古人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马上和那个女人断绝关系,然后去张家负荆请罪,为父和你一起去,我豁出去这张老脸也帮你把这个情给求下来。”

    “好!我去,我这就……我……”张宝先急忙答应着,话说到一半忽然又卡住了:“爹,我……”

    “怎么?”张父一瞪眼!

    “我不能!”张宝先苦笑一声:“我没法和她断绝关系,我们两个非在一起不可!”

    “哥,你……”小刀着急的看着张宝先:“你别傻了,爹这是给你机会呢!”

    “爹,孩儿不孝!”张宝先重重的对着自己父亲磕了个头!

    “罢了!”张父回过头去,摆摆手:“你是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了,你走吧!”

    “爹,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莫怪孩儿!”张宝先叹口气,重重的在地上又磕了几个头,转头洒泪欲走!

    “哥,你何苦呢!”小刀站起身追了出去。

    “兄弟,我不在家,你一定要帮我把父亲照顾好。”张宝先拍拍弟弟的肩膀,狠心扭头离开了家!

    “唉!”仍然跪在牌位前的张父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