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刘家退婚

    第六十三章—刘家退婚

    “让我们回乡假成亲?”张宝先和刘娇异口同声的惊呼一声,然后尴尬的对视了一眼。

    “有问题?”王教授被他俩的反应吓了一跳!

    刘娇愣了愣神,一脸苦笑的坐下了。

    “不是说去东北么。”张宝先被这个命令弄的有些急眼:“教授,我愿意去东北,我愿意去前线,回乡和刘……回乡这个命令,我不接受,不是不接受,我根本没法接受。”

    “为什么?”王教授一脸的不解:“你们两个是同乡,而且,我看你们平常的关系也很好啊!”

    “您误会了!”张宝先叹口气:“教授,我们两个确实有些关系,但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已经有男人了!”刘娇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举坐皆惊。

    “这……”一向沉稳的王教授也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你才多大呀?”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刘娇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我在老家的时候订婚了!”

    “哦!”王教授了然的点点头!

    “她说的是真的!”张宝先也点点头:“教授,诸位,她的男人是我的兄弟,换句话说,她是我的弟妹,这也是在学校期间我对她多加照顾的原因!”

    “那真是太可惜了。”王教授也叹了口气:“没有人比你们两个更合适这个任务了,在你们家乡那边,我们的地下党组织被敌人破获了,很多同志被杀害,现在我们的地下组织出现了一个断层,大批的药品急需一个中转站才能运到前线,组织上的考虑是你们两个都是当地人,如果你们能回去开一个诊所,那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韩富贵手中的药材也就有了渠道出手!”

    “韩富贵。”张宝先抬了抬眼:“原来他是我们的同志啊。”

    “你认识他?”王教授一笑。

    “嗯!”宝先点头:“他以前运货的时候经常用张家镖局的人,我的结义兄弟是张家镖局的小三少爷,也就是刘娇的……刘娇的未婚夫。”

    “原来如此!”王教授表示明白,他转头看看刘娇,又看看张宝先,叹口气,继续说道:“韩富贵手中有大量的中药材和成品西药,这些都是东北的抗日战场上急缺的,我们抗联的将士们正在和敌人浴血奋战,如果不把这条线接上,那……”

    “……”张宝先和刘娇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无奈!

    ~~~~~~~~~~~~~~~~~~~~~~~~~~~~~~~~~~~~~~~~~~~~~

    “怎么滴?老刘,来看姑爷啊?”七爷一边开门,一边笑呵呵的跟刘娇的父亲打趣着:“武子今天没在家,上十八寨了,你家来坐一会儿,他今天中午能回来。”

    “不是……我……我找张老爷子!”刘老汉一脸的不自然:“他老人家在家吧?”

    “在!”七爷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咋这么不自然呢!”

    “七爷啊,你就别问了!”刘老汉苦笑一声:“家门不幸啊!”

    “走吧,我带你进去。”七爷敏感的觉得他是有事,当下也就不再多说,领着他往老武举的屋走去!

    “退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武举倒茶的手抖了一下,抬起头一脸的不敢置信:“两个孩子闹矛盾了吗?”

    “都怪我家教不严呐!”刘老汉重重的叹了口气:“我那个不孝的女儿,她在外面有人了!”

    “不能吧!”张万升仍然不太相信:“你家闺女我不是没见过,看起来稳稳当当的,不像是那种人呢,她和武子不是一直挺好的吗?听说着前些天还通信呢,是不是礼上的问题,关着金亮他岳父的关系,我叫你一声贤侄,贤侄啊,你要是有什么别的事就说,别糟践孩子呀!”

    “这都是真的。”刘老汉一脸的沮丧:“老叔,是我对不起你们家,对不起武子啊!”

    “看来,这回我们张家要丢脸了。”张万升一声冷笑:“罢了,强扭的瓜不甜,随他去吧!”

    “不!不!不!”刘老汉急忙站起身摆手:“叔,我今天什么都没带,我空着手来的,您老下个贴子,你们张家这边提出退婚吧!”

    “你什么意思?糊弄谁呢?”张秀山一脸的气愤:“明眼人谁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儿啊?”

    “就是,遮遮掩掩有什么意思?”张秀忠也是一脸愤怒:“你是想给我们留面子,还是想自己找个面子?”

    “你们两个别说了,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张秀石皱着眉头叹口气:“我说他二叔,你先回吧!”

    “哎,成!”刘老汉答应一声,一脸惭愧地摇摇头,转身出了屋子!

    “这样也好。”张秀山看他出去,忍不住哼了一声:“哼哼,也好,现在还不算晚,要是等过了门再闹出什么事儿来,那丢人丢的更大!”

    “行了你,别说了!”张秀石瞪了他一眼:“看这意思武子还不知道这事,还是想想怎么跟他说吧!”

    “唉……”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

    “弄死他,王八蛋!”张恒千气得咬牙切齿,重重的把一个酒瓶子砸在了地上:“呸!我怎么会和这种人是兄弟,还拜了把子,丢人呐,他别回来,回来我就打死他,天下女人那么多,你他妈搞谁不行!非得……我非弄死他不行!”

    “算了吧!”张武仰头灌下一杯辛辣的老白干:“都是自己兄弟,咱们两个是拜把子兄弟,你跟他不也是一样吗?别为了我去干他,最后坏了兄弟情份!”

    “拉倒吧!”张恒千不屑的撇撇嘴嘴,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我认你,至于他,哼哼哼!”

    “按说我表弟不是这样的人呐!”张九亮挠挠头:“他绝对算是个讲义气的,不应该干出这样的事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