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金山杀马

    第六十一章—金山杀马

    日军金山大队在小路上行进着,像一条蜿蜒的大蛇,通往平山并没有什么大路,金山少佐对这次战斗其实很重视,他特意从机动部队调集了两辆装甲车,但是现在也都趴了窝了,东北暖和的要比内地晚很多,虽然已经是春天,但地上的积雪才刚刚融化,路面上一脚水一脚泥的,战车在小路上走起来直打滑,要不是还有几匹战马在,金山大队的高层恐怕都要步行了。http://www.uuk.la

    www.uuk.la

    连着赶了一夜的路,整个日军部队上下都疲惫不堪,金山少佐骑在马上也直打瞌睡,更别提后面步行的普通士兵了。

    金山少佐骑的是一匹枣红色的高头骏马,身材高大,体态匀称,膘满体肥,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炯炯有神,虽然赶了一夜的路,但这匹马的体力很好,丝毫没见疲惫之态!

    走着走着,这匹战马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一样,两只竹签小耳朵动了动,猛然停下了蹄子!

    “唉吆!”在马背上被摇晃的迷迷糊糊的金山少佐由于惯杏的原因,一下子趴在了马脖子上,要不是反应快,险些就跌到了马下!

    “八嘎压路!”金山直起身子勃然大怒,从鞍子上抽出马鞭,狠狠的甩在了战马的屁股上!

    “嘶昂昂……”战马吃痛,前蹄人立而起,把金山少佐从马屁股掀成了滚地葫芦。

    “该死的!”灰头土脸的金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掏出了腰里地南部十四式,啪的一声打中了马头!

    战马悲鸣一声,硕大的马头喷涌着鲜血,不甘的倒在了地上抽搐着。

    “啪!啪!啪!”余怒未消的金山接连扣动扳机,几颗手枪子弹先后打在了濒临死亡的战马身上,清脆的枪声也传出了好远。

    “砰!”手枪的枪声还未消散,一声步枪被击发的响声又突兀的响起,金山少佐手提南部十四式呆呆的站在原地,头上的军帽掉在了身后,一丝鲜血顺着他的额头留了下来。

    “有敌人!”金山少佐摸了摸被子弹擦破的头皮,爹死娘改嫁一般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砰!砰!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

    一阵杂乱的枪声随后响起,大量子弹呼啸着打了过来,猝不及防的日军被打倒了一片,死伤了有十几个人!

    金山少佐并不是个菜鸟,他被提升到这个职位靠的也不是什么裙带关系,而是在战场上一枪一弹的用战功积累起来的,他的作战经验算得上十分丰富,在敌人的狙击手并一枪没有打爆他的头后,他就把自己的神经提升到极限了,几个就地翻滚之后,金山少佐趴在了一个小土坡后面,打空了手枪剩余的子弹之后,他开始暗暗的观察起来!

    日本兵已经死伤了三十来个,但也仅仅就是这三十来个了,反应过来的日军们纷纷找掩体开枪还击,人数和武器都占着很大优势的日本人很快的扳回了局势。

    那支打埋伏的部队局势很不妙,日本人实在太多了,子弹像下雨一样打过来,没人敢随便把身子伸出掩体,大多都是把枪伸出去盲目的射击,再想打倒日本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只是一个开始,日本人的优势在慢慢的增加,他们的行进队伍是像一条蛇一样一字摆开的,伏击部队打的是蛇头,后面的日军发现前面发生战斗,全部都在自己长官的带领之下扑上前来!

    金山少佐眯起了眼睛,把手枪收回了腰里的皮套,很明显,他们已经胜了。

    果不其然,那支伏击的队伍看到无法取胜,在丢下十几具尸体之后仓惶撤退,金山少佐掏出地图仔细地对照了一下,他们的撤退方向正是平山镇!

    “加速前进!”金山少佐得意洋洋的收起了地图,他已经肯定平山一定是抗联部队的集结地了,爬上了参谋长的战马,金山少佐继续带队前进!

    “他奶奶的,你个蠢货把自己的马给毙了,却害的我走路!”看着自己擦得锃亮的皮靴沾上了黄泥,战马被金山少佐抢走的参谋长暗暗的腹诽!

    ~~~~~~~~~~~~~~~~~~~~~~~~~~~~~~~~~~~~~~~~~~~

    “来了,你们赶快回到各自的岗位,准备指挥战斗!”一直静静的拿着个高倍望远镜站在一片枯黄的玉米地里观察着前方的张秀良忽然出了声!

    “是,总指挥!”

    “是!”

    一营长和二营长同时答应一声低下身子走了!

    “传下去,所有的机枪准备,以我的枪响为信号,别心疼子弹,往人多的地方打,给我玩命地招呼!”张秀良恶狠狠下了命令。

    “瞧好吧您呐!”王铁心咧嘴一笑,一把扑在了身边一挺马克沁机枪上。

    “你确定你会使吗?要不然还是我来吧!”马克沁机枪原来的主人蹲在旁边看得一阵心疼。

    “咱俩换枪使,不让你吃亏,咱不是那不讲究的人!”王铁心从腰里摸出了自己的盒子炮扔在了他的怀里。

    “……”那个机枪手摆弄了一下手里的驳壳枪,又抬头看了看原本属于自己的马克沁,一阵欲哭无泪!

    “不满意咋的?”王铁心挑挑眉毛:“要不然,你当副射手过来给我送弹?”

    “您已经有副射手了!”那名机枪手白了他一眼,硬邦邦的回了一句,然后赌气的不再看他了!

    “革命工作,分工不同,谁打都是一样的嘛!”王铁心嘿嘿一笑,把枪托顶在了肩膀上!

    “要不是来的时候我们团长让我听你们的指挥,我把你的牙给你打下来!”机枪手一阵窝火,心中暗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