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张武入狱

    第五十五章—张武入狱

    “那就走吧!”张万升起身送张武等人出了屋门!

    几人到了院子里,那些警察们都领回了自己的装备,甄于春暗暗冷笑一声,对张武道:“兄弟,得罪了啊!”

    “随意!”张武毫不在意的撇撇嘴!

    “来人啊,铐上!”甄于春洋洋得意的开始发号施令!

    “拷个屁!”甄县长一巴掌拍在了他头上:“武子还能跑啊?要跑早跑了,我怎么养活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废物!”

    “那就不拷了!”甄于春摸摸生疼的后脑勺,心中暗恨!

    ~~~~~~~~~~~~~~~~~~~~~~~~~~~~~~~~~~~~~~~~~~~~~~~~~~~~~~~~~~~~~~~~~~~~~~~~~~~~~~~~~~~~~~

    一行人把张武带回了县城警察局,李局长还算不错,给张武找了个单间,挺宽敞的一件牢房,单间,周围的几间牢房都关押着十来个犯人,只有张武的是个特例!

    张武随意的用稻草铺了铺床铺,然后开始躺在上面发呆,虽然是情愿替自己兄弟来受苦,但进了牢房,心里总归是不大痛快的,对于旁边牢房里那些犯人投过来的好奇目光,张武只当没看见!

    很快,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两个狱警提着晚饭走了进来,开始给所有人分发食物,监狱里两个多小时以来沉闷的气氛终于被狱警的呼喝声打破了!

    张武也站起了身,整整一个下午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把他也闷坏了,开饭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足以引起张武的注意了!

    晚餐很简单,也可以说很寒酸,监狱给一群犯人吃的东西又会好到哪里去呢,每人一块高粱饼子,一碗味道怪怪的菜汤而已。

    张武只是看了一眼那些食物,就又坐回去了,倒不是他假装清高,实在是吃不习惯,张家虽然说不是什么富豪大财主,但日子过得绝对不苦,而这监狱里的伙食,别说跟家里比了,就是连普通的老百姓人都会嫌弃的。

    其他的犯人没这么多的想法,也可能是习惯了,他们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分到自己手中的食物,然后一个个面色奇怪的看着张武!

    张武被他们看得有些不自在,起身把自己那份食物隔着栅栏递给了隔壁的狱友。

    “这……”一个中年人有些意外,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不用客气!”张武淡然一笑:“我中午吃的挺饱,实在是不饿,我看你们应该也不够,别糟蹋了!”

    “那就多谢了。”中年人感激的点点头,接过那块儿高粱饼子,然后回身交给了自己那间监房的一个年轻人手中!

    “我不饿,我吃饱了!”那个小伙子急忙摆手!

    “你还年轻,饭量正大,听话,赶紧吃,这是命令!”中年人的脸色很严肃。

    “……是!”那小伙子只好点点头!

    高粱饼子做的很干硬,年轻人吃的有些费力,张武急忙把那碗菜汤也递了过去。

    “多谢小兄弟!”那个中年人接过去再次道谢!

    “不用客气!”张武一笑:“你这个当大哥的不错,谁跟了你谁有福啊!”

    “当大哥的?”中年人一愣,随即笑了笑,转移开了话题:“小兄弟,我看你年纪轻轻的,也就十四五岁吧,你怎么进来的?”

    “杀人!”张武苦笑一声。

    “杀人?”中年人一愣:“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杀了人?为什么?受欺负了?”

    “差不多吧!”张武点头:“我好朋友的姐姐受了欺负,我这算得上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

    “看你小小的年纪,却一嘴的江湖味儿呀!”中年人打趣的笑了!

    “呵呵!”张武也笑了笑!

    “局长好!”一声问好的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进来,张武听得真切,急忙回到铺子上坐好!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李局长提着一个大食盒子走了进来。

    “李叔!”张武急忙站起身来打招呼!

    “贤侄,让你受委屈了!”李局长掏出一串钥匙,从中捡出一把把张武这间牢门打开,然后把那个食盒子提了进来。

    “没事儿,没事儿!”张武急忙答应:“李叔,你这是……?”

    “给你送点吃的呀!”李局长一脸的笑眯眯:“这监狱容易给犯人做的饭那么难吃,你能吃得下呀?咦?高粱饼子和菜汤呢?没发给你?”

    “给了!”张武尴尬的一笑,指了指隔壁的那些犯人们:“我吃不下去,送给他们了!”

    “哦!”李局长点点头,把食盒的盖打开,从里面端出一只烧鸡,两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还有一瓶老白干白酒!

    “谢谢李叔,我不会喝酒!”张武急忙把东西接过来,放在自己那张“床”上。

    “哦,那就多吃点儿!”李局长点头,把酒瓶子放回食盒:“孩子,叔不敢擅自把你放出去,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没关系,李叔!”张武撕下一条鸡腿塞进嘴里:“已经很感谢您了。”

    “这倒不用客气!”李局长客套着:“贤侄啊,我虽然是警察局长,但你这事儿有点大,毕竟有条人命,是,他是图谋不轨,但是人死大过天啊,就算是他活着,这罪名也不至死不是,你就委屈几天,叔叔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弄出去!”

    “我知道,李叔!”张武点头:“来的时候我爷爷交代过我,到这儿,一切听您的安排!”

    “行,那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就先去了。”李局长站起身:“有什么需要的你就让狱警去告诉我,我都跟他们打好招呼了,没有一个人会为难你的!”

    “谢李叔!”张武起身相送!

    李局长走了,张武坐回床铺上,撕下另一条鸡腿塞进嘴里大嚼起来,眼角余光忽然扫到了隔壁监房里那些目光复杂的犯人们!

    刚才吃了张武一个高粱饼子的那个年轻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吐沫!

    “喏!”张武端起盛着烧鸡的盘子递了过去:“一起吃?”

    所有人都摇头!

    “我真吃不了这么多!”张武再三相让!

    仍然没有人回答他,那个中年人的眉头紧紧的锁着!

    “你们这是怎么了?”张武敏感的察觉到他们看自己的目光里有一丝意味深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