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来自东北的劫匪

    第二十三章—来自东北的劫匪

    “钱,我当然有!”张武从兜里把钱袋掏出来,在手里掂了掂,让里面大洋互相撞击产生的清脆声音传了出来,然后冷笑着说道:“哥们儿,你来拿吧!”

    “我也不多要,二十块大洋就行,我当路费,我还得……”那小伙子果然够憨,没听出张武的话里有气,竟然真的走到马前来拿,但他的手伸到一半就停住了,话也断成两截,因为一把驳壳枪已经顶在了他的额头上。http://www.uuk.la

    www.uuk.la

    “你……我……这……”小伙子呆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还要钱吗?”张武好笑的看着他!

    “要杀就杀,别那么多废话,我王直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算好汉!”小伙子很快冷静下来,脸上虽然有些颓丧,但话说的很硬气。

    “看不出来,你还是条汉子!”张武笑了笑,把枪收回腰里的盒子,然后一偏腿从马上跳下来,笑呵呵的说道:“兄弟,看你的样子是有功夫的,我陪你玩玩,怎么样?我不用枪,就跟你比功夫,你要是能赢了我,我就给你二十块大洋。”

    “此话当真?你说话算不?”那个叫王直的年轻人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武,也难怪他不理解,哪里有放着枪不用非得给人比功夫的,而且输了还心甘情愿的给钱!

    “咱说话算话,一口吐沫一个钉!”张武把枪解下来,挂在马鞍子上,点了点头!

    “那行!你有刀吗?”王直兴奋起来,拿着自己的屠宰刀比划了一下,看来,他对自己身上的功夫还是很有自信的。

    “用不着!”张武摆摆手,挽起了袖子!

    “那我也不用了,咱不能欺负你呀!”王直甩手把自己的屠宰刀扎在了旁边的大树上,然后赤手空拳的跟张武对上了。

    “来吧!”张武对他招招手,对这个淳朴的小伙子,张武是越来越喜欢了。

    “呀……”王直的招式就和他的杏格一样,直来直去,硕大的拳头直捣张武门面,张武不慌不忙,伸手一挡,往旁边轻轻的一拨,卸去了这一拳的力道,然后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子,用力一扯,想把他带倒,但没想到王直的脚下就像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张武暗自吃惊,手把对方的腕子抓劳,然后借力飞身而起,脚尖踢向王直的胸口!

    王直果然如张武所料,身上是有些功夫的,他见张武飞脚而来,抬手就那么硬生生的挡住了,然后趁着张武刚刚落地立足未稳之时,身子微蹲,右腿往前一个扫堂腿袭向张武下三路!

    张武反应极快,脚尖在地上一点便再次飞身而起,然后在半空里伸手擒住王直的肩膀一借力,整个人从他头顶上翻了过去,落地后用另一只手揽住他的脖子,打算一个过肩摔把他扔在地上,没想到王直力气也很大,就那么挺着,张武死活抡不起他来!

    眼看这一招没有奏效,张武只好松开他的脖子,王直欺身而上,两个人肩膀对肩膀较起力来,王直是身材魁梧高大,属于那种身大力不亏的,而张武自幼习武,四肢有力,爆发力也极其惊人,两个人半斤对八两,一时难分胜负。

    较了一会儿力,张武的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滴,而王直也是满头大汗的,他倒不是累的,因为忽然咕咕叫的肚子出卖了他。

    饿的出了虚汗的王直很快就不行了,在张武的连续发力之下,他脚下不稳,忽然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你服不服?”张武一边大口喘息一边问他。

    “没啥说的,输了就是输了!”王直坐在地上,叹口气,并没有耍赖。

    “那你知道不知道后果。”张武肩膀一动,手里多了一把匕首,然后佯装冷着脸问道!

    “你爱咋地咋地!”王直把眼一闭,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够硬!”张武点点头,手指一动,匕首在手中变成了反握,然后高高举起就要往下落。

    “不要啊,别杀我的儿子,英雄啊,求求你了,这孩子他不是坏人呐!”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忽然从林子里跑了出来,扑倒在张武的身边哭喊起来,一边哭一边磕头!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张武吓得一蹦老远!

    “娘啊,你咋跑出来了呢?”王直大吃一惊:“娘啊,儿子没用,连给你买吃的的钱都弄不到,娘啊,你快走吧,我败给人家了,按绺子的规矩,那抢劫失败落到人家手里就得任人宰割。”

    “可你也不是绺子呀!”王直的母亲一边哭,一边说道。

    “那出来抢劫,就算是绺子!娘,儿子不孝,不能再孝顺你了!”王直从地上站起来,噗通一声跪倒在母亲身边,然后重重的磕了个头!

    “不行,不行,你不能死!”王直母亲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连连摇头:“你要是死了,我就跟你一块儿,咱们娘儿俩个死也要死在一起。”

    “娘,你别这样啊!”王直难过的也哭了起来。

    “哎!哎!我说,你们别这样!”张武尴尬的把匕首收了起来,然后上前一步一边扶起那个妇人一边说道:“大娘啊,我跟你儿子闹着玩呢,怎么能说杀就杀呢,不杀。”

    “真的?”王直母亲有些惊喜,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张武!

    “真的!”张武哭笑不得的点点头!

    “哎呀,那多谢恩人了。”妇人大喜过望,不住的给张武磕起了头!

    “哎吆,我的天呀,您老人家可千万别这样,我这么年轻,您这不是折我的寿么!”张武急忙躲开,一边说一边把王直的母亲硬拉了起来!

    “那多谢英雄不杀之恩了。”王直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张武拱拱手!

    “早就看出你不是惯匪了!”张武呵呵一笑:“兄弟,你到底碰到什么难事了?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就能帮到你呢,听你的口音,你是东北人吧?”

    “东北吉林的!”王直叹了口气,把自己遇到的事娓娓道来,把张武听的怒气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