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张武定亲

    第二十二章—张武定亲

    张武骑着一匹大红马驰骋在大路上,马鞍子上还挂着两包点心,随着大红马的跑动一颠一颠的,这两包点心是张武给自己未来老丈人准备的,自从上次张家的人马去十八寨救回了张金亮的未婚妻子刘冬之后,跟着一起去的刘冬弟弟刘春算是开了眼界,回到家以后把张家叔侄跟十八寨土匪大比武的事跟自己的父亲讲的眉飞色舞,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刘春和刘冬的父亲不但明白自己的乘龙快婿有一身好功夫之外,还知道了他有个堂弟,一身武艺同样了得,再加上刘冬也不断地跟父亲说着她这个未来的小叔子长的如何如何俊俏,为人如何如何大气,这说着说着,刘父忽然就想到了自己弟弟家的姑娘,也就是他的侄女。http://www.uuk.la

    www.uuk.la

    刘冬和刘春的堂妹叫刘娇,十二岁,比张武小一岁,虽年纪不大,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要说出嫁的话确实还早点,但找个好小伙子定下亲事却是行了!

    刘父越想越觉得合适,跟刘娇的父亲商量好了以后,他亲自爬上了马背来到张家跟老武举说起了这件事,老武举也很高兴,自己一共三个孙子,大孙子张洪亮已经成家一年多了,二孙子张金亮的婚期也将近,算是板上钉上了钉,唯一剩下的小孙子张武,虽然年岁并不大,但只要是有合适的,老人家也愿意给他定下来,孩子命苦,年纪不大便没了父亲,老人总是想着多给孩子操些心!

    消息送到了张武的母亲吕氏那里,吕氏也挺高兴,自从得知了张武的父亲张秀良出事之后,吕氏一直是悲痛欲绝,因为夫妻两个的关系一直很好,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再加上张秀良出事也太突然,她一时之间难以想开,知道她这样,她的两个侄女,就是张金亮的两个姐姐经常过来陪自己婶婶聊天解闷,张武也不停地宽慰着自己的母亲,好长一段时间,吕氏才接受了这个现实,丈夫已经没了,吕氏就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这个独生的儿子身上了,而现在有这么一个大好事落在儿子身上,吕氏自然十分的赞成!

    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张武在祖父和大伯的陪同下来到了刘家,刘冬的父亲也将弟弟和侄女叫到家里,两家长辈先见了面,看了看对方孩子,都没意见,挺赞成的,两个年轻人长的都挺好,张武虽年纪不大,但为人说话都很稳重,个头也高,长的一表人才,刘家姑娘刘娇落落大方,知书达理,模样长的也好,杏子温柔里带着一股倔强!

    都没意见,张武对刘娇是很满意的,一翻交谈下来,他明白了刘娇虽是个弱女子,却不像寻常女孩子那样羞涩胆怯,而是有股子英气,而刘娇也觉察出张武不似一般男人那般俗气,是个胸有大志的小伙子,也芳心暗许!

    看好事要成,老武举张万升便回家取了定亲的礼,送到了刘娇家,礼金是老人出的,没管吕氏要,张家上下也没意见,老爷子是喜忧参半,喜的当然是张武定亲,忧的是孩子没父亲了,事事都得他这当爷爷的操心,操心倒也没什么,只是……心酸啊!

    刘娇的父亲收了彩礼,跟张家约好当二人长大成人后就完婚,两个情投意合的年轻人的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又过了有两个多月,刘娇托人给张武捎来一封信,约他去家里,说是父亲要请他吃饭,张武欣然打算赴宴,他也非常想见刘娇,跟母亲吕氏说起了这件事,吕氏是明白人,知道不能空着手去,拿出钱买了几包上好的点心给张武带上,这不算礼,只是平常的走动来往罢了!

    张武把自己的大红马牵出来,把母亲给准备好的东西挂在马鞍子上就上路了,张武的心情是挺急迫的,跟刘娇见面虽然只有两次,分开的时间也不算太长,但就是想见她,想早一点见到她,大红马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越跑越快,越跑越欢!

    很快,跑过了一片开阔地,前面是一片森林,张武没让马减速,这一片他很熟,知道林子里的路还算宽阔!

    “站住,掏钱再过!”一声大喝忽然响起,把刚刚纵马进入林子的张武给吓了一跳,一个黑影从一棵大树后面蹿到了路上,提着一条大棒照着张武胯下马的马腿就扫了过来!

    张武的马绝对不是那种傻头傻脑的土马,机灵的很,眼看大棒扫了过来,没等张武招呼,它自己高高的一跃,躲开了突然袭击!

    “吁……”张武收疆勒住了落地的马,然后策马回身,看向那个拦路的人!

    年轻人,岁数不大,也就和自己差不多,但是人家长得更魁梧结实,个子大,肩膀宽,黑黝黝的面庞!

    “你是什么人?怎么敢在这一带劫道?”张武皱着眉头厉声喝道:“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一号人!”

    “爷是刚来你们这儿的!”那年轻人把棒子一扔,撩起上衣从腰里掏出一把屠宰刀,冷笑道:“识相的,赶紧把身上的钱给我放下,我也不难为你,否则的话,哼哼……”

    “打劫劫到我头上来了,有点儿意思!”张武也笑了:“朋友,你听过张家镖局么?”

    “什么张家镖局李家镖局的?”那年轻人满不在乎地摇摇头:“没听说过,也没兴趣,我就认钱,赶紧把钱掏出来,要是没钱的话,把你这匹马给我留下!”

    “朋友,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或者说,你有什么难处?”张武耐心的问道,因为他看这个年轻人虽然话说的挺狠,但明显不是经常拦路抢劫的,那黑黝黝的脸上一股憨憨的气息,显然不是大奸大恶的人!

    “难处?呵呵!”年轻人苦笑了一下:“我说,你算老几呀?我遇到的事连手握四十万大军的少帅张学良都管不了,你难道比他还能耐?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拿钱,这才是正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