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3章 剑舞

    出现在龙霞面前的,竟是一张张血肉模糊的面孔。 其中有峪经与他一起生活过的村民,但更多的,却是他不认识的人!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

    龙霞惊恐万分的后退着,那些人虽是看不清面孔,但声音中却满怀着怨恨与凄厉!

    “枉我当初对你那么好,想不到你竟然会用那天火,把我活活烧死!可恨,真是可恨啊!!”

    “李……李大娘!”

    其中一个浑身宛若焦炭一般的人,好似行尸走肉,一步一步的逼向了龙霞。龙霞止不住的后退,因为害怕,连身子都在不停地打颤……

    “不是我的错……是这个世界的错,是这个世界的错啊!”

    龙霞的面目有些狰狞,就连吼声都变得歇斯底里。可不知怎么的,原本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个理念,却在这一瞬间产生了细微的裂痕!

    “吼……!”

    就在这时,那些人一拥而上,将龙霞团团包围。随即在龙霞的一声惨叫中,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带着冷汗,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在飞鸢鱼跃的客房中。而江峰却如木偶一般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旁边则是手里拿着符纸的邪灵师。

    “刚才的梦,是你的杰作?”

    轩戎元争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看你睡得那么香,所以给你调剂了一场好梦,让你快醒过来。”

    邪灵师的语气依旧淡然,全然无视了轩戎元争那带有愤恨的目光。

    “好了,不逗你了。今日我来,就是为了要提醒你,现在你除了开启天火九日,在封剑塔上杀了几个可有可无的人之外,你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所以摩弗罗大人很生气,命令你带人攻上穹顶末,杀掉龙渊!”

    “是是是,不过我现在人手不够,麻烦你把恶骨和秦义绝他们也叫上吧!”

    轩戎元争不耐烦的一挥手,起身离开了。

    “记住,以你殷墟帝少的身份去,不要忘了你建立飞鸢鱼跃的原因!”

    身后,邪灵师的声音又一次的响了起来。

    “知道了,神烦!”

    轩戎元争不耐烦的呵斥了一声,转眼之间,走出了门外。

    看着轩戎元争离去的背影,邪灵师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

    “进攻穹顶末?”

    夏凡有些震惊的看着轩戎元争,不知他为何突然作下了这番决定。

    “鬼谛先生已经给我下通牒了,短时间内,必须要看到龙渊陨落。虽然龙渊是首屈一指的强者,但我们这么多人齐上,未必就不是他的对手……”

    轩戎元争拍了拍夏凡的肩膀,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为了避免一切意外,我还是准备前往一趟封剑塔,再请一些战力,确保这场征战万无一失。”

    “也好,你去吧……我在穹顶末向西三十里外等你。”

    说完这句话,轩戎元争转身离开了。

    “龙渊前辈一人,对上这么多高手,怕是会吃亏。我必须要在这之前,让第三方战力介入。先通知龙渊前辈,再通知苏楼剑阁,以应不测……”

    想到这里,夏凡右手一抖,电光闪动,化作两只飞鸟,直上长空!

    “嗯,接下来找寻忘尘与步怀真,只要他们两个代表一季云川与封剑塔参战,相信龙霞应该就不会有所怀疑了。”

    想到这里,夏凡马不停蹄,分别赶向两个门派。

    ………………

    冷月寒照,青松佳人独倚,红火自燃,往日昔光,一声声赋篇,自风中荡开,似有别愁盘桓……

    鬓边,有几丝头发,被风儿吹的乱了,拂过她绝美的脸庞,只是她却似乎根本没有注意,默默地站在悬崖的最前方,怔怔地向着远方凝望。

    “终究,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挽风曲轻声叹息,自语了一句:“可为何,却是这最艰难的一步?”

    悬崖边,微光里,那个红衣女子孤单伫立。

    一一的,是什么在深心浮现,原本是温柔的情怀啊,怎么慢慢的,却变成了伤心。

    一下,一下,像看不见的刀锋,在心里深深刺着。

    镂刻在深心的痕迹,原来却是一个人的容颜。

    相思,刻骨……

    她在黑夜无人的时分,在僻静无人的地方,慢慢的,张开双臂,前方,就是无边的黑暗,仿佛天地苍茫。

    风这么急,冲入怀里像是要把人撕扯一般,脚下的黑暗也突然蠢蠢欲动,从不知名处伸出黑暗的手,缠住她的身躯,想把她拉入深渊。

    只是她竟仿佛是痴了一般,只是默默凝望着,风吹着她此刻那么单薄而脆弱的身体,就像是,黑暗中盛开的百合花。

    夜色,深深。

    那莫名的寒,透入了身体的每一分肌肤,只有脑海,只有头脑中忽然炽热,那深深隐藏在深心里的柔情此刻突然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迸发开去,然后凝结成——

    一张容颜。

    “呛啷……”

    一声锐响,在黑夜里突然响起,远远回荡开去。

    白雪剑出鞘,在黑暗里绽放出灿烂光芒。红色的身影随之腾起,在半空中接住白雪剑,凛冽的山风霍然席卷而上,伴着那红色身影,在望月台上,开始了美丽到不可一世的剑舞。

    秋水如长天落下,化做无边银河,在纤纤素手中婉转腾挪,在黑夜里欢畅奔流。时而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眷恋那绝世容颜;时而又散做漫天繁星,闪闪发亮。

    挽风曲就在这望月台上,深深咬住了唇,闭上了眼,身子仿佛随风飘荡,如飘絮,如冷花,舞出了这世间凄美的身姿。

    她化作白色浮光,用尽了所有气力,脸色那般苍白,仿佛还看到淡淡汗珠,可是她竟然还不停下,也许身体倦了,才能忘却所有!

    所以她舞着,舞着,夜色里那道身影,幽幽而美丽……

    “叮!”

    轻轻的一声脆响,白雪剑缓缓的从手中落了下来,那锋锐的剑锋根本无视坚硬的岩石,如刺雪一般,无声无息地刺进了石头之中。

    灿烂而美丽的白色身影,渐渐低伏,黑暗悄悄涌上。

    谁在黑暗中,低低喘息?

    有水珠,轻轻滴下,落在石头上,许是疲累后的汗水?

    她轻轻的喘息着,喘息着,然后慢慢的平静下来,目光抬起,却有淡淡的惘然。

    抬头,望天!

    苍穹无垠……

    夜风吹来,仿佛有淡淡熟悉的味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