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2章 同僚的追杀

    “求求你……杀了我吧!”

    江峰痛苦的跪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龙宇坟墓,他的眼中只有痛苦。

    他明白,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再也回不来了。

    “你以为,死便是解脱吗?”

    “一报还一报,我自释怀……”

    “哈哈哈……”

    听了江峰这番话,殷墟帝少仰天狂笑,抓着江峰的头发,满目狰狞:“实话告诉你,你不但不会死,受伤的身躯也会被修复。你能提刀,能杀人,但你会摧毁过去所保护的一切。就从你的江天学院开始,你栽培的学生,会一个一个的死在你的手里……你能悲伤,也能愤怒,但你却无力挣扎,哈哈哈哈……!”

    说着,殷墟帝少按着江峰的脑袋,狠狠的在地上一磕!刹那间,江峰的眼睛一阵泛白,昏迷了过去。

    ………………

    同一时间,东门先生在林中奔走,想要将殷墟帝少的事情告知苏楼剑阁。可来到半路,却是……

    “东门老头,帝少命我们来杀你!过往虽有情谊,但为了活命,我们也只能得罪了!”

    听到这阴冷的声音,东门连忙回头。却看见昔日的同门,就站在自己的身前不远处,冷冷的看着自己。

    东门先生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不远处的段义,甚至连话都说得不太利索:“你们这般背信忘义的人,难道不怕死后被天煞明王打入地府么?”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东门你又何必顽抗?在生与死之间,道义真的那么重要吗?”

    段义淡然一笑,右手一挥。人影浮动,黑暗中无数殷墟联军之人涌了出来,将东门先生团团围住。

    夜风萧萧,透骨冰凉。

    夜风轻拂,英雄末路!

    “好,好,我东门真是瞎了眼,教出你们这般狼心狗肺之辈。但与虎谋皮,只怕你们,也要付出代价!”

    东门环顾四周,心中忽地悲恨难平,一声长啸,蹂身而起,做最后挣扎,绝不肯束手待毙!

    “今日,我段义,送东门盟主上西天!”

    喝声落,掌掀火涛,焚然瞬至。随之,两人对拼一掌,气震十方烟云,各自震撼!

    “何必急躁。”

    后退了数步,东门先生强压内伤,聚气凝渊,霎取瞬机。

    “气影腾雾!”

    只见东门先生冷喝一声,身形凌空瞬动,化作水雾腾空。随之,水雾凝球,接连轰向段义。却见段义凝气为护,坚体不破,东门先生的水汽在瞬间破碎,四散而飞!

    “哈,中了毒的你,又能剩几成功力?”

    段义冷笑连连,再提悍劲,厉掌惊天。气凝潭渊,倏破无形。随之,四五道劲气自段义的周身爆发而出,却在半空消失无踪,等再次出现的时候,杀机已然逼命而来!

    “轰!”

    东门先生正面接招,再度呕血而退。却见此时,段义聚气凝渊,引动入静,瞬霎取,厉掌逼身。转瞬之间,两人已经游走了十几招。

    “段义凝劲护体,外力难以破之。唯有攻以渊海,膻中,导气入体,内外同时攻入,才能破解他的功体……”

    心念电转,东门先生无形拳腿,对战段义坚硬功体。只见他快腿如电,掌沉似石,步步皆有却敌之威。然而段义根基深湛,盘稳动先,只一回合,东门先生顿时受创!

    掌凝元,取膻中,震渊海,却见段义毫发无伤。却见夺命杀掌,东门先生避之不及,正面中招。随之,受创更添三分!

    “东门,迎接你的失败吧!”

    “明照烬虚!”

    只见段义极招瞬提,东门先生同样将功

    体催至顶峰,强招出手!

    “拨鼎掌!”

    “惊鸿·长气贯日!”

    随之,身形瞬动,风卷残悠,在倏乱的狂风中,双招相遇,轰天一爆!

    “段义,你我同门多年,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却见东门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右指在了段义的腹部,正是渊海所在的位置!

    “这……怎么可能?”

    段义吐出了一口血,急忙盘膝坐地,凝劲护住丹田,阻止真元的流逝。同时,周围的众多高手,也围攻而上,刹那间,东门先生再度陷入了危机之中!

    只见论侠行道三长老姜峰气化百炼,四长老元无极火涛炽烈,辅以数位高手绵密掌势,逼使东门先生无暇他顾!

    拳走游龙,式式翻覆**;掌落飞陨,招招颠倒乾坤,双方甫交手,已战至极端,天地惊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东门先生毒患逐渐攻心,功体逐渐削弱,并且脸色也越加苍白。很显然,已经有气力不济之象了!

    战意、杀机、怒气,无声蔓延,乍然,掌提拳落,姜峰起招铀式,掌气金芒,**辟易,元无极雄掌推山分海,拳荡八荒。刹那间,东门先生的身形,被震退到了崖边。身后,便是万丈深渊,再无退路了!

    “哈哈哈,想我东门,一生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可如今,却是众叛亲离,穷途末路……苍天,既然你要我亡,我便成全你!但是,我自己的生死,只能由我自己决定!”

    随之,在论侠行道以及殷墟联军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东门先生的身形,纵身跃下悬崖。在坠崖的最后一刻,仍旧冷冷嘲笑着崖上的众人,好似在说,机关算计,心机深沉,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随之,在东门先生冷冷的笑容中,他的身形被云海吞没,消失不见了。

    “哎……东门先生一生行侠仗义,如今葬送在这万丈深渊中,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元无极轻声一叹,只是这叹息声中带着几分兔死狐悲。加入这殷墟联军,无疑与虎谋皮,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

    云气缥缈在山间,如温柔的白色丝带,轻轻变幻着。清晨里微带湿润的空气,还有清新凉爽的风儿,越过那一片翠绿的竹林,拂过远处的山头。

    那一片以守静堂为中心的建筑,在晨光中安静地伫立着,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宁静……

    夏凡与冷依置身其中,各自喂招,将步怀真传授的武学和自身武学融会贯通。但就在这时,江随风却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老者跑了过来,心急如焚的说道:“二位,大事不好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