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2章 不要惊动

    “原来他是认得我的。http://www.uuk.la

    www.uuk.la”王思佳擦干眼角的泪水,甜甜笑道。

    一堵墙,两个世界,在外人看来,她是小公主,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父亲和母亲都能够帮忙摘下来。

    可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她却是孤独的,没有人可以聊天,没有朋友,没有闺蜜姐妹淘,一直都一个人过着自己的生活。

    陈曦,这个可爱的男孩儿,或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记住她,只是在路小涵的引荐下,互相交换了信息。

    “那天晚上,那个人是他吧。”王思佳眼神朦胧,思绪回到了三个月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独自跑了出去,为了挣脱家族的枷锁,想要过自己的生活。

    没有处世经验的她,被骗了,身无分文,走在大街上没有人能够认出来,可是王思佳喜欢这样的生活,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但是,美丽是所有人都喜欢的。有人远观不亵玩,有人近看想要占有,于是,快乐的生活了三天,就一伙小流氓看上了。

    她有能力,随时可以击败,绅甚至最快的杀死对方,她所学习的东西都是极为实用和不适用。琴棋书画,擒拿格斗,杀人技巧,她样样精通。

    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无妨,她都是绝佳的女主人,但是这些都是被逼的,她不想学习金融,不想学习音乐,但是却十分精通。

    她有着别人想象不到的天才,一会就回,于是没有任何问题难道她,她十六岁参加了奥林匹克物理学竞赛,得到了金牌,参加全国青少年钢琴大赛得到了一等奖……

    书房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和奖状,这是任何一个父母看到都会欣慰的成绩,所以她成为了公主,并且一直这样下去。

    可是,没有人知道,其实她不喜欢学习其他东西,只是喜欢中医,但是家里面极为反对,因为中医在他们眼中毫无作用。

    于是,一个希望被抹杀,她的生活登时没有了光彩,可是她庆幸,遇到了那一伙儿小流氓,因为被欺负的时候,遇见了他。

    或许他不记得我了,我只是一个弱小的需要被保护的女孩儿,而他是一个大英雄,凭借着一根银针,瞬间让所有人失去了行动能力。

    后来,她知道,那么人不是小混混,都是一流的杀手,伪装成小混混,所以,他救了她,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是英雄和公主的见面方式,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只是她记得他,他却忽视了所有,一片世界,一片光明,谁没有了谁,还是自己。

    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做自己,于是在苏轼的词下面,放着一本张仲景的《伤寒论》。

    熟读了很多中医,她明白自己有病,不是任何药水可以治疗好的,那是一种心病,还需要心药来治疗。

    直到今天,在亲戚的大厦中,扮演了半小时的内衣销售员,遇见了梦中的那个人——陈曦。

    还好,陈曦还记得我。王思佳甜甜笑道,视线透过窗外,望着潺潺的渭河流水。她明白,两个人没有交集,长辈不可能让她出去追求。

    “他今天握住了我的手,帮助我治疗了身体。”王思佳脸色微红,喃喃道,“他真的握住了我的手,很有力,很宽大。”

    噗通!

    只听见渭河一声轻响,王思佳诧异看着窗外,渭河水恢复了平静,然后重新坐在房间里。大大的房间,大大的粉红色的床。

    粉红色,是小公主最喜欢的颜色,所以房间的布置都是按照梦幻的颜色来的,王思佳坐在宽大的窗外,暗道:“他是一名医生,我要是能够做他的助手,岂不是天下间最美妙的事情吗?”

    咔嚓!

    窗户的栓子,自动松开,王思佳忽然全神戒备,她的房子是西京市最古老的建筑之一,有着传统的欧美风格。

    窗户是木头做的,所以很容易打开,但是至今没有人从外面打开过小姐的房间的窗子,因为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控制在严密的监视之下。

    噗通!

    一道身影从窗户爬进来,王思佳拔出床头的剑,刺向了来人,度之快,角度的刁钻,都展现了不错的剑术造诣。

    叮当!

    长剑被人那人稳稳的架住,王思佳刚要惊呼求救,忽然便看到了那人的脸,立刻便闭上了嘴巴。

    熟悉的脸,无数的梦到,就算是化成了灰也认识,于是王思佳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这是惊动的叫声,于是,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小姐!”声音充满了坚决,如果稍有不对劲,立刻冲进来。

    王思佳立刻说道:“在换衣服,不要进来!”

    “使得,小姐。”这是老人的声音,时常守护在小姐的周围,是一名绝世高手。

    苍白的脸色,带血的衣裳,但是眼睛格外明亮,警惕地看着房门外,显然是察觉到了外面的人不好惹,以他现在的状态,不是对手。

    可是看到了女孩儿的面孔,立刻放松了警惕,王思佳,陈曦见过,是一个乖巧的身体稍微虚弱的女孩儿,惹人怜爱。

    看到了女孩儿的面目,陈曦便晕了过去,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便是觉得倒在一团柔软中。

    陈曦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躺在阳光下的草地上,看到了一幕幕的欢乐的场景,在路边的,都是其乐融融的家庭。

    而他,则是孤孤单单的躺在草地上,只能看着,这些人很梦幻,因为不能与之交谈,他想吼叫,却现,置身在牢笼里。

    于是,他开始挣扎,开始咆哮,紧紧地抓着草地,想要征服这大地。忽然面色一冷,意识逐渐清醒过来。

    睁开朦胧的双眼,陈曦愣住了,软玉温香,身下压着脸色通红,眼睛含着愠怒的女孩儿,王思佳两只小手撑着她的身体,阻止陈曦的进攻。

    两人的身体倒在粉红色的床上,身体紧紧地贴身,如同传教士的**姿势,娇艳如花,脸颊如桃花,媚眼如丝,散的淡淡的香味儿,让陈曦的某一个地方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感觉到陈曦的变化,王思佳先是一愣,随即剧烈的挣扎,可是越是挣扎,摩擦越是激烈,**越是强烈。

    陈曦心中极为尴尬,但是想要起身,现体内劲气空空,根本没有力道撑起自己的身体,刚起来,却是又压了下去。

    “对不起。”陈曦只觉得坚硬的地方,进入了某个温软的位置,王思佳惊呼一声,脸色如火,望着陈曦的眼神,布满了水雾。

    王思佳脸色潮红,直觉心跳极度的加,从来没有男人能故如此的靠近他,从来没有男人能够这样压着他。

    偏偏,压着他的男人,她不讨厌,相反,这样的动作,还有着淡淡的窃喜。

    恢复了一力气,陈曦勉强爬起来,离开了温暖的怀抱,倒在旁边,王思佳看着身边的男人,心中忽然生出失落的感觉。

    可是这股失落很快被隐藏,王思佳刚才被压住的时候,浑身无力,凭借着自己的平时实力,十个男人都进不了身,但是在陈曦强烈的男杏气息下,没有了反抗能力。

    “你受伤了?”王思佳好奇问道。

    陈曦头,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王思佳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令百花羞涩的笑容,说道:“我给你带吃的。”

    王思佳舒缓心情,恢复正常,出了房间。

    陈曦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片刻后,王思佳拿着一些烤面包,还有一些蔬菜沙拉,说道:“吃吧。”

    狼吞虎咽,很快就消灭了所有食物,陈曦直视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吃过东西一般,肚子再次叫起来。

    王思佳不好意思道:“我的食量只有这么,万一多了,会被现的。”

    陈曦苦笑道:“女孩儿的食量为什么那么啊。悲剧的人生。”

    王思佳犹豫道:“要不,我再下去,多拿东西,就说今天的胃口不错。”

    陈曦打量着面前有些腼腆的女孩儿,觉其实对方真的很可爱,说话的语气,动作,都充满了一股纯真,如果是真实感觉到自己还在西京市,凭借着周围的装扮,他以为来到了城堡中一名公主的房间。

    他,的确来到了公主的房间,只是没有意识到而已。

    砰砰砰!

    外面传来一个慈爱的声音:“思佳,你还没有睡觉吗?”王思佳脸色剧变。

    “妈,我就这就睡觉了!”王思佳语气有些急促,指着柜子,急忙道,“您也早休息吧。”

    陈曦钻进宽大的衣柜里,被一件件的华丽的衣裳遮蔽住身体。

    房门推开,一名中年美女,微笑进来,见王思佳坐在床上,面带焦急,怜惜道:“还在为今天的事情生气吗?”

    “妈知道你不喜欢雷鸣,但是好歹王家和雷家关系很好,你拒绝的难看,别人会怎么想?”王思佳的母亲笑问道。

    王思佳可怜兮兮道:“妈,我现在真的不想结婚,只是学东西,我还年轻对不对?”

    王思佳的母亲摇头失笑,无奈道:“妈像你这样的年纪,也是不像结婚,当时反抗很激烈,可是最后还不是一样过来了。大家族的女孩儿,要有不一样的道路,想要平凡人的感情,那是很难的。”

    王思佳幽幽道:“我听说妈以前喜欢另外一个人,而不是我爸,对不对?”

    王思佳的母亲脸色微变,眼睛里露出回忆的神色,无奈道:“女人啊,就是要认命,尤其是王家的女人,没有办法。当年妈年轻,什么都不懂,以为爱情就是一切,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你爸真的不错。这才明白,其实人生漫长,爱情只是生活中的缀。”

    王思佳问道:“可是我时常看到您坐在窗台上,看着远方,难道不是想着那个人吗?”

    王思佳的母亲摸着她的脑袋,劝道:“只是想想而已,但是我现在有了家庭,有了你,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所以,妈更不能把我随便嫁了,我还要念书呢。”王思佳笑道,“妈,我跟您商量一件事情。”

    王思佳的母亲诧异道:“思佳何时喜欢跟妈商量事情了,你不是很有逐渐的吗?”

    王思佳腼腆笑道:“妈,我考虑好了,我要念的大学。”

    “什么大学,说来听听,哈佛,还是英国伦敦大学?”

    王思佳小声道:“西京医科大学。”

    王思佳的母亲忽然沉默,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最后叹气道:“女孩儿啊,妈知道你喜欢学医,但是你爸不会同意的。以后你要嫁进豪门,这些东西没有。”

    王思佳反驳道:“难道从小到大,我都不能做喜欢的事情吗?”

    王母无奈道:“可以,但是念大学可是人生大学,马虎不得,所以需要仔细考虑,你不要冲动,好吗?”

    王母与女儿聊了几句,看得出来对王思佳很是疼爱,但是很难在念书上打成妥协,想要让她进入哈弗商学院。

    王母走后,没有多观察周围,而是直接带上了门,来到走廊,淡然道:“待会进入的时候,不要惊动小姐。”

    老人从黑暗中走出来,沉声道:“放心,夫人。”随即隐藏进入黑暗中,像是没有出来过。

    王母走后,王思佳松口气,急忙拉开衣橱的门,陈曦出来,立刻道:“不要让人打扰我,我需要时间复原。”

    盘膝打坐,运转《道家十二段锦》,陈曦吐纳起来,劲气在丹田处,缓缓的滋生,可是十三先生的劲气太过霸道,还残留在体内,使得没运转一次劲气,体内都像是刀割一般。

    忽然脖颈上的玉佩出淡淡的温度,陈曦感觉到有一股精纯的能量在丹田处滋生,开始逐渐地变。态。

    陈曦惊喜的现,丹田处滋生的那股力量非常纯净,比之前的劲气要纯洁很多,好像是被洗刷过一半。

    难道劲气枯竭之后,重新恢复,得到的劲气会好一些?

    陈曦心中暗喜,开始不断的运转心法,劲气从丹田处,在体内的经脉中,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十分钟的时候,便恢复了一般实力。

    如此恐怖的恢复度,如果被人知道,肯定会掉下巴,以为在十三先生的攻击下,还能够活下去就是一种奇迹,但是陈曦不仅活下来,还要感谢十三先生,有了他的刺激,体内的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苏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