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2章 真是绝配

    乌云密布,没有勇亮,窗外一片漆黑。

    苏蓉站在窗前,抬眼往天空望去,接着慢慢下移,直至打量一番天青峰,她才收回视线,转身望向床踏,说道:“你回去睡吧,这里我看着就行了。”

    徐爱谊坐在床旁,时不时的点了下头,正在打嗑睡,可苏蓉这么一说话,脑海似被什么掠过一般,当即清醒起来,冲苏蓉笑了笑,可她心里却想:我才不呢,我一走,你指不定会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徐爱谊瞎想着,双眼慢慢地看向封靖安详的容颜。

    “不愿回去的话,你就在上面睡会儿吧!”苏蓉的目光顺着徐爱谊的目光移去,同样落在封靖安详的容颜上。

    “你不介意?”徐爱谊双目圆瞪,咧开唇角,开玩笑的说道。

    苏蓉不作答,扬着唇角,但却没有笑声。

    “那我可不客气了。”说着徐爱谊起身,抬脚就往床上躺去。

    徐爱谊躺上去后回头瞧苏蓉,见她坐在刚在自己坐的位置上,心无旁骛,目光幽幽,霎时心中多了份玩味儿,倾身向封靖靠去,侧过身子,左手环过他的腰,向他怀里缩了缩,闭上眼,假装睡去。

    苏蓉看着徐爱谊故意的样子,唇角又上了一个弧度,微晃着头,似极了一个年长有智慧的女人。

    可就徐爱谊这么一抱,封靖醒了。

    徐爱谊一抱上去,封靖的意识便去了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山谷,青葱一片,动人心魄,甚是美丽。他循着青翠的小道走去,先是瞧见谷中一棵参天大树,继而是一栋别致的房子,甚是典雅。一番惊讶,心中欢喜之后,他刚迈开步子,虫鸣流水这声充斥双耳,霎时一切变得十分幽静。

    不禁间,这又让封靖从走到右的重新打量了一番山谷。

    封靖一番踌躇后,走进庭院,穿过走廊,远远瞧见小亭处,一个身着轻纱女子坐于古凳上,背对着他轻抚柔丝,看上去娇躯十分动人。当即封靖起了邪念,唇角扬起,心想反正是梦,胡作一番不算事吧,嘿嘿……

    封靖轻步上前,生怕惊扰身前美人。可他一上前,愈看女子婀娜的娇躯,愈觉得眼熟,可却怎么也没想起是谁。直到封靖来到身后,闻着她淡淡的体香,绕着她缓缓转过去,不由得一惊,嘴里嘀咕道:“尊后……云玉……”

    听着封靖的嘀咕声,女子缓缓地转过身来,十分清雅,唇角扬起,似仙女下凡。

    “啊!徐爱谊。”封靖当即叫了起来,接着他还没开始的春梦便结束了,惊醒了。

    “靖哥哥。”听着封靖的那声叫声,苏蓉像触电一般,从座椅上弹起,倾身去察看封靖,“嘻,你醒了。”

    “什么靖哥哥,他是韩天。”徐爱谊的春梦还没有结束,似在继续着,说着呓语。

    “爱谊姐,爱谊姐,你醒醒,醒醒,靖哥哥他醒了,他醒了。”苏蓉拍打着徐爱谊清秀的容颜,话语像呼叫,重复着。

    “呃……”她从春梦中被拉了回来,睁开双眼,但却流露着失落之色。她看着苏蓉看着自己的眼睛,眨了眨眼,可没一会,像触电一般,抬起头来,往封靖帅气的容颜瞧去,猛地她坐了起来,叫道:“韩天,韩天,你醒了。”

    苏蓉没哭,反而平时大大咧咧的徐爱谊哭了,倾身上前,紧紧搂着,空气不能成为第三者。

    “蓉儿。”封靖瞧着身前正冲着他笑的苏蓉,虚弱的叫道,继而略感尴尬的别头去看怀中之人。

    苏蓉抿着嘴,轻嗯了声,顺着封靖的目光也看向徐爱谊。

    “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我还以为你死了。”徐爱谊抚了把泪水,口语不清的说道。

    “不知是谁没良心呢,睡得跟死猪一样,还说梦话,韩天韩天的叫,是哪个男人啊?”封靖眨巴了下眼睛,唇角咧起,刚才的一幕他可记得一清二楚。

    “哼!”徐爱谊推了他一把,嘴一撇,说道,“知道吃醋了?”

    “哎哟!”封靖痛叫一声。

    “靖哥哥,你没事吧!”苏蓉赶忙上前,整理着枕头,询问伤势,“你哪伤着了?”

    “苏蓉,你不用理他,他整个就是装的,刚才还做着春梦呢!”徐爱谊边抹着刚才柔弱的泪水,边嘟着嘴不让苏蓉理睬他。可她的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吗?她只想装得紧张一点罢了,像以前的她。

    “蓉儿,我没事。”封靖冲担心的苏蓉扬了扬唇角,轻声说道。

    “没事就好,你再睡一会儿吧!”苏蓉说着便给他整理枕头,让他躺好。

    “谢谢蓉儿。”

    苏蓉娇好的唇角又扬了扬,轻声说道:“睡吧,我在这看着你。”

    “蓉儿。”

    苏蓉坐在床头上,细手轻抚着封靖的额头,他闭上眼睛去的那一瞬,她的世界安静了。

    她没有打算将封靖醒来的事告诉师父,只要让她的靖哥哥再睡一会儿就好,就这样看着他睡去。

    “诶,睡睡睡,你还睡,睡你个头啊!”徐爱谊见封靖恬不知耻,又将眼睛闭上,当即来火,似自己成了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儿,“都睡三天了,你还睡,睡不死你啊!”说着,徐爱谊伸手便去拉他。

    “徐爱谊,你干吗?”一向乖巧的苏蓉叫喝了起来,不再喊她姐,连名带姓地叫她。

    “我干吗?呵……”徐爱谊甩开抓着封靖的手,冷笑道,“我倒要问你要干吗,三天了,茶饭不思,一直守着他。可他呢?眼睛瞎瞧不见,难道也哑了,他……”

    “徐爱谊。”苏蓉横起脖子叫道,可一瞥眼封靖,心又软了起来,回过头去,撇嘴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请你出去。”

    “呵呵……”徐爱谊来回打量着封靖和苏蓉,一脸冷笑,向后退去,“你们真是绝配,一个周瑜一个黄盖,可不知我是蔡和还是蔡中?好,我是多余的是吧,好,我出去,咽……”徐爱谊像受了重大委屈一般,转身跑出了房门,向楼下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