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7章 让她进去

    显然,刚才的一番镇静和言行恰到好处,挑起了姚倩急躁的心情。这不,她便拉着自己走向楼,要去找封靖。

    “倩姐姐,我们不能去,他正在修养。”

    穿过东城高校的空地,来到西南面封靖住所的楼下,徐爱谊见门口站着李高生,停住脚步,将走在前头的姚倩扯住,说道。

    姚倩抬起头来,往封靖的房间客户望了眼,回头松开徐爱谊的手,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一眼,他没事我就回来。”

    “倩姐姐,别——”徐爱谊伸着手,但却没有上前去拉她的意思,而是唇角微微扬起。

    姚倩远远地看着李高生,向她点了下头,走了过去。

    李高生瞧见她打招呼,同样也点了下头,很是忠厚老实。可当姚倩走前来,正要从身侧楼梯上去,他当即伸手过去,拦住姚倩的去路。

    姚倩侧过头来,看着这个厚唇大耳之人,恳求道:“只是看看,他没事我就下来。”

    “不行。”突地李高生转过头来,说道,“你们两个都不行。”

    “那我偏要上去呢?”姚倩见李高生没有沟通的余地,当即变脸说道。

    “你可以试试。”

    李高生的话音一落,姚倩抓过他的手,反身一扣,抬起脚来就往他小脚踢去。

    “雕虫小技。”

    李高生言毕,丹田运气,抵至手臂,一作劲力,正欲将姚倩弹出,可手端忽地少了人。李高生回头望去,只见姚倩在转角处拐了弯,消失在视线尽头。

    “不好,上当了。”

    李高生突感上当,当即转身进了楼梯,向姚倩追去。

    “不用追了,让她去吧。”

    李高生的脑海忽地出现张凡的声音,当即停住上爬的双脚,双手放在脑门处,说道:“是,师父。”

    言毕,李高生转头往下,与正奔上来的徐爱谊碰了个正着。

    嘿嘿……徐爱谊抬起手来,往楼上指了指,侧过身去,试图从李高生身旁走过。

    一步,两步,李高生看着她从自己身旁走过。可正当徐爱谊高兴着,要往楼上奔去时,他的手往上一伸,当即拉住了徐爱谊的手臂。

    徐爱谊学着姚倩的样子,欲转身将李高生扣住,可怎么都扭转不过他的手臂,只能无奈的被抓着拉下楼去。

    “喂,喂……看你老实巴交的,其实一点都不老实,她凭什么能上去,我为什么不能?喂,你有没有长耳朵啊,放开我,放开我……”徐爱谊被扯着往下走,她的唇没安分的叫喊着。

    李高生将徐爱谊拉到楼下,然后一作力,往楼梯门外一推,任徐爱谊摔倒在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趣味。

    “哼,这样对我,哪天我告诉我爸,非把你腿打断不可……”

    徐爱谊边嘲李高生骂着边拍着身子爬起来,毫无疑问,早上这样被撵出来的事儿发生太多次了,在极其无奈之下,她才去姚倩房间,守在她身旁,希望在她醒来后能帮助自己。

    可结果谁知,她倒是去看情人了,而自己却成了第三者,站在楼下,看着他们作案。

    ……

    “谁?”

    听着里面的声音,姚倩停下拧门把,附耳细听,却什么都没听着。

    “又产生幻觉了吗?”姚倩心里嘀咕了声,抬头往门房打量了一番,再次确定是封靖的房间后,便轻声说道,“封靖,你醒了吗?我是倩儿啊!”

    她不敢肯定封靖是否苏醒,但她肯定里面有人,要不房门不可能反锁着,至于里面是谁,姚倩不知道,所以她只好试着喊封靖的名字,只要里面的人能听到,即使不来开门也至少会回应一声。

    哒哒哒……鞋底与瓷砖碰撞的声音,穿过门缝,从里传了出来,在静谧的走廊里听得一清二楚,霎时姚倩的心静了下来,松了松手把,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似乎正在抓捕罪犯。

    咔,一声,房门被打开,一个玲珑可爱的女孩映进姚倩的双瞳,而女孩水灵的眼睛正盯着姚倩双瞳里的自己。姚倩自然识得这女孩,那不是朱清的女儿朱晴晴还能是谁呢?

    “你好,封靖怎么样了?”姚倩问了声,没等朱晴晴回答同意,推开门扇,侧过身子,便从她身旁穿过。

    “你怎么进来的?”朱晴晴想起楼下的李高生,追上来叫道,可还没等姚倩回答,向床旁坐着的身影叫道,“蓉姐姐。”

    房间不大,门的正对面是一扇落地窗,落地窗外有一个小阳台,可炽热的阳光并未能照进房间,被一张海浪纹的窗帘挡在外面。右面墙上挂着的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海浪纹的窗帘摇摆着,似真的海浪一般,在房间时卷起浪儿。

    窗帘的旁侧是一张单人床,一个小巧玲珑的身躯坐在床沿上,附上那海浪,仿若一个美人儿侧着身子,坐在沙滩上吹着凉风。

    “嘘!”沙滩上的娇美人儿抬起手来,将食指放在唇边,轻噓了声,示意朱晴晴小声点。

    朱晴晴扁扁嘴,不再说话,站到娇人儿身侧,看向正愣愣看着封靖的姚倩。

    娇人儿不是别人,正是封靖的青梅竹马,静美娴雅的苏蓉。她嘘声完后,微抬起头来,瞧了眼姚倩,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身边的人儿,将手去,撩了撩封靖散落在额前的碎发。

    封靖安静地躺在苏蓉的身旁,微闭着眼,模样安详,似在做着美梦儿。

    “可以了,你可以回去了。”

    姚倩一步步走向封靖,来到床沿,谁都没多言,整个房间仅能听到呼呼空调吹着凉风的声音,可她正要伸手去抚封靖遥脸容时,苏蓉忽地开口说道。

    听着这话,姚倩不由一愣,手终没有落在封靖脸上,抬起头来看向这个静美娴雅的女孩,她偷听了自己刚才楼下的话了吗?

    “喂,让你出去没听见啊?”朱晴晴见姚倩没有当即离开的意思,站前一步,再次提醒道。

    她喜欢的人成了谁的男人?自己成了谁的小三?姚倩终绕不过心头的坎,没有多言,她得说话算话,于是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等要关上门的时候,又深情的回望一眼,接着将门轻轻的关上了。

    “这两个女人太不识相了,将靖哥哥害成这样还敢来,哼……”朱晴晴见门关上,在苏蓉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拉过她的玉手,嘟着小嘴数落着姚倩徐爱谊的不是。

    苏蓉扬起唇角,向朱晴晴笑了笑,似姚倩没有来过这屋子一般,目光重新落在昏迷不醒的封靖脸上,久久的看着,仿若一尊雕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