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0章 为我难过

    随着那声响声,克里奇瞥了眼仍蹙着眉的封靖,微微的低下头去。

    “还有……那个……我不是你的什么玉姐姐,我叫徐爱谊,岁数肯定没有你大,你认错人了。”徐爱谊说着又上下打量克里奇一番,继而说道,“那个……什么,你走吧!”

    说着这些话时,徐爱谊害怕克里奇会上前来强行带走自己,于是乎,话语一出,显得她就是个弱小娇柔的小女生。

    “哈哈哈……走,我走……我能走去哪里?”克里奇说着抬起头来,望向已经飘来许多云层的夜空,有些感慨的说道。

    是啊!他能去哪里?追寻云玉是他一生所愿,而如今找到了她,她却以杏命相要挟不与自己走,那他一生还有什么所求,还能去哪?徐爱谊本身就是他美好的家,如今家毁了,讥讽的是,以前的种种——自己就是一个屠杀工具。

    “你去哪我管不着,但我不希望你跟我男朋友打斗了,谁伤着了我都会难过。”徐爱谊不假思索地说了这话。

    “你会为我难过?”克里奇不由得一愣,问道。

    听着克里奇这话,徐爱谊不由得一愣,才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但又不知为什么会说错话,他们今晚才认识。

    或许,他护着自己,救了自己太多次,心存感激了。

    徐爱谊看着克里奇的独眼,似在同情他一般,微微地点了下头,说道:“嗯,会的。”

    “你不恨我,将你男朋友打成这样?”

    “你也伤得不轻。”徐爱谊摇了摇头说道,她将克里奇怜悯了。

    “哈哈哈……玉姐姐对阿奇还是有感觉,在意喜欢的。”

    “呃……”徐爱谊不由一愣,才觉刚才真的说错话了,思索一下说道,“或许真的挺喜欢的吧,但……我怎么都不会跟你走。”

    轰轰……向西北去了的无人机又从西北蹿出,往封靖等人这里飞来。

    “呵呵……不走就不走了。”克里奇痴笑了起来。

    “小心。”徐爱谊忽地叫道。

    “不怕。”克里奇向徐爱谊唇角一咧,身子一转,一股强大的气流从拳头袭出,向空中飞射来的微型导弹击去。

    砰,一声巨响,被云层遮盖的黑暗处霎时通亮起来。

    随着那拳击出,克里奇纵身跃起,向那架无人机疾射而去。嘣的一声,一拳击在无人机机身上,当即断成两截。

    克里奇正要往另一架无人机扑将过去,只见其调转了头,又往西北方飞去。

    与此同时,东面黑影密密麻麻,王静琼带着众多丧尸正往这边奔跑而来,似乎意识暴走已经从杀戮转变成为了某一丧尸——封靖。

    克里奇没有去追击另一架无人机,而是落在徐爱谊身旁,看似是要留下守护于她。

    “克里顿,你先带他们离开。”克里奇突然瞥眼克里顿,说道。

    “呃——”克里顿惊讶了一声,克里奇前后的变化让他不由得吃了一惊,可转念一想他是兵刃,就是一根筋的家伙,便不觉得什么了,瞥了眼东面人群中的装甲车,边向徐爱谊走去边说道,“你自己保重。”

    “不,你不能伤害他们,我的朋友还在里面。”徐爱谊拍了下克里奇伸过来的大手,说道,“你先走,我们不会有事的。”

    砰的一声,克里奇一拳头又击碎一条泥石之蛇,扭过头来,说道:“我不走。”

    “你……你要让我讨厌你吗?”徐爱谊迟疑了一下,接着又开始做起演员来了,在学校收买人心的伎俩发挥得淋漓尽致。

    “别……我走,我走……”说着转过头来,看向克里顿,说道,“麻烦……”

    “好好好……走啦走啦。”克里顿当即打断他的话,对于一根筋的猫他没有什么可说的。

    见克里顿不待见自己,克里奇便没有说什么,重新转过头来,看向徐爱谊,说道:“那我走了,玉姐姐,再见。”

    “嗯。”徐爱谊微微的向克里奇点了下头,将戏演得特别的入神,看上去一副恋恋不舍之状。

    再三踟蹰一番,克里奇往北面跃去,消失在黑夜里。

    克里奇走了,那还剩下的两条泥石之蛇怎么办?似乎这种任务就落在克里顿身上了,要不人群一上来,难免会弄死几个,包括王静琼。

    “封靖。”徐爱谊转过头来,看着眉心仍紧蹙的封靖,叫道。

    叫能将他叫醒吗?显然不能。

    叩!一声脆响。

    “啊!好痛啊!哎哟哎哟……”徐爱谊痛叫一声,喊起痛来。

    徐爱谊的戏演得太入神了,学着影视的模样,用额头去撞封靖的额头,试图将他撞晕。可结果,自己额头袭来一阵剧痛,其身前的人儿却完好的看着自己。

    “干么?你不痛嘛?”

    徐爱谊揉着额头,跟身前这个丧尸瞎说道。可她这话刚说完,突觉不对,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封靖的双眼。是的,他是在看她,双眼有了神情。

    “封靖,封靖,你没事了?”徐爱谊扬起唇角笑了,伸过手去,拍了拍封靖的脸角。

    “爱……谊……”

    封靖的翻白凸出的双眼往里收容,凶猛有力的容颜变得虚弱疲惫。他刚叫完徐爱谊的名字,眼睛一闭,昏睡了过去。

    随着封靖从丧尸中返回,奔跑而来的王静琼的脚步放缓,渐渐的停了下来。待封靖昏迷过去时,王静琼那翻白凸出的双眼也收容得差不多,接着双脚一软,还没等她看清周遭一切,倒了下去,昏迷不醒。

    作为“丧尸之王”的王静琼一昏厥,平民和士兵接连一个一个的倒下,像倒下的积木,在这变得暗黑的夜里,甚是壮观。

    平民和士兵是倒下了,可那走在前面的装甲车却继续前行,一高一低,在废墟中颠簸着往东而去。显然,装甲车里士兵已然跟外面士兵一样,昏迷倒在车里了,装甲车自然就成了无人驾驶的车辆,任由前行。

    徐爱谊叫喊了数声封靖没有反应后,向东面望去,看着接连倒下的平民和士兵,她霎时明白一切都是怀中人儿搞的鬼。她再次望向封靖,尽管夜色黑暗,但她的双眼却异样有神。

    她得做些什么,起码为了怀中的人儿。

    她思索一番后,向一旁的克里顿别过头去,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诶……你个小丫头,很没礼貌知道不?”正往东面张望的克里顿回过神来,瞥了眼徐爱谊,说道。

    “你过去让那几辆车停下来,然后带我们离开这里。”

    “诶,我跟你说话没听见啊?”

    “快点。”

    “你这小丫头……哼”

    徐爱谊压根没理会克里顿,继续扮演起影视里的角色,对克里顿使吹唤起来毫不含糊。

    克里顿见她已转身去照顾封靖,没有理会自己,无奈下哼了声,身子一跃,向东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