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3章 没有异样

    嘀嘟嘀嘟……吵闹的警笛声,从北面道路传来,听声音警车有好几辆。http://www.uuk.la

    www.uuk.la

    北面道路是通往东城市市中心的道路,显然来的不再是不敢开枪的普通民警,而是经过特殊训练,可以随时击中敌人头部致其当场死亡的特警。

    金钢听着警笛声,别头往北望去,说道:“那走吧。”

    金钢的话音一落,只见女人背部瞬间长出一双翅膀,像童话故事里天使的翅膀。若女人长漂亮点,翅膀长白点,或许就是个天使了吧。

    两个倒在地上的警察看着突然从女人背部窜出来的翅膀,怔怔出神。等他们回过神来,捡起手枪,扳动扳机时,女人已经抱住壮汉飞向天际,避过了一颗又一颗的子弹。

    ……

    女人的翅膀拍打着,双手卡在金钢的腋下,带着金钢和金钢怀里的徐爱谊一起射向天际。直到人影化为一个点,那点才往北面急驰而去。

    飞到北面高山后面,空中忽然多了一个机舱门,鸟人、金钢和徐爱谊三人一同进了机舱门。

    不一会,那机舱门便逐渐关闭。随着机舱门的关闭,那道机舱门也逐渐消失,最终化为乌有。

    可是真的化为乌有了吗?不一会,便能听见从那机舱门消失的地方传来鸣叫声,像一种马达转速过快时发出来的声音。

    或许,那不是化为乌有,而是他们上了一辆肉眼和雷达都瞧不见的飞船。

    被烧毁的越野车旁,俩警察仰着头,久久的看着“天使”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最后俩人相对一眼,往北面前来的警车跑去,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两人都坚信自己产生幻觉了。

    ……

    在十字路口的东南面小山腰上,一颗大松树后隐着一人。待天上的那个机舱门消失后,那人才从大松树后面走了出来,现出朱清的样貌。

    没错,正是前来探个究竟,生怕徐爱谊会出事的朱清。

    朱清的目光落在两百米开外十字口处,那里有跑动的警察和痛苦的伤者。但朱清对那般情景并不上心,仿佛是个世外之人。

    他的取出手机拨了个号,然后放到耳边说道:“师兄,封靖有没有什么异样?”

    东城高校综合楼二层最右边的监控室里,许冬坐在一排显示器前面,张凡站在其后,俩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跟前的笔记本。

    笔记本里,封靖端坐在一在大“禅”字下,微闭着眼,运转着真气修炼。

    “没有异样,仍在修炼。”张凡说道。

    “那徐爱谊应该没有死。”

    朱清抬起眼来,又往机舱消失的方向瞧去,步入沉思。

    为什么徐爱谊没有死?朱清很是疑惑,若她只是阴分体的载体,一个普通人的话,看她的伤势早就死了才对,可作为阴分体对应的阳——封靖,却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他们的阴阳理论错了?阴缺失并不代表相对应的阳也会缺失,或者说,阴分体死了那份阴会转移,转移到另一个女人身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个钢铁侠和飞鸟人又怎么解释,乾坤逆流的人?他们要一具尸体干吗?

    朱清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或许的或许正如师兄张凡所料,徐爱谊就是神殿尊后云玉的转生,要不没法解释。

    若徐爱谊是云玉的转生,那他定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一切只是表象罢了,看上去已经死了,然而却还活着。

    当越野车被AK47横扫时,朱清就要上前去救援徐爱谊。可刚要动身,想起张凡那句“没到非得出手,你就不要理”,朱清犹豫了。

    当越野车侧翻时,朱清又要掠身前去救援,可还是犹豫了,没有出手,最终导致徐爱谊直接身亡。

    徐爱谊身亡后,朱清当即联系上张凡,问明封靖有没有什么异样。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封靖安然无事,在养心阁闭目修炼。

    因此,那时朱清推断看上去死去的徐爱谊,其实还活着,只是表象死了罢了。

    当手榴弹爆炸时,朱清没有丝毫犹豫,掠身前去。

    若他再犹豫,那徐爱谊就要变成渣渣,不能再是表象了。

    可掠驰到警车停住的十多米开外,他刹了下来,因为他瞧见金钢扑向徐爱谊,用身体护住了她。

    没到非得出手,你不要理。

    已经有人出手了,那就是不需要出手了,所以朱清选择了不要理。他一个闪身,躲进坡下草丛,察看着事情下一步进展。

    不一会,朱清发现天上盘旋着一只鸟,不,细看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个天使。当时,朱清怕自己被天上的那个鸟人发现,于是向东南面的小山腰掠去。

    就这样,被金钢发现了,金刚突然转身往小山腰望去,寻找着刚才的那个残影。而天上的鸟人以为金钢要对俩警察出手,于是翅膀一收,缩进后背,人从天上跳了下来。

    天青峰的综合楼里,张凡从监控室走了出来,仰头望向天际,说道:“你回来吧,今晚靖儿定能发现什么,明天就会寻去,他们应该存在某种关联。”

    应该。张凡用了应该这一词,显然他对阴阳理论产生了怀疑,并不敢肯定徐爱谊还活着。也就是说,他不敢肯定他们一定有着某种关联,会产生某种共鸣。因为即使徐爱谊没有死,受了那么重的伤,封靖也应有些表现,但他却安然无事,没有丝毫异样。

    “是,师兄。”

    听着朱清的应答,张凡放下手机,往空地眺去,只见封靖从养心阁出来,向食堂的方向走去。

    ……

    封靖牵着姚倩下了山,经过天青村时,听村民说永光村路段发生枪战。

    枪战。封靖的第一反应便是徐爱谊遇到危险了,上前来直接打断两个中年的谈话,问道:“永光村在哪里?”

    封靖虽然生活在西城镇,但他是个山顶洞人,偶尔去过天青村和镇上,除此他哪都没去过。噢,不,17岁的那年他去了东城中学,还去了北川市,甚至秦国曼谷都去过。嗯……走得远就是视野阔的话,那他还挺有见识的,但……西城镇的永光村他真不知道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