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5章 我很难受

    雨后的阳光很是明媚,如同伤心过后的人儿,总能得到安慰,哪怕是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http://www.uuk.la

    www.uuk.la

    阳光从淡蓝玻璃窗泻进来,照在床上,向床上的人爬去。

    封靖昨晚没睡好,心里总有着疙瘩,让他难于入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无意识的睡去。

    而这时,他又醒了。眨巴着眼睛,抬起枕在姚倩头盖上的头抬了起来,瞧了眼床头的时钟,七点十分。

    不早了,他心里嘀咕道。手从姚倩枕下颈脖缓缓抽离,生怕惊醒着她。待抽了出来,又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单,下了床,往门外去。

    ……

    昨夜,或许也是多情的夜晚,跟天上是否有繁星明月无关。

    他搂着她,她依着她,看着窗外下着暴雨的天,瞎扯嬉闹着。不觉得,夜又深了,姚倩靠着又要睡去。

    “你到床上睡吧,舒服些。”封靖轻拍了下她的手臂。

    “嗯,我不。”

    “我也要回去睡觉啊!”

    “再陪我一会。”

    “已经好一会了。”

    “外面下着雨,走不了。”

    “不用走,我会变。”

    “不要嘛,我怕打雷。”

    封靖无语了,咧着唇,头重新靠在他头盖上,往窗外的倾盆大雨望去,步入思绪。

    待姚倩熟睡后,他将她抱起,放平在床上,盖上被单。可他刚轻声嘀咕了声晚安,正欲转身离去,一只手抓了过来,不让他离开。

    封靖自然知道姚倩已经醒了,她可是刑警队长,这么个动静怎么可能不惊醒她。他掰了下她的手,没有掰开,吁了一口气叫道:“姐。”

    “嗯……”姚倩睁开眼,嘟起了嘴。

    “关灯总算行了吧。”

    其实他也不愿离去,不知为什么,跟姚倩呆在一起,总能给他带来一种舒畅之感,或许这叫爱情吧!但他并不明白。

    在大他七岁的女人面前他不敢选择主动,可能这是师辈们长期过于严肃的原因,让他对亲近却年长自己的人存着敬畏之心。

    显然,姚倩看出他这种安全感缺失的心理。她是个聪慧的女人,决然不会真接说出来或做些相抵的事,她会引导他走出来——他已经长大了。

    封靖关了灯,躺在姚倩旁侧,僵尸一般躺着。

    姚倩倾身上来,拉过他的手,将其放在颈脖下,自己枕了上去。再伸手拉过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间,身子往他怀里一缩,唇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口,然后道了一声晚安,将头埋入他颈脖。

    虽然昨晚封靖已经这样搂着她睡了一夜,但他还是呆愣了,无法适从这种温存。

    闻着她淡雅的体香,以及那薄荷味的发丝,不禁间他**高涨,唇在他发丝上吻了起来,揽在她腰间的手慢慢地往上抚去,生怕惊动怀中人儿似的,很是猥琐。

    “干嘛呢?”姚倩一下子拍开要往她胸脯去的咸猪蹄。

    封靖不禁的一愣,吁了口气,说道:“姐,你这样我很难受。”

    “你不喜欢我?”

    “什么跟什么,喜欢才需要做些什么啊!”封靖的手又在她要间摸了摸。

    “那是身子吧!”说着,姚倩抬起头,似想在漆黑中看清封靖模样,她抽过手指,在他心口上点了点,“这里没有。”

    柏拉图式的爱情。这句话突然窜进封靖脑子。他长吁了口气,将她身子一紧,双眼紧闭上,强行抵制身边的诱惑,说道:“那让我这样痛苦下去,总算行了吧!”

    嘻……姚倩嘻笑着将头往他颈脖处藏了藏,娇声说道:“这还差不多。”

    姚倩是个聪慧的女人,她可不愿将身子交给一个心智还没成熟的男孩,未来变数太大了,更何况自己年龄大他七岁,而且是个还没转正的小三。

    虽然她也有那方面的需求,但又不得不慢慢地去引导他长大。

    唉!作为姐姐,没办法啊,这事还得她来操心。

    ……

    封靖轻轻地将门关上,生怕惊醒里面熟睡的人儿。可殊不知,里面的人儿早就醒来,只是作个样子装睡罢了。此时,正坐在床上,带着一丝笑意,久久的看着被关上的房门。

    封靖刚要拔腿往楼梯走去,可刚从303门口走了两步,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去301。

    手将门把按下,咔嚓一声,房门开了。

    房间样式跟姚倩那边一样,只是方向恰好相反罢了。正对门放着两张靠椅,左边靠墙处摆着一张方桌,方桌的里头有张简陋的梳妆台。梳妆台的对面是张有些大的单人床,床的右边是蓝玻璃窗,一间很简单的女杏单间。

    封靖的视线从玻璃窗收了回来,刚别过头欲转身离去,突然打住,头重新转了回来,看向墙角,往窗边走去。

    他瞧见墙角下一个如同纽扣的粉色物体,走了过去,捏在手里,不由得一愣,嘀咕道:“追踪器。”

    看到追踪器的第一反应,封靖觉得自己又被徐爱谊利用了。唇角一咧,轻哼一声起身往门走。可没走两步,脚步忽然打住,重新看了一眼手中的追踪器,再看向那没有整理的床铺。

    “不好。”封靖忽然嘀咕道,他想起了孤鹰那伙人。

    一个闪身,封靖冲出门外,下了楼梯,往西面跑去。

    303室内,姚倩依在窗户前,看着空地上奔跑着的人儿,眉毛微皱,有些动容。直至封靖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才收回目光,整理起房间来。

    待一切整理完,她来到窗前,又往封靖离开的方向瞧了眼,然后关上窗,背起床上整理好的背包,向门外走去。

    出了门,下了楼,她穿过空地,往西南走去,那里有封靖的住所。

    ……

    砰砰砰,封靖敲响了自己住的后面栋房子的402房间,他在门外喊道:“冬哥,冬哥……”

    房间里的人很不情愿的嗯了声,慵懒着拎过被单盖在自己头上,试图继续睡继续美梦。可门一直被捶着,喊声也不断,哪里睡得着啊!

    啊啊……里面的人生气的掀开被单,别头往门望去,久久的看着房门,不愿上前开门。可看再久,外面的声音依然,显然外面的人知道他就在里面。

    无奈下,他起了身,揉了下眼睛,来到门前,伸手打开房门,瞧见门外的封靖,极不耐烦的说道:“师兄,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