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1章 恶魔救美

    他为什么要保护自己?再一次救了自己,或许说放了自己。

    啊——

    满屋子鲜红的血液和一地杂乱恐怖的尸体,兰玉不禁的叫出声来,缩了下身子,向一旁躲去。

    “没见过死人啊!大惊小怪。你一刀一个时,也没见你眨过眼啊!”乾坤逆流的手一收,空明古剑插进身背,霎时身背多了一柄剑鞘。

    就在乾坤逆流收剑之际,那个叫金刚不坏的钟随着消失。

    兰玉狐疑的打量着周遭,恋恋不舍一般寻找着消失了的钟。

    “诶,跟你说话呢,眼睛别总是东张西望,你师父没骂你这样很不礼貌吗?”乾坤逆流无奈的向兰玉抖了下头,被忽视的感觉忒毛不爽。

    兰玉瞥了眼乾坤逆流,双眼落在刘海东给苏蓉疗伤的房间,边走过去边说:“跟你讲礼貌?我怕跌你身份。”

    兰玉仿佛跟乾坤逆流成了朋友,认准了他不会伤害自己一般,从他的身旁走过,打开刘海东的房间门。

    “你这人怎么……”乾坤逆流突然打住要说下去的话,竖起手来,向房间里的刘海东摆了摆,“嗨,刑天万一,早啊?”

    早,都黄昏时分了,还早个毛啊!

    呃——刑天万一,兰玉狐疑的瞧了眼乾坤逆流,回头看向刘海东。

    刘海东似乎听见了杀父仇人的声音一般,双眼猛然睁开,一脸愤怒,双手从苏蓉的身背抽离,旋转着放出大招,嘴里喊着乾坤逆流的名字。

    接着只见一扇墙被御了下来,往乾坤逆流身上砸了过去。

    乾坤逆流嘴角一抽,伸出一只手,隔空接住向他砸来的砖墙,使其腾在空中。

    “看来这个时空没让你改变多少啊!还是爱搞破坏,一见面就放大招给人家一份大礼。”乾坤逆流咧着嘴道,“可是我承受不起啊!总要回礼吧。”说罢,乾坤逆流一作力,将砖墙甩了回去。

    乾坤逆流将砖墙甩回去的同时,抽出空明剑,掠身向刘海东刺了过去。

    刘海东的手一转,一道白光从手心射出,击碎了飞来的砖墙。但对于乾坤逆流那势如破竹的攻势,刘海东无能为力。他给苏蓉疗伤,逼出她体内的煞气耗了他不少真气,即使是全盛,也未必是乾坤逆流的对手。

    就在空明古剑接近刘海东额头之际,兰玉的身影出现在空明剑末端。

    乾坤逆流的眼瞳一映现出兰玉的身影,连忙刹住向前飞去的身子,但由于速度太快,没能止住惯杏,剑依然向前刺去。

    乾坤逆流见情况不妙,眉头微蹙,聚神。

    剑的末端碰触到兰玉的锁骨皮肉之际,咣——一声巨响。乾坤逆流倒飞出去,连连击穿好几扇砖墙。

    兰玉的周身多了一个钟,还是那个金刚不坏。

    呸!乾坤逆流往红黄地毯吐了一口鲜血,抬起手来抹了一把唇角残余的血液,骂道:“妈的,这个臭丫头,还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说罢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手幻化为爪,一作力,一旁的空明古剑倒飞回去,落在手上,接着随手将空明剑插向身背,向兰玉三人走去。

    兰玉狐疑地看着正向她走来的乾坤逆流,她料定了他不会杀自己,但她没有想到他宁愿让自己受伤也不愿伤害着她。

    “看什么看,还没看够啊!”乾坤逆流向兰玉喝了一句,将头转向刘海东,“你这人也忒不地道了吧!拿小辈来做挡箭牌,且还是个女孩子。”

    乾坤逆流倚着一扇墙,嘲笑一般又瞥了眼打量着他的兰玉。

    显然,刘海东还没从刚才的事情明白过来,傻愣愣地看着正打量着乾坤逆流的兰玉,仿佛在猜测他们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奸情一般。

    这时,门外面走廊和窗外空中又有了异样,特警准备再次强攻,以直升机做为掩护。

    “去,又是一个呆子。刑天万一,你再不救那个女孩,她真的会死的。”乾坤逆流瞥了眼斜躺着的苏蓉,不屑的向刘海东丢去一句,转身向外走去。

    兰玉掠身扶起苏蓉,手摸向她的脖子,眉心微皱,转头看向刘海东:“师伯。”

    刘海东扯过苏蓉的手腕,手指和中指捏住她的动脉,不言语,盘起身子,坐正,双手旋转一周,将一股呈蓝色的气体注入苏蓉体内。

    “你去哪?”没有她什么事的兰玉站起身来,看着向窗边走去的乾坤逆流说道,像有点不舍,又像一种质问。

    但从现况分析,不舍更多一点,因为现在的她真的无法与机枪横扫的特警相敌。

    “什么,不舍得我啊,要以身相许?我可不喜欢小孩。”乾坤逆流扭过头向兰玉抛了个眉眼。

    “少臭美。”兰玉白了乾坤逆流一眼,“你既然要救我,就不能送佛送到西吗?”兰玉的头向窗外别去。

    直升机盘旋在窗外,嗡嗡作响,飞机里的特警和驾驶员正等待着上级的命令,配合走廊的特警一举攻占0610室。

    “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觉得好玩,进来瞧瞧的。”说罢,乾坤逆流转过身去,“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快逃吧。”

    说罢,乾坤逆流抽出身后的空明剑,从窗户跃出,向直升机飞去。

    不一会儿,直升机分成两半,往地上掉下。

    兰玉来到窗前,往楼下望去,瞧见地上的乾坤逆流。

    乾坤逆流好像能心灵感应一般,抬起头来,往0610室的窗户望去,正好对上兰玉往他看来的眼神。霎时乾坤逆流咧开牙齿,向兰玉抛了个眉眼,转身,喝着歌儿,见人就砍。

    看着乾坤逆流的鸟样,兰玉不禁的笑出声来,忘却了身后的刘海东和走廊里全副武装的特警。

    女孩子总是容易心动的,特别是像兰玉这般十六十七岁的年龄,哪怕对方是一个几百岁的老男人,尽管那种心动不是以身相许,但那含带着诸多的感激之情。

    不一会儿,走廊里的特警撤离了,他们必须维护正义,去阻止乾坤逆流那肆无忌惮的砍杀群众。

    那什么是正义呢?

    ……

    一轮银盘大的月亮悬挂在空中,皎洁明亮。

    月亮在这个偌大繁华的城市,它一无是处,只是个摆设罢了。如同废墟里的流浪汉,对于这座偌大繁华的城市一无是处,甚至摆设都不是。

    封靖光着上身躺在郊区民楼的一条小巷子的草丛中,双手层叠放在后脑勺下,看着天空悬挂着的那轮明月。他就像这轮明月,明亮,但在这座灯火璀璨的城市一无是处。

    他能去哪里?他成了个流浪汉,无处可去。

    自吸食了苏蓉的血液之后,他回忆起所有的一切,仿佛苏蓉就是他的脑汁一般。

    他的失忆是由电击造成,那他忆起所有又是什么造成?阴分体的血液?再或许是苏蓉那愿为他死去的灵魂唤醒了他。

    但不管怎样,他想起了苏蓉,那个快乐悲伤生死相伴的人儿。

    那个爱哭的女孩找不到自己会不会又哭了呢?封靖很是担心她的伤势,但他不知她在何处,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天上的那轮明月,回忆着她哭泣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