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5章 摊上大事

    没一会,猥琐男取来拖把,笑吟吟的走向封靖。http://www.uuk.la

    www.uuk.la

    嗯嗯——

    当即,封靖双眼瞪大,一脸恐惧的往后挪着身子,仿佛氨臭味和寒冷一点都不可怕。

    “哈哈……好戏要上场了。”胖子哈笑着调整拍摄角度,仿佛是在录制重要节目。

    猥琐男手一摆,说道:“把他翻过来。”

    两个男生识趣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封靖,然后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

    “对准着拍,别拍到我。”猥琐男瞥了一眼封靖光溜溜的屁股,回头对胖子说道。

    胖子没有移开手机,反而退了出去将画面拉小,说道;“怕什么,马赛克给你打多点。”

    猥琐男吁了口气,没有淤理会胖子,手握着拖把向封靖走去,周遭一片喝彩声。

    封靖恐惧的欲闪躲,可却死死的被抓着,怎么动也动不了,只见猥琐男眼睛一闭,拖把棍子捅了下来,紧接着只觉得屁股眼一痛,便没了知觉,昏睡了过去。

    窗外的风本是清新,可到了厕所,便成了令人呕吐的氨臭味,但窗外的风依旧吹了进来,仿佛注定是要和尿臭结缘。

    “你摊上大事了。”胖子放下手机,冷冷地看着猥琐男。

    猥琐男迟疑了一会,然后蹲下身来,推了推封靖,说道:“喂,喂……别装了,起来,起来啊……”

    然而,不管猥琐男吁么拍打叫喊,封靖就是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怎么会这样?”猥琐男回过头来,惊慌地看着胖子。

    “怎么会这样?你干吗那么用劲啊!”胖子责备地说道。

    猥琐男将头低了下去,不敢再说话。

    胖子向高个子使了个眼色,接着高个子便弯下身去,翻过封靖的身子,然后伸手探向他的鼻子。不禁间,他的手抖了下,目光呆滞。

    “怎么了?”胖子问道。

    “死了。”高个子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

    高个子话一说完,几个小伙伴仿如狗见到骨头一般,一下子留了个精光,偌大的厕所仅剩高个子和猥琐男。

    猥琐男目光与高个子一对,啊的一声,也忙不迭地跑出了厕所。

    “不关我的事啊,我可没动手。”高个子站起身来,边往外走去嘴里边嘀咕着。

    一下子,偌大的厕所只剩封靖一人,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享受着安宁与恶臭。

    二十分钟之后,封靖的身子抽搐了下,然后倒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睛。然而他却没有起来的意思,依旧静静的躺在地板上。

    是的,他在回忆他的梦。

    梦里,有一条宽敞的大路,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而路的两旁却是枯黄的草,一片荒芜。

    他走在这条一直延伸的路上,拖着两条沉重的腿,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不愿停下,不愿被风沙掩埋,他必须往前走,一直往前走。

    很久很久之后,他趴下了,倒在路上,但他模糊地视线依旧往前,试图看穿这条一直延伸的路。

    在他闭上双眼的前一刻,终于看到了希望——一个女人款款的向他走来。

    然而,模糊地眼睛没能瞧清她的模样,便闭了上去,接着他便醒了过来。

    回忆到这儿,封靖眨巴了下眼睛,寒冷袭了上来,让他不得不爬取身来。

    “妈蛋。”

    一阵剧痛从屁股袭来,封靖才回想起刚才的事儿,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屁股被人捅了。

    “真臭。”封靖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拈起沾满恶臭的校服。

    他得离开这儿,可又不愿穿着满是尿臭的衣服,于是他来到门口,探头往外望去,可走廊处空空如也,不见人影。

    噔,封靖的脑子突然打住,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不对劲,哪儿不对劲了?

    这下子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听觉,嗅觉和视觉更加敏感,比如他能听到远处教学楼读书的声音,看到走廊栏杆下的蚂蚁,还有厕所的恶臭比先前更加浓烈……

    “我这是怎么了?”封靖抬起手来,久久的看着。

    呕——

    又一阵恶臭袭来,封靖喉咙里涌出一口酸味,差点就将午饭吐了出来。

    他想出去,可光着身子怎么出去?那只好等下课来人了。

    于是他退了回去,正准备着用清水洗下身子,可谁知手一去,水龙头便断了,水溅了他一身。

    “怎么回事?”封靖再次愣住,顾不着溅在身上的水,久久的看着手中的水龙头。

    水龙头老化了,自己用劲过大?

    封靖疑惑着再次伸手过去,一拧,铁水管直接弯了。这下子他终于明白了,是自己的力量他妈的大。

    “我是在做梦吗?”

    啪,哎呀!

    封靖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当即痛得他直捂脸颊。

    “他妈的这不是梦。”封靖喃喃的自言道。

    怎么回事?封靖的脑子一向不好用,所以他很快忘记了这事,拧弯了水龙头给自己冲了个澡。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一听见走廊传来脚步声,封靖赶忙跑进厕所里间。

    “我靠,什么情况?”一个男生走了进来,瞧着溅水的水龙头边往一旁躲去边嘟囔道。

    “同学,同学……”封靖在门缝阴阴的叫道。

    “靠,还有人啊!”男生抖了下身子,别过头来,往边上的门瞧了一眼,然后继续屙他的尿,“啥事啊,屙了我一裤子的尿。”

    “呃……抱歉,麻烦你一件事儿?”

    “有屁快放。”男生甩了下自个的老二,然后往裤裆里塞去。

    “帮我叫一下高一二班的徐爱谊过来行吗?麻烦了。”

    “我没听错的话,徐爱谊是个女的吧?”男生说道,“你女朋友?”

    “呃……是。”

    男生大量封靖一番,笑盈盈地说道:“很急吗?”

    “是,很急。”封靖不假思索地说道。

    “你……忘带纸了?”

    “不是,就是让她过来帮我决绝一件事儿。”

    “哦,明白,男人的需要嘛,可那时儿应该回去再做吧,比如开个房什么的。”

    “开房就来不及了,我说你到底帮不帮忙啊?”封靖闻着这氨臭味儿又一阵反胃,不耐烦地说道。

    “帮帮帮,一定帮。”男生胤笑着退了出去。

    五分钟之后,徐爱谊和男生站在厕所外,但徐爱谊没有进去的意思。

    “快进去啊,他等得很着急。”男生上下打量着徐爱谊,胤笑道。

    徐爱谊不笨,自然明白男生话里的意思,但她却不为之动怒,只因封靖已经不见了近个小时了。

    她往里探了下头,叫道:“封靖,是你吗?”

    “诶,是我,你进来一下。”封靖赶忙说道,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男厕所。

    “我说嘛,他很着急。”男生应和道。

    徐爱谊瞟了男生一眼,不去理他,往厕所里喊起话来:“你在里面干吗,课也不去上,没带纸吗?”

    “不是……我没衣服穿,你赶快给我弄套衣服来,我受不了这里的气味。”封靖还是启齿了。

    徐爱谊二话没说,一下子冲进男厕,吓得里面屙尿的男生一颤,赶忙将还没放完水的老二塞进裤裆,嘴里嘟囔着往外走去,但谁都没有走开,站在厕所外探着头往里张望。

    “我就知道,凌山那丫的傻笑准没好事。封靖,你在哪儿?”

    没穿衣服,**了吗?恍惚之间,徐爱谊的脑子里掠过这么个问题。

    “在这里,他们脱了我的衣服扔到尿沟里,还往我嘴里塞。”封靖彷如一个小孩打着小报告。

    徐爱谊顺着声音望去,见封靖在倒数第二个隔间,便径直的走了过去一把把门推开。

    “诶……”

    待封靖反应过来,赶忙去关门,可谁知门一推便生生的将门拆了下来,而且徐爱谊差点摔倒在地。

    “你干嘛,发神经啊,这么用劲。”徐爱谊跺了下脚骂道。

    可谁知就这话,引得厕所门外唏嘘一片,徐爱谊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封靖担心地跑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力气突然……”

    “啊……”封靖还没解释完,徐爱谊啊的一声叫,捂上眼睛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徐爱谊说着转身往外走去,门处的唏嘘声一片盖过一片,而此时封靖无奈的释然了,瞧了一眼光溜溜的下身,嘴巴一扁,手一摊,边转身往隔间走去边嚷道:“快点啊,这里臭死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此时的厕所门外已堵得水泄不通,男生站在门口处,唏嘘不已,而女生虽然探着身子,但却不敢往里瞧,只能向男生打听里面的情况。

    徐爱谊的话音一落,先是嘘声一片,接着是喝彩声一片。

    当然,嘘声是给徐爱谊的,而喝彩声是给里面封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