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通贼!

    福康安等了半晌却见无人应答,扫视了一眼众人,只见众人全都低着个头,一言不发,顿时怒道:“你们方才不都自称忠于大清、忠于朝廷的义商人、义士吗?怎么,这会儿朝廷的军队有了难处,要你们捐助些粮饷就让你们为难了?”

    “将军大人,不是小的们不愿意,是实在没有余粮啊!”

    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胖子哭丧个脸道。

    “谁说不是,今年旱灾,又被贼寇李克青催逼,就是大户人家也没有余粮啊!”

    “唉!我的家里都快解不开锅啦!老婆孩子还在等米下锅呀!”

    一时间,在场的众士绅和大户们纷纷叫穷,哭天喊地的,叫苦起来一个比一个惨。

    福康安和舒赫德也不是傻子,这种把戏他们当然很清楚,这些士绅和富商分明就是不想掏银子,故意搪塞。

    这时,镇筸镇总兵杨克信坐不住了,“蹭”的一下跳起来指着一众士绅、大户的鼻子怒骂道:“他娘的,老子在前线与贼寇拼命,你们坐享清福也就算了,让你们捐点银子和粮食,一个个装穷、叫苦!”

    “今天你们要是不拿银子,谁也别想出这个大门,老子手里的家伙也不答应!”

    说罢,杨克信“刷啦”一下拔出腰间配到,只见明晃晃的腰刀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顿时一股寒气在宴席中弥漫开。

    接着,周遭的清兵纷纷掏出兵器,将众人围住,一副即将动手的架势。

    看来今儿个不出点儿血,怕是好进不好出了,将军大人到现在都没有出言制止,肯定是默许了的,今天这趟“鸿门宴”算是吃定了。

    襄阳府最大的布匹、绸缎商人陈金元此刻一咬牙,掏出几张银票大声叫喊道:“大人,我陈家愿捐饷五百两银子!”

    “我黄家愿捐军粮五十石!”

    襄阳府最大的粮行老板黄三齐见势不妙也跟着喊道。

    “我捐二百两军饷!”

    “我捐五十两!”

    有了陈金元这个带头的,其他的商人和士绅也都反应过来,为了脱身纷纷从身上或者怀里掏出银子和银票,并声称愿意助饷。

    不一会儿,地上就堆了不少现银和银票,加起来足有一万多两白银,堆着像一座小山似的,看起来眼花缭乱,这么多银子对常人来说的确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不过,在舒赫德看来,眼前的这群人却是吝啬无比,简直堪比铁公鸡,顿时就变了脸色。

    南阳总兵保宁见状却是忍不住了,上前用脚踹了踹跟前的银堆,大骂道:“他娘的,你们一个个家财万贯的,一共才捐这点而银子,打发叫花子吗?咱们四万多将士往后难道整天吃灰吗?”

    接着,冷笑道:“依我看,还不如咱们自个儿带人上门去取得了,省的麻烦!”

    一时间,众将佐纷纷鼓噪要去在场众人府上去银子,将一众人等吓个半死,这当兵的要是上门了,那还不等于被抄家,到时候银子、财货被抢了不说,家中过的女眷估计也难逃一劫。这舒赫德可是朝里的大学士,皇上钦点的定南将军,这光天化日之下,不会纵兵掳掠吧!

    就在众人被现场的清兵鼓噪而心惊胆战之时,定南将军舒赫德终于开腔了。

    “稍安勿躁!”

    舒赫德一说话,南阳总兵保宁等一干将佐便立即止声,停止了吵闹。

    “各位都是襄阳府的贤达,定然都是心向朝廷的,这次本将军率大军南下剿贼,与民秋毫无犯,更是军法严明,不得作奸犯科,否则军法从事,岂能与那李克青贼寇一般行径,混作一谈!”

    众人闻言,心下稍宽,大将军果不其然还是通情达理的,不愧是大学士出身,与那帮丘八就是不一样。

    可舒赫德接下来的话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众人傻眼。

    “我军虽军纪严明,可是也不能饿着肚子打仗,眼下军中缺粮却饷,远水解不了近渴,唯有靠着襄阳府众位贤达为我军排忧解难,筹措粮饷。方才诸位也是慷慨解囊,可是就这点银子的确太少,根本无法满足四万多如狼似虎的官兵每日所需,还请各位贤达为我军凑得三月粮饷,以助我大军早日剿灭乱贼如何?”

    什么?三个月的粮饷,四万多人,最少也得六十万两银子和两万石粮食,折合成银子也得过七八十万两啊,这不是要了咱们的老命吗?

    一干士绅顿时被舒赫德的要价给吓了一大跳,纷纷出言表示粮饷太多了,自己家里也很困难,实在拿不出来,以各种方式对舒赫德表示了婉言拒绝。

    士绅们打定主意,舒赫德不敢把他们这些地方贤达给怎么样,毕竟他们可是大清的“守法公民”,许多人还有朝廷的功名在身,在襄阳甚至湖广都很有声望和名望,贸然对他们下手的话,影响实在太大。

    “既然你们不合作,那别怪本将军翻脸无情了!”

    舒赫德冷眼盯着眼前的襄阳府富商和士绅,盯得众人浑身上下汗毛倒竖。士绅们也不知道舒赫德葫芦里卖什么药,心想要是他真的纵兵掳掠,那就得不偿失了,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多捐些银子?

    “来呀!把襄阳府一干人等通贼的名单给我呈上来!”

    话毕,一个清兵就用托盘将一本名册给呈了上来。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舒赫德命人打开了名册,并让人大声念道:“襄阳举人王德业,身为大清举人,不思君恩,勾结贼寇,借银一万两与贼寇李克青,并约定日后清欠,并以借据为证!”

    “襄阳祥盛钱庄东家武安吉,勾结反贼,输银二十万两,约定日后归还,并立字据为证!”

    “襄阳布匹商人陈金元,勾结反贼,输布匹三万匹助贼,并立字据与贼约定日后归还!”

    “襄阳黄记粮行商人黄三齐,勾结反贼,输粮两万石,并立下字据与贼约定日后归还!”

    一个个名字被念出来,无一不是在襄阳府声望和身家不菲之人,而这些人此刻全都在宴会上。场内的士绅、富商听到自己的名字上了黑名单,此刻全都慌了神,吓个半死,纷纷跪地磕头求饶。

    “大人冤枉啊!都是那李克青强逼捐饷!”

    “是啊!若是不捐,动则灭门之祸!我等也是迫于无奈呀!”

    “所谓借据根本就是李贼玩的把戏,邀名之举,明为‘借’实则是‘抢’啊!”

    “请将军大人明鉴呀!”

    舒赫德却是不理会众人,冷笑道:“你们白纸黑字和李贼约定字据,还能有假,依照大清律例,尔等勾结反贼,轻则杀头抄家,重则诛灭九族!”

    舒赫德此言一出,那些富商、士绅们顿时吓的魂儿都丢了,纷纷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的讨饶,有些胆儿小的当场就吓晕过去了。

    襄阳举人王德业更是吓得屎尿一齐下,黄色的尿液从裤管里顺流直下,流了一地,一股刺鼻的尿骚味顿时散开。

    见已经达到目的,舒赫德一改方才冷漠严肃之情,坦笑道:“其实本将军也相信各位是被冤枉的,乃是被李贼所迫,可是空口无凭,若要人相信你们是冤枉的,还需要拿些诚意出来不是?”

    “将军大人,我愿捐银一万两!”

    有脑袋瓜子转得快的赶紧向舒赫德输诚。

    “我捐五千两!”

    “我捐粮一千石!”

    “我捐五千石!”

    有了第一个,后面的人反应过来,纷纷开仓大出血,表示要捐饷、捐粮。毕竟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赚,要是脑袋没了还能再长出来么!

    由于身上没这么多现银,众人纷纷要求回家自取,送到军营总来。对此,舒赫德倒是没有反对,允许回家取银子解送到大营,他也不怕这些人跑了,眼下这些人还得靠他来脱罪,毕竟这“通贼”的罪名一旦坐实,那结局可就悲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