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孝敬~

    襄阳府城门口,新任襄阳知府胡翼带着一应襄阳府大小官员、士绅名流站在城门洞子里头焦急等待,并不时抬头向官道上张望。

    为了讨上面儿欢心,胡翼还特意组织了数千城中百姓道城外迎接,并备好了犒军的酒肉,还有全襄阳府最好的戏班子和锣鼓乐手在城外搭台。

    此时正处秋雨绵绵之际,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蒙蒙细雨,带着丝丝凉意的秋风和雨水混合滴落在身上,不由让人觉得有些寒冷,浑身直哆嗦,可是一众官员士绅却并不以为意,胡翼为首的迎接队伍正热烈的盼望朝廷大军前来。

    自从白莲教匪在湖北起事后,整个湖广简直乱成一锅粥,各地的土匪、强盗也跟着如牛毛般出现,大则上千,小则数百,襄阳府周遭的士绅、大户人家深受其害。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却是白莲教匪李克青、刘之协、樊学明等贼首,自从这些巨寇攻入襄阳府后,整个襄阳府的大户人家就没有天安宁日子。

    在贼人的胁迫下,被迫交出近半身家,特别是贼首李克青,此人催逼最多,还美其名曰“借饷”“借粮”,并当场打下欠条和收据。其实就是强行勒索而已,只是换了个名头。若是不捐,下场自然不用说,

    记得城北的黄家因为“借饷”稍微犹豫几日,没几日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些“盗匪”上门劫掠,黄家几十年积攒的银子全让“盗匪”给抢掠一干二净,连带着黄家家主也在阻拦“盗匪”的过程中丢了性命。

    事后,贼首李克青还装模作样的上门探望,誓言抓住抢劫的“盗匪”,可明白人都很清楚,这“盗匪”与贼首李克青定然有着不清不楚的关联,演了这一幕贼喊捉贼的戏码。

    打那之后,城里的士绅和大户全都吧被迫屈服李克青的淫威,大出血了一回。“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直到此刻,这些大户和士绅们只要提起盘踞襄阳贼首李克青的种种劣迹,全都是咬牙切齿的恨意。

    幸好,上天有眼,朝廷的平叛大军终于来了,在“王师”大军的压力之下,白莲贼寇终于是退出了襄阳府,往南逃窜去了。襄阳士绅、大户们的心中的那块石头算是落下去了。

    这回朝廷派大学士舒赫德大军南下,并且将要驻扎在襄阳府,这让襄阳府的大小官员和一应士绅、名流心安定了许多,有了朝廷大军做靠山,这白莲教匪肯定是不敢再来,大家伙儿的财货、子女算是可以保全。因此,对于官军前来收复襄阳府,除了各级官员之外,各路士绅、大户最是积极,不仅备好了猪羊等家畜犒赏三军,还另外备好了银子打点官军。

    巳时刚过,前去打探舒赫德大军行程的快马便回了,说是官军一炷香后就到。

    闻讯,襄阳知府胡翼打起精神来,旋即吩咐下边儿赶紧准备迎接朝廷官军进城。

    道路两旁的迎接百姓和衙门差役也全都打起精神,昂首挺腰,戏班子和锣鼓队也开始演戏奏乐,一时间城门口好不热闹。

    为了确保数万大军的吃食,胡翼又耐着性子抽空去粮库仔细看了看,确认供给朝廷大军的粮食和一应肉食、菜疏足够之后。

    胡翼这才露出满意笑容,这些粮食和肉食足够接待四万大军三天的食用,这几日就让舒赫德大军在襄阳府酒肉管够,尔后再去追击白莲贼寇李克青,定能大获全胜!

    望着眼前堆满了粮食的仓库,胡翼不由志得意满,有了自己亲自操办的粮食、酒肉供应大军食用,定南将军舒赫德进城后肯定会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上官满意了,自己日后升官发财才有望呀!

    确认所有接待事务无误之后,胡翼这才吩咐轿夫抬着轿子再次回到城门口,和其他人一起等待定南将军舒赫德的大驾。

    临近午时,定南将军舒赫德率领的四万多满汉大军就开始缓缓的从道路尽头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当头就是一面满洲黄龙旗开道,满洲八旗大兵走在最前沿,舒赫德、福康安等一众清军将领穿着八旗各色棉甲,头戴樱盔,好不威风。

    而各镇绿营兵则跟在八旗大军身后,除少部分将佐身穿棉甲之外,大部分兵丁身穿普通皮甲或者绿衣号褂,跟在满洲大兵身后耀武扬威。

    “下官襄阳知府胡翼,率本府吏员、士绅、百姓,恭迎定南大将军大驾!”

    远远瞧见定南将军舒赫德骑着高头大马接近城门,胡翼满脸谄笑的迎上前去牵马。

    “大军的吃食和驻扎的营地下官已经准备妥当,另外下官还准备好了宴席为大人以及各位将军接风洗尘,还请大人务必赏光!”

    舒赫德也没正眼看胡翼一眼,沉声道:“宴席就不用了,全都送到大营去吧!”

    “传我军令,全军进城!”

    接着,舒赫德一抖马缰,打马径直进了城门口,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在场的官员和士绅。

    使得在城门口等了许久的襄阳府本地官员、士绅大失所望,原本还想着和定南将军能拉上几分关系,没想到对方竟然根本不想搭理他们,这不连面儿都不让见。

    等到舒赫德大军全部都入城驻扎之后,除了襄阳府的官吏,众位在襄阳府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全都悻悻散去。

    酒肉、果蔬等吃食,胡翼已经让人陆续送到清军临时驻扎的大营,而襄阳府上下官吏、士绅合计湊齐的孝敬银子足足六万两白银,自然被胡翼亲自护送到了舒赫德的面前。

    清军中军大帐中,刚刚用过襄阳府进献的酒食,酒足饭饱之后。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襄阳知府胡翼身后的几个大箱子,定南将军舒赫德望着在面前点头哈腰的襄阳知府胡翼道:“胡知府,为了迎接朝廷大军进城,应该费了不少心吧!”

    听舒赫德的口气暗含赞许之意,胡翼不由大喜过望,连连拱手点头道:“大人言重了,这都是下官应该做得的,根本算不了什么!”说罢,胡翼便将身后的几口大箱子给打开,只见里面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和银票,折合起来竟有五万两之巨。”这些都是下官和本地的官员、士绅、巨商孝敬给大人的银子,还请大人笑纳!”

    至于六万两银子送到舒赫德面前怎么会变成五万两,其中足足少了一万两之多,的确让人纳闷。

    不过,这少了的银子不由分说,却是被胡翼给克扣了,虽说大户们事先早就打点了胡翼五千两银子的孝敬,可原本孝敬给大学士舒赫德的六万两银子还是中途被胡翼给截留了一万两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