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惊弓之鸟

    现在后山的小道成了清军唯一的逃生路线,不过那条小道实在是过于陡峭狭窄,并且一次仅仅能容一人上下。

    逃往后山的清军此时犹如惊弓之鸟,眼见通道狭窄,为了争夺狭窄的逃生通道大打出手,自相残杀。

    “快!给我让开!”

    田炳忠快速冲到小道前,虽然他已经逃跑的很及时,可当他赶到后山小道的时候,竟然已经有了不少绿营兵堵在了小道上,使得田炳忠颇为意外。

    生死关头,随着光复军的喊杀声越来越近,田炳忠为了活命,也顾不得同袍之情,拔刀就砍,将前方挡路的清兵尽数斩杀,为自己开辟道路。

    往常受尽军官欺压,不敢有半句怨言的普通绿营兵,此刻也是什么都不管了,当看见己方的统帅田炳忠为了活命,根本不顾士兵的死活后,手里有刀的绿营兵为了逃命,也纷纷拔刀相向,哪管你是千总、把总还是守备,谁的刀子快就能先下山得活。

    田炳忠见状虽有心弹压这帮互相残杀的绿营兵,不过却是有心无力。眼见局势已经彻底失控,只能一边喝令手下亲兵挡住那些想要抢道下山的兵丁,一边自顾着从小道逃离后山。

    当小道附近的清军为了抢夺下山道路自相残杀时,朱兴和李克元已经率军杀了过来。

    追赶的路上遍地都是老弱妇孺的尸体,这种人间地狱的惨状让光复军上下都对清军充满了仇恨,当发现后山上清军为了争夺下山道路自相残杀的时候,所有的光复军士兵和保安队员、后营男丁都红着眼杀了上去。

    “贼寇来啦!贼寇杀过来啦!”

    一些眼尖的清军发现光复军杀来,当下停止自相残杀,也不管小道上人挤人,纷纷一涌而上往小道上冲。

    因为山崖陡峭,下山的道路几乎与峭壁平行,数十个挤在小道上的清兵顿时就被战友给挤下了山崖,摔个粉身碎骨。

    此刻清军根本就如同丧家之犬,根本无心抵抗光复军,光复军趁着清军混乱的时候,迅速上前,就像赶鸭子般,将清军朝悬崖边驱赶。

    “砰砰砰!”

    悬崖边的清兵成片被火枪打死、被刺刀或各色武器杀死,绝望中,不时有清兵跳崖自杀,摔下山崖。

    后山的小道上,只能容一人上下的山道上挤满了人,山路本就陡峭无比,几乎与峭壁平行。

    在众多清军的拥挤、慌乱下,下山的斜坡显得愈加陡峭,若是一个不慎,脚下一滑,就是摔下山崖身死的下场,整个山道上此刻到处都是滚落、摔伤的清军身影。

    早就先行下山的田炳忠此刻头也不回的疯狂向山下狂奔,一路上跌跌撞撞,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被路边的山石、树枝刮伤的口子。

    不过对于想要活命的田炳忠来说,这点儿伤根本就不算什么,匆匆逃回大营后,不等喘息片刻,忙吩咐左右道:“此地不宜久留,快去寻制台大人才是!”

    仓狂逃窜至山下营地的田炳忠根本不清楚清军正面大队已经被击溃,陈祖辉此时的情形和他也差不多多少。

    可是不知情的田炳忠还妄想逃到陈祖辉那里寻求庇护,于是吩咐残存的清兵迅速丢弃辎重和粮草,只随身带些之前的金银细软往前山陈祖辉大营方向逃跑。

    梅山前方的战场此刻更是一团乱麻,战场上到处都是惊慌的面孔,到处都是胡乱奔跑的清兵,后方则是穷追不舍的光复军士兵。

    梅山前方清军大营,杀声隆隆,炮火连天,光复军士兵已然追着败兵杀进了营寨,此时的清军大营四处火起、人呼马嘶,混乱不堪,士兵纷纷抱头逃窜,根本没有一点儿当初的悍勇气儿。

    “制台大人,贼寇已经杀进来了,绰和诺将军也已经撤了,我军大势已去,再战无益,咱们还是撤吧!撤到荆州与绰和诺将军汇合,等经略舒赫德大人大军一到,咱们里应外合定能反败为胜。”

    总督大帐中,督标副将程其邦惶急地冲到坐在帅位上的陈祖辉跟前,卖力规劝道。

    “知道了!”

    陈祖辉面如死灰,空洞的回应丝毫不含任何情感,那双呆滞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的虚空,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事能影响到他。

    “制台大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贼寇就要上来了!”

    在程其邦身边,一群留下来的将官们哗啦啦跪倒一片,纷纷劝阻陈祖辉撤兵到荆州整兵再战。

    可不管将佐们怎么劝,陈祖辉仍旧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对于撤兵,他很不愿下这个决定,因为一旦撤退,等逃到荆州,估计也只会剩下他这个光杆司令,手里没了兵,就算逃到荆州又有何用。

    更为现实的是,这次损兵折将,葬送了湖广四五万精锐大军,就算舒赫德大军赶到,估计整个湖广自此再无人能挡住李克青的大军,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湖广糜烂的罪责肯定会落在陈祖辉的头上。

    在梅山大营以身殉国还能落个忠烈的名节,要是逃回荆州,不仅名节不保,仍不免落的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想到这里,陈祖辉面无表情的缓缓开口道:“此战之败,全奈本帅指挥无方,以至于四万多将士殒命疆场,上负皇恩,下负众将士,你们各自逃命去吧!本帅决定留在这里为皇上尽忠!”

    “制台大人万万不可!”

    “请制台大人三思呀!”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一听陈祖辉要殉节,程其邦等一众将佐慌了,要是陈祖辉殉节身亡,而他们底下的这些将佐反而逃回了荆州,朝廷会怎么看待他们。

    官军大败,主帅战死,皇上和朝廷的火气无处发泄,陈祖辉死了算是做了个忠烈,而这“阵前失帅、贪生怕死”的罪名估计就会落在他们头上,程其邦想想都觉得脑后生风,后怕得紧。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光复军的喊杀声越来越近。眼见陈祖辉软硬不吃,一心求死,程其邦只好把心一横,一边儿对身旁的其他将佐使眼色,一边儿沉声道:“既然大人不愿撤军,请恕标下无礼了!”

    说罢,便和几个将佐一涌而上,保胳膊的抱胳膊,抱大腿的抱大腿,想要将陈祖辉强行驾离帅帐。

    “你们!”

    眼看在部下逼宫,陈祖辉再难架得住,思前想后,还是求生的本能占据了上风,放弃了抵抗,只好哀叹一声道:“唉!你们可害苦本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