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燃烧的黄龙旗(中)

    光复军中军本阵,望着左翼滚滚杀奔而来的八旗骑兵,李克青不忧反喜,兴奋的直跺脚,急忙吩咐左右道:“快!给宋灿发旗号,把所有的大炮都给我瞄准八旗兵,给我狠狠的打!”

    望着清军八旗马队中密集的黄龙旗,李克青不由嘴角微扬,只要解决了当面这股骑兵,湖广的地面上再也没有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军队,天高海阔任我闯~!

    梅山火炮阵地,炮兵指挥宋灿正紧张的关注着战场中的一举一动。

    此时,双方士兵在方圆数里的战场上激烈交战,嘶喊声、惨叫声、火枪的射击声不绝于耳,双方此刻都用上了全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许多地方双方士兵纠缠在一起白刃作战,战况异常激烈。

    而一直蠢蠢欲动的清军骑兵这时也全数杀向光复军左翼,声势浩大。一时间刘信所在的左翼看起来,就像一堵脆弱堤坝即将迎来惊涛骇浪般岌岌可危。

    正当宋灿对战场形势感到万分焦急的时候,一直在观察中军动向的传令兵突然高声道:“指挥!大将军发信号啦!”

    宋灿闻言定睛朝李克青所在的中军看去,只见李克青所在的中军旗号连连,正是要求开炮的命令。

    “快,将藏起来的大炮都给我拉出来!”

    得到开炮的指令,宋灿心中隅就憋了一股子闷气,连忙一声令下,士兵赶紧将部分大炮上的伪装给撤去,调校炮口,将大炮架入炮位,并将炮弹预设落点对准行进中的清军骑兵。

    “先发一炮试试落点!”

    在宋灿的指挥下,炮兵营的士兵熟练的将其中一门火炮装弹装药,然后点燃引信。

    “轰!”

    一声巨响,白烟腾空,一发铁弹呼啸飞向清军八旗阵中,准确的落在了骑兵大队之中。

    由于清军骑兵过于密集,当场就将七八个冲锋中的八旗马甲,连人带马当场击毙,并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怎么回事?哪儿打的炮!”

    被众亲兵簇拥在马队中央的绰和诺惊呼。

    正当绰和诺一脸莫名其妙,不清楚哪里打炮的时候,梅山上的光复军大炮已经火力全开。

    “轰轰轰!”

    梅山之上,浓密的白烟腾起,剧烈的闷响瞬间传遍整个战场,二十余门重炮一齐开火,一颗颗铁弹呼啸着砸向绰和诺所在八旗骑兵。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绰和诺当场吐血。

    二十余颗铁弹划着弧线,快速落向八旗马队,密集的八旗马队中,血花绽放,泥土四溅,每一颗铁弹下去,都将一条直线上的七八名八旗马甲吞噬进去,落在地上变成跳弹后,更将周遭的数名马甲击倒,躯体碎块如雨四散开来。

    眼见八旗骑兵突遭大炮攻击,前方的绰和诺和后方的陈祖辉,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一句句疑问自两人心中浮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贼寇那里来如此多的炮?”

    正指挥清兵进攻的湖北提督马铭勋远远瞧着一下子就有二十多颗铁弹落入八旗马队,吃惊道:“贼军的炮竟然能打这么远!这怎么可能,就是五千斤大炮也不可能打这么远!”

    “哈哈!这下够鞑子给喝一壶的了!”

    在这幅“绚丽”的场景中,光复军炮兵指挥使的宋灿仰头大笑,瞧见不可一世的满洲八旗骑兵在自己的大炮轰击下,人马嘶鸣,死伤惨重,心中不由无比快意。

    “中计了!”

    陈祖辉和绰和诺心里同时冒出一个念头。李克青从一开始就在示弱,隐藏了其大炮的真实实力和数量,怪不得他敢主动下山求战,原来还有数十门利炮这个杀手锏!

    陈祖辉此时有些后悔听从了绰和诺的建议,全军出击与李克青决战。不过,世上并没有后悔药,木已成舟,目下除了拼死一搏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既然贼寇有炮,我方自然也有,虽然比不上贼寇的火炮犀利,可威力也不小!

    心念及此,陈祖辉扭头观望,只见己方的大炮在马拉人拖之下,数十门三千斤大炮已经开始在己方阵前架设完毕,随时可以发炮还击,一颗悬着的心不由落下。

    还没高兴一会儿,梅山光复军炮位,又是一轮白烟升空,一波铁弹轰隆隆直接砸在清军刚刚布置好的炮位上,顿时砸出十几条沟壑,许多清兵当场毙命,死状凄惨,残肢血液遍布沟壑。

    一门刚刚架好的清军三千斤大将军炮被一枚铁弹正面击中,重大三千斤的炮管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当场就被掀翻,木制的炮架顿时被砸个粉碎,铁炮管重重的砸在一旁的清军炮手身上,将其砸成肉酱!

    一时间,整个清军火炮阵地惨叫连连,炮手纷纷溃逃。

    “不许跑!违令者斩!”

    清军督战队斩杀几个逃兵后,在督战队的弹压下,溃逃的清军炮手无奈只好冒着铁弹攻击下,装弹、装药,以求能给予光复军一定杀伤。

    可在清军剩余的三千斤大炮还没射上几炮,对面梅山上的光复军第二轮火炮铁弹再次袭来。

    一颗铁弹径直砸向正在放炮的清军炮手,瞬间就将那名清军炮手的身子给打成两截,炮弹砸在地上后,产生跳跃,四下横扫,将大炮周边的七八人砸成碎骨烂肉,如此一来,清军炮手顿时崩溃,四下乱窜,督战队斩杀了数人之后竟也无济于事。

    “传令,全军压上,不要与贼寇过多纠缠,直攻李克青本阵!”

    此刻,陈祖辉也是急了,贼军枪炮犀利无比,射速竟然比己方快了近一倍多,再这么拖下去,己方必败无疑,此时别无他法,只能速战速决方为上策。

    于是,再急忙下达了全军压上的军令之后,陈祖辉也督促身旁的数百亲兵压上前线,掏出了最后一点儿家底,欲做困兽犹斗。

    荆州将军绰和诺似乎也预感到大事不妙,虽然在光复军的火炮轮番攻击下,骑兵死伤惨重,队形已经陷入混乱,战力大为减弱。

    可此时却凭着一股悍勇拼命率众冲锋,手里的马鞭更是不停的抽打马屁股,嘴里大声嘶吼,在他看来似乎只要冲到光复军阵线就可以逆转战局。

    “这个绰和诺倒是个猛将!”

    见八旗骑兵仍然勇猛冲锋,分数路朝左翼防线冲击而来,李克青不由讶异。

    这个荆州将军绰和诺倒倒是员猛将,在满清八旗军严重退化、腐化的乾隆朝,他手底下的旗兵在猛烈的火炮攻击下,虽然死伤惨重,不过竟然没有溃散,而且锐气不见,倒是难得一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