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燃烧的黄龙旗(上)

    清军阵前,战鼓喧天,急促的号角连连,旌旗招展。

    不到半个时辰,对面的清军就完成了排兵布阵,除了左翼的四千骑兵外,光复军的中央正面和右翼,均有上万清兵出阵。

    清兵几乎倾巢而出,目标直指李克青中军。

    与先前清军进攻梅山时不同,这次清军进攻并没有形成宽阔的正面,而是像溪流汇聚一般,渐渐的汇成一道密集的人潮,如箭头般攻向光复军阵中一处结合点,似乎打算以点破面,集中攻击光复军防线中的一点。

    发现清兵的异常举动,李克青不由心神一紧,心道:“这陈祖辉还有两把刷子嘛!应变还挺快!”

    为了迅速推进光复军防线内,程其邦也是拼了,命令清兵分为数个大队,以极为密集的队形向光复军防线进攻,几乎是人挤人,人挨人,为的就是不顾伤亡,用命来填!

    “***,这清兵这回可是玩真的!要拼命了!”

    第三营千户刘必雄此刻望着前方如潮滚滚的清兵,嘴里直骂娘。

    “开火!开火!”

    刘必雄见状果断下令开火,并命令营中左右士兵前来支援。

    战场各处,枪声轰鸣,杀声震天,位于右翼的第六营千户王廷诏此刻也是头大无比。

    在光复军线阵列火枪和“平虏炮”霰弹的连续轰击下,从百步外到五十步内,清军死伤枕籍。

    可清军却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在将官的指挥下,拼命向前冲。光复军士兵往往将前排清军击倒之后,后排清军又跟了上来,清兵的冲势依然不减。

    面对清军冲锋的人潮,即便是谷城和刘湾村出来的老兵,身体也开始紧张得打着哆嗦,原本熟悉无比的射击动作也开始变形。

    后来加入的襄阳府兵和绿营兵不少已经有些动摇,时不时的左右张望,准备一见形势不妙,就迈腿走人。

    此刻,防守右翼的指挥使杨铁的额头拧成了麻花状,随着清兵的距离越来越近,在杨铁看来一场白刃血战不可避免!

    “上刺刀!”

    身处一线的刘必雄见清军已经逼近三十步内,随即大声呼喊。

    “刷拉拉”一阵稀碎声响,光复军士兵们纷纷拔出刺刀端上枪头,准备等清军接近后展开白刃战。

    指挥使杨铁扭头望了望身后的梅山,心急如焚,“咱们的炮怎么还不开炮!”

    光复军中军大营,李克青此刻也是心急火燎,清军显然想要亡命一搏,与光复军打肉搏战。

    鉴于现下光复军新兵多的特点,失去火器的优势,对光复军形势非常不利,军队有崩溃的可能。

    此刻清军队形密集,正适合炮击大片杀伤,不过李克青却暂时没有下令开炮,因为此战清军的底牌,四千骑兵还没有出动,贸然开炮只会让清兵知晓光复军火炮的真实数量、射程和威力,让清军的四千八旗骑兵这只煮熟的鸭子给白白吓跑了,因此这也是李克青迟迟不肯下令开炮的原因。

    在先前的防守战中,李克青刻意向清军示弱,隐藏了火炮的数量、射程和威力,使得清军一直认为光复军的炮队的实力最多与清军相当,并且这会儿战场更在光复军大炮的射程外,所以清军此时进攻起来肆无忌惮。

    因此,陈祖辉和绰和诺这才敢压上全军与光复军野战,不然,给他们俩一百个胆也不敢再战,说不定就龟缩在大营里或者直接灰溜溜逃走,如果结果是那样,那对于李克青来说就太可惜了,为了全歼这股清军,为前路扫清障碍,李克青这会也是下了血本,全军出动为诱饵,勾引清军出站。

    “***清兵,快点出动骑兵啊!”

    李克青站在指挥所的坡地上急得直跺脚。

    似乎李克青的骂娘起了些许作用,对面的清军骑兵的确开始动了,旗号打得特别频繁,似乎正在调动。

    清军左翼,荆州将军绰和诺自交战以来一直注视着前方的战况,他并没有像其他两路清军那样直接杀入战场,而是一直在一旁等待一个合适加入战场的机会,一个能将李克青与光复军一击致命的机会。

    当远远看见其他两路清兵已经渐渐突破火网,开始突入光复军防线的时候,绰和诺再也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铿”的一声拔出那柄当年其祖先入关时的战刀。

    这次出兵剿贼,绰和诺特意带上了它,这把战刀承迂着祖先的荣耀,当年先祖就是用这把刀杀死了无数敢于反抗大清的汉人,无论是明军、李自成、张献忠等流寇还是汉人抗清武装,都被这把刀的主人踩在脚下,并且沾满了汉人的鲜血。

    兴许是感受到了主人浓浓的战意又或者是多年未曾饱饮汉人的鲜血,这把刀此刻在阳光的照耀下褶褶生辉,流光溢彩。

    终于轮到自己进攻的时候了,如今自己也要用这把战刀继续书写家族的荣耀!想到这里,绰和诺大吼一声,吐出腹中隅已憋了许久的闷气,挥刀指向前方光复军左翼防线,咆哮道:“杀!”

    接着,一勒缰绳,战马嘶鸣中,绰和诺一马当先,率领四千八旗马甲冲向刘信防守的左翼。

    “轰隆隆”的马蹄声夹佑的滚滚烟尘朝刘信防守的左翼猛扑而来,伴随着四千匹战马的集团冲锋,万马奔腾下,似乎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整个战场上的焦点顿时转移到了左翼。

    旌旗如林,八旗各色彩甲在阳光的照射下,耀耀生辉,当中那一柄象征满洲的黄龙旗迎风招展,旗帜中那条恶龙张牙舞爪,好不威风!

    一些陷入苦战的清军士兵瞧见八旗主子大军终于出动,纷纷激动地热泪盈眶,心想有了八旗主子出击,当面的贼寇还能张狂几时?原本被长官强压冲锋拿命填的清军士兵,在士气跌落到低谷后,此刻士气顿时又昂扬起来,与当面的光复军士兵白刃战作一团。

    远远见到左翼的光复军士兵纷纷聚成一个个奇怪的空心的方阵,绰和诺虽心生疑惑,不过却对那些方阵嗤之以鼻,根本没把光复军放在眼里。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骑兵抗住前几波火器射击,不惧伤亡冲阵之后,对面的汉人往往就会抵不住冲锋,溃散而逃,从而沦为被骑兵追杀的两脚羊。

    此战结果自然也会一样,在己方优势骑兵的冲击下,对面光复军薄薄的方阵似乎眨眼间就可攻破,难道这些怯懦汉人方阵能比得上当年的准格尔部的驼城?

    当年平定西北他绰和诺也曾有幸参加,貌似强大的准格尔部在大清军队的进攻之下显得那么的脆弱,其最后和大清对抗的结局就是准格尔部从此在天山草原上消失,男女老幼被屠戮一空,鸡犬不留。

    收回遥远的思绪,绰和诺的视线紧紧盯着前方,在他看来梅山之战即将永载史册!歼灭光复军的首功非他莫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