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章 困死贼军!

    冲进缺口的清兵杀得兴起,士气正旺,只顾朝前猛冲,想要击溃当面光复军第九营陈宏部,根本没有注意到两边侧翼慢慢出现了成建制的光复军士兵和义军大队。

    在当面清军的压迫下,第九营的防线开始出现松动,伤亡也逐渐开始增加。

    许多清军趁势冲入防线,与光复军士兵混战在一起,刺刀白刃战下,给光复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正当清军越战越勇,陈宏部险象环生之际。忽然,一阵有些奇怪节奏的鼓点和号声传到陈宏的耳朵里,陈宏侧目望去,不由大喜过望,援军终于出现在战场上。

    右翼的清军发现,近两千头戴红巾的光复军士兵排成线列阵型按照一定的步调整齐踏步的朝清军走来。

    光复军肩上火枪刺刀如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的耀眼。在火枪兵身后,是一些没有装备火枪的义军士兵,此刻正列阵在火枪兵身后,磨刀霍霍随时准备出击。

    右翼的光复军并不像清军那样一口气冲上来肉搏,而是整齐而缓慢的踏着步子朝清军逼近,眼见就要距离清军只有一百步,清兵再也按耐不住,在各自千总、把总的呼喝下,朝右翼光复军阵线发起进攻,妄图击溃当面光复军。

    “杀!”

    四五千清兵分作两路杀奔而至,第八营千户黄会、第十营千户翁鹏盯着阵前的清军,口中默念:“九十步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开火!”

    “蓬蓬蓬!”

    一阵爆响,光复军第九营、第十营阵前一道白烟升起,数百支火枪同时打响,冲在前方的清军瞬间倒下一大片,接着一排排的火枪朝前方清军轮射,形成一道严密的火网,火网中人畜不留。

    此时,清军左翼,两千多装备有燧发枪的义军士兵在宋之清的率领下之扑清军侧后方,已经和冲上来的清军交火。

    冲入光复军阵线的清军此刻三路受敌,在平虏炮和火枪齐射的轮番轰击下,清军重甲兵首先支撑不住,伤亡已过大半,开始溃逃,后方的清军更是不堪,已经不复当初悍勇,只想保命了事,不顾将官呵斥,也开始大面积溃逃,梅山防线右翼防守形势为之逆转。

    梅山左翼阵地,简易工事后,蓬蓬的排枪声轰鸣。清军黄州协副将黄保望着前方连绵不绝的枪声,脸色不觉难看之极,上万人如潮攻势就这样被光复军击碎。

    工事后,光复军士兵排排轮转,枪声道道轰鸣,其中还夹佑着平虏炮开炮的闷响。

    上万清军分几路冲向梅山左翼阵地,在一百步外停住后,就开始放铳、放劈山炮和放箭,除了造成光复军部分伤亡外,并没有屿成大的伤亡。

    在几轮远程攻击之后,清军便开始冲锋,却被密集的火枪击倒,一时间清兵吓的不敢上前,畏畏缩缩。

    许多清军千把见状高声动员,亲自带队冲锋,不过在栅栏后响起一阵枪声后,五六个千把总身上血花四溅,直接仆倒在地阵亡。

    一个骁勇的大胡子游击身穿棉甲盔樱带队冲锋在前,一边奔跑一边举刀振臂高呼,姿态如同张飞在世,神勇无比。

    立刻就引来了好些火枪的“关照”,头盔被打掉、胸口、腿上、胳膊上同时喷出鲜血,被打成马蜂窝。

    整个人就这么直愣愣的扑倒在地,见到主将被打死,后面的清兵个个吓得半死,双腿直打哆嗦。

    若不是后面压阵的将官手里的刀枪威吓,怕是早就丢下武器跑了。

    整个梅山山脚下硝烟弥漫,身处清军后方的陈祖辉等人,除了听见密集厚重的枪炮声,根本无法观察到战场中的详细情形。

    只能靠不时来报的传令兵知晓前方战况如何。距离开战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之久,可过了这么久战场上的枪炮声仍然猛烈如厮,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令身处后方的陈祖辉、绰和诺等人心急如焚。望着远方梅山脚下浓浓的白烟,一种不好的预感逐渐笼罩在众清军将领心头。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只见到零零散散的溃兵开始从远处硝烟中奔逃而出,陈祖辉的心里的大石“咯噔”一下落下,“败了”二字在脑海中慢慢浮现。

    想到先前战死的襄阳总兵官达色和襄阳城的失陷,陈祖辉心道:“若当初是我领兵,估计和官达色、浦霖等人的下场没有任何区别!”

    三路人马,三万多精锐,就这样败了,陈祖辉怎么也不甘心,此刻脸色烧得通红,扭头看了看包括荆州将军绰和诺在内的周遭将佐。

    陈祖辉发现所有人都愣在当场,望着不停逃回来的溃兵一言不发,至于绰和诺的脸色更是铁青,似乎根本不敢相信三万多精锐竟然会失败。

    “将军大人可有破敌之策?”

    陈祖辉望着满脸惊骇之色的绰和诺缓缓问道。

    “咱们要是此战挫败,湖广就再没有能制李克青之军,荆州、武昌危矣!我等就算身死,在皇上那里也难脱罪!”

    绰和诺语气严肃,“铿”的一声拔出腰刀,沉声道:“眼下必须收拢残兵,全军上下一心,挖沟堑壕,死死将李克青困死在山上,等定南将军舒赫德大人率军南下与我军汇合方有一线生机!”

    陈祖辉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我这就派人修书一封与定南将军舒赫德大人,让其火速驰援我军,一定要将贼寇的主力歼灭在梅山一线!”

    一个时辰过后,梅山脚下的硝烟逐渐散开,光复军阵前密密麻麻躺着的大片清军尸体,见到如此惨状,清军将领的心中全都升起阵阵寒意。

    此战清军伤亡一万多人仅仅只是冲破了光复军的数层防线而已,并没有伤到光复军的根本。

    而陈祖辉跟据前方线报,估计光复军最多伤亡一千多人而已,战损的比例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十比一,令在场的清军将佐震惊不已。

    除了光复军占据地利,层层设防,处于占据优势的防守,清军大军施展不开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李克青手里的枪炮太过犀利!

    从战场撤回来的湖北提督马铭勋摇头道:“贼寇手里的枪炮太强,就算咱们全军压上也不一定能胜,就连我手下提标精锐也全给折在贼寇营中。”

    接着,马铭勋抬头望了望天空,“要是此刻能下场大雨,咱们定能剿灭李贼!”

    顺着马铭勋的目光,众将抬头看天,可却是万里无云,一片蔚蓝,所有人不免再次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