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凭尔几路来,我自一路去~

    这时,李克青豁然站起身,低头环视众人,忽然冷笑说道:“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这句话什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熟读史书的叶文泰想了想,忽然惊呼道:“莫不是当年本朝太祖不,奴酋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之战时说言?”

    “不错!当年老建奴就靠着这十二字方针消灭了大明十多万精锐边军,导致辽东失陷,攻守易势,我大明军队一蹶不振,以至于后来鞑子入关,祸害至今!”

    李克青点点头,咬牙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次本将军要用清兵的鲜血来祭奠死去的大汉英烈,让十万清兵有去无回!”

    李克青的一席话说的慷慨昂扬,掷地有声。在场的光复军将领闻言,出于对李克青的极端信任,再加上占领襄阳城后,几个月都没有战事,光复军上下早就憋足了一口气儿。此番听到自家大将军的豪言壮语,无不斗志昂扬,摩拳擦掌,意欲出城与清军野战。

    而与之相反的却是刘之协和樊学明两人一听李克青说要出城与清军野战。顿时心气儿就怂了大半,赶紧规劝李克青道:“李兄,出城野战万万使不得,你的光复军兵强马壮,装备精良,可我和樊兄二人可与你没得比。依我看,咱们还是趁清军还没有彻底围城之前,根本前程吧!能跑出去一个是一个,要不然,咱们可都得折在这襄阳城!”

    樊学明见状也跟着连连点头道:“刘兄所言极是,咱们还是各自逃命,各奔前程去吧!”

    见刘、樊二人还没有开打就怂成这样,圣姑韩冰儿杏目圆睁,呵斥道:“各自逃命?亏你说的出来,襄阳城附近到处都是清妖,而且最多离襄阳城也不过七八十里的路程,而且还有不少旗兵马甲,要是咱们都顾着各自逃命,迟早被清军各个击破,全军覆没的下场!”

    “本圣姑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也明白合则生,散则亡的道理,你们要是怕了,就各自逃命去吧!省得留在这里拖大伙儿的后腿!”

    韩冰儿铿锵有力的一番话,颇有一副巾帼不然须眉的豪气,婀娜多姿的娇躯再配上一袭劲装显得英姿飒爽,自然惹众人侧目。

    而李克青也对未来的媳妇青睐有加,欣赏不已,不由想到圣姑韩冰儿若是被自己推到之后的旖旎风光。

    韩冰儿自然不知晓李克青肚子的花花肠子,见李克青头来赞许的目光,不由有些羞红,不敢与李克青的目光直视。

    “你!”

    刘、樊两人被圣姑数落的体无完肤,颜面扫视,顿时心中气闷,向来脾气暴躁的樊学明更是冷笑道:“走就走,襄阳这地方俺还不稀罕,与其呆着这里送死,还不如出城回俺郧阳老家来得快活!”

    说罢,樊学明便起身,一扭头抬脚就走。

    人各有志,见樊学明自顾要离开,李克青也不阻拦,任其自便。

    此刻,刘之协却一把拉住樊学明道:“樊兄,咱们义军兄弟是一家人,就像方才圣姑所言‘合则生,散则死’,何必动怒,来来来,坐下消消气,有事好商量嘛!”

    刘之协一边儿打着哈哈,一边儿对樊学明拼命使眼色。

    樊学明见状,虽然不清楚刘之协为什么非要留下自己,可出于对他的信任,便只好停下脚步,任由刘之协将他拉回座位上。

    “哼!”

    樊学明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冷哼一声后便不再说话,顾自靠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仿佛会场里的任何动静都与其无关。

    “既然李兄和圣姑都主张出城方有一线生机,我方才细细想来也举得确有道理。李兄在咱们义军中实力最强,为人重情重义,公私分明。咱们不如一通推举李兄为义军盟主,带咱们共抗满清如何?”

    对于刘之协突然给自己戴高帽子,要认自己为盟主,李克青心里可跟明镜似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刘之协一向和他李克青有些不对付,这忽然给他戴高帽子,绝对是有所图谋。

    这盟主一旦自己接下,那刘之协和樊学明大可以借机向自己讨要一笔粮饷。而且既然自己成了盟主,公认实力最强,那么这主攻清军之事自然也就落到了李克青的头上,刘、樊二人也就减少了被当做炮灰的概率。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旦当了义军盟主,那就是清廷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前明“闯王”高迎祥、李自成,再说远点,元末红巾军“韩山童、徐寿辉”等莫不如此,总之一句话,谁当出头鸟就打谁!

    刘、樊二人不仅可以借李克青盟主的名头行事,而且还可以躲在李克青这颗“盟主”大树下乘凉,何乐而不为呢?

    真是好计谋啊!李克青对刘之协更是高看不已,历史上在祖师爷刘松被捕后,还能逃出清军的追捕,更是被各路白莲教起义军尊为“天王”“祖师”,说明此人非同凡响。

    不过,这一切随着李克青这只不经意震动其翅膀蝴蝶的到来,全都改变了,刘之协的光芒注定会被李克青这颗冉冉升起的“造反”新星所掩盖。

    “李某人何德何能,岂可窥伺盟主之位,倒是刘兄在教中资历颇深,教徒无数,名望远大于李某,这盟主之位不如就让给刘兄来做如何?”对于盟主的位置,李克青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反而故意将皮球提给刘之协。

    “刘兄坐盟主,我同意!”

    宋之清这时也冒了出来,举手奸笑道。

    “我看这个盟主的位置,刘兄的确有资格坐得!”

    原本闭目养神的樊学明一听大伙儿推举刘之协坐盟主,不明就里的赶紧就蹦跶起来欢呼赞同。

    刘之协闻言大惊失色,转过头狠狠的白了樊学明一眼,接着连忙摆手推辞。

    顿时,这义军盟主的位置倒是成了烫手的山芋,无人敢接。

    “我看不如这样吧!此战我就勉为其难,暂时充任此战各路义军的总指挥,请各位弟兄暂时归我节制。待此战过后,咱们再各自为政,互不干涉,怎么样?”

    为了抗清大局和使各方能达成统一意见,李克青只好提出折中方案,务必使各路义军至少面上还能团结在一起。

    刘之协盘算片刻,对方案表示认可,樊学明一向为刘之协马首是瞻,自然也没有意见。圣姑韩冰儿方面更是没话说,大家一致公推李克青为暂时总指挥,待战后再分道扬镳,各自为政。

    感谢类似风筝的自由、廖二狗、老书虫辉、150627135051359、书友111117231029326、相视勿语等【在此不一一列举】书友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