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要揭发!

    看完李克青手书的亲笔信,韩冰儿眉头微瞥,轻启薄唇道:“李天师这是要以自身为饵,吸引清妖主力,给咱们其他各路义军创造机会?”

    沈浩点头道:“正是如此,清军来势汹汹,各路义军包括咱们光复军在内,正面作战都不是清军的对手,唯有以时间换空间,以坚城为饵,吸引清军围城,重创清军,给其他各路义军兄弟创造机会,才能发展壮大。”

    “要是这样话,李天师岂不是太危险了!要是稍有不慎,那可就被包了饺子,逃都没法逃了!”

    对于李克青以身犯险,韩冰儿那颗少女心不由一紧,很是担心李克青的安危,但是面色上却还是表现的很平静,丝毫看不出些许异样。

    “无妨,既然有这个打算,咱们大将军早就有了万全之策,圣姑不必担心!”

    说罢,沈浩暗暗观察了韩冰儿的神情,却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传闻这位圣姑对大将军有情有义,不知是不是真的。

    “鸟铳一千五百千支、劈山炮二十门、药子一万斤、清军制式长刀三千柄、长矛五千杆,制式棉甲八百套!”

    宋之清一边儿清点李克青送来的武器装备,一边惊叹道:“好大的手笔,当年果然没看错李兄,李兄实乃重情重义之人!真是太感谢了,古人称雪中送炭也不过如此。”

    说着,宋之清顿了顿,有意无意问道:“不知道‘总教师’刘之协,‘小明王’樊学明那里,李兄是不是也支援了不少武器?”

    沈浩当然明白宋之清的用意所在,对于援助刘之协和樊学明武器也不避讳,坦白道:“为反清大局着想,大将军的确也支援了其他两路义军一些武器辎重,不过他们两家得到的武器辎重合起来也不及你们的一半多。”

    接着,沈浩顺口道:“其实在所有的义军当中,大将军最为敬重的就是二位,还经常在咱们面前提起圣姑巾帼不让须眉,宋兄为人重情重义,有勇有谋,俱乃当世人杰!”

    沈浩本就是沈家商行的继承人,做生意察言观色的本事本就不一般,这会儿顺口就将圣姑韩冰儿和宋之清二人夸上了天。

    “李大哥,李天师谬赞了!”

    听说李克青还时常提起她,韩冰儿不由俏脸微红,心中荡漾,小女儿心态顿时表露无疑。

    发现自己有些失态,韩冰儿旋即岔开话题正色道:“李天师在信中让先生留在我军中参谋军务,以便两军及时联络,共创大业,我等义军求之不得,冰儿已命人备下宴席为先生接风洗尘,还请先生与我等大堂一叙,共商大计!”

    “那沈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圣姑、宋兄请!”

    接着沈浩也不推辞,便与圣姑韩冰儿、宋之清等义军要员一同入席,也算是正式加入了圣姑说领导的义军队伍。

    转眼间,攻占襄阳城已经半个来月,按理说湖北的清军应该早就该大军兵临城下,日夜围攻襄阳城才是。

    可据线报,湖广清军和荆州八旗共计两万多人再将驻扎在宜城的刘之协部义军赶到南漳后,五日前就停在宜城便不再前进,停滞不前,让李克青摸不着头脑。

    襄阳重镇丢了,按道理说清军不管如何应该马不停滴直趋襄阳城才是,停在宜城不走,难道清军是在等援军抵达,然后再图攻城?

    虽然摸不清清军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不过李克青这边倒是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思,对于城内光复军新丁的训练一刻也没有停歇,燧发枪和火炮的生产线全数都迁移到了襄阳府。

    利用原襄阳清军遗留的火器制造工坊和原有的各类作坊,在张茂桢和宋典的主持和改进下,一条新的燧发枪、火炮生产线很快就已上马,开始源源不断的生产各类火器。

    齐大正主持的钢铁生产线也再加班加点的生产经过多次冶炼的钢铁,以配合火器、大刀、长矛、铠甲等武器的生产制造。

    好不容易积攒的银子就这样又哗啦啦如流水般花出去,幸好此次占领了襄阳府这座“富饶”的城市,又得了诸多大户人家的“捐助”,银子暂时还不缺,不然李克青的光复军全都要喝西北风去了。

    光复军集中营,烈日之下,操场中央站满了清军俘虏,俘虏中有绿营兵,也有迎清军官吏和一些士绅大户。

    数千名俘虏整整齐齐的站在操场中央,周围站满了手持刀枪的光复军士兵,现场闲得很沉闷。俘虏除了用舌头舔一舔干裂的嘴唇之外,没有声音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虽然遭受烈日的曝晒,不少人的皮肤已经晒伤,相比起操场正前方的几个木架上的一些个要死不死的满清官员来说,可就幸运多了。

    只见正前方高大四五米的木架上,数十个原襄阳府府学训导、同知、还有一些心怀满清的秀才、举人、士绅等所谓忠君体国者,此刻被绑在十字木架上,已经即将成为一具具干尸。

    过了好一会儿,操场前方的简易礼台上面才慢悠悠的出现了几个光复军官员,此刻顾駉与几名集中营官员身着大红前明官服端坐到太师椅上,手摇折扇,气定神闲。相比起先前满清的僵尸服来说,颇有一番天朝大国的雍容大气。

    待几位主官落座之后,一旁的小吏这才清了清嗓子,高声道:“集中营第三期结业典礼正式开始!”

    接着,铜锣声响起,早就在边上等待的锣鼓手鼓乐齐鸣,伴随着鼓乐声,上百名原集中营俘虏纷纷从场边鱼贯而入,排队经过主席台。

    这批俘虏的身份各式各样,有绿营兵、秀才、举人、原官府官员、士绅名流等,此刻头上的辫子不无例外的全部都没了影子。有些人还特意穿上汉家宽袍大袖的儒衫,头戴网巾以彰显其立场。

    与场下的其他俘虏相比,这批俘虏面色红润,显然更有精气神。看着在烈日中曝晒的其他俘虏,不由对那些俘虏指指点点或冷眼旁观或摇头叹息。

    一个个“自愿”被改造成功的俘虏面带微笑的自礼台前经过,并由集中营主官顾駉亲自颁发盖有印章的结业书状和光复军内的任命状。

    这些“改造”成功的俘虏,全都经过了严格的审核和考验,他们不仅要当着其他人的面当众将抗拒“大汉天军”的一些老顽固分子帮上木架活活晒死,而且还得在集中营有立功表现,检举有异心的其他俘虏,才能得到集中营官员的认可。

    有些懂文墨的高级俘虏还必须写上一份痛斥满清统治的八股文章,并签上自己的大名以及籍贯,得到上官认可方能通过考核。

    场下的其他俘虏望着礼台上的一幕,俘虏们的心间可谓是五味陈杂,怨恨、羡慕、期待或是不屑,什么心思都有。

    “呸!这些枉负君恩的败类都该死,‘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等读书人岂能图一时活命,屈膝从贼!”

    一个看起来一脸正气,精神矍烁的精瘦老者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并压低声音对一旁身着儒衫的年轻学子沉声道:“敬德,你是我最得意的门生,咱们师徒二人可一定要与逆贼抗争到底,与贼誓不两立!”

    那个年轻学子闻言,也不开口说话,只是略微扭头点头示意。

    接着,那青年学子忽然跑出俘虏队伍,指着老者的鼻子,大声对一边的光复军看守叫道:“我要检举!我要揭发!”

    “敬德,你!”

    老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最得意的门生竟然会当众举报他,顿时急火攻心,一口气顺不过来,晕倒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