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备战

    一名光复军看守慢悠悠的走过来,用脚踢了踢浦霖肥硕的身躯,见没什么动静,便冷漠的吩咐一旁的两个俘虏道:“拖下去埋了!”

    襄阳扼守湖广的北大门,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四通八达,距离荆州城和武昌城都很近,而且水陆路都很便捷。因此,光复军占据襄阳城必定会引来湖广的清军倾巢而来。

    为防有失,昨晚军事会议上,李克青已与手下的将领、官员讲得很明白,立即加强襄阳城防和水面防御,准备在襄阳府与清军来个正面作战,消灭清军有生力量。

    只要清军在坚城之下损失惨重,拖住湖广清军的有生力量。相信会给其他各部义军如“混元总教师”刘之协部、“圣姑”韩冰儿、宋之清部,还有“混元小明王”樊学明、高均德部创造有利机会,让这股白莲教起义风**的更加猛烈,动摇满清统治的根基。

    而他李克青甘愿为此充当这个诱饵,以襄阳坚城吸引清军主力,为友军创造机会。

    诸将对李克青的想法均无异议,不管文官还是武将,都很清楚凭借坚城肯定比于清军野战更划算。

    光复军的骑兵目前只有五百,而且新兵很多,能攻破襄阳完全是出奇制胜和城内守军战力不强所致。

    若是荆州和武昌的清军主力来攻打,还有清军大量骑兵,出城野战只怕凶多吉少。

    就在昨日,留守在刘湾村的光复军后营家眷和谷城家眷和军队全数撤进襄阳城,而且李克青命令光复军士兵在整个襄阳府城内城外征集粮草,许多富户因此遭了殃,被迫献出家中大半粮草和金银,为此丢了杏命的“铁公鸡”也不在少数。

    凭襄阳坚城,囤积粮草,多备滚木、礌石、多加熬制金汁,将清军火器库中的老旧鸟铳、火炮一应修复后上城。

    为了鼓舞士气,李克青特意将这次攻占襄阳府所得金银犒赏有功将士,并吩咐给各营轮流放假,让紧绷的神经放松一下。

    城头上光复军忙于准备各种守城器械时,襄阳城内也同样没歇着。

    在守城的准备工作基本完工之后,李克青下令将俘虏的清军及城中差役、被俘的青壮中“改造”合格,通过审核的尽数充军。

    对待这些清军俘虏和被俘的青壮不论是否愿意,全部剪了辫子,为保证这些人没有退路,李克青将这些新加入的清军俘虏和青壮的家眷全部充入光复军后营,随同大军一同行动。

    除此之外,李克青还特地在城中设立招兵点,给予优厚待遇,其中全家管饱,每月有饷银,对于一些生活艰难,饥寒交迫的下层平民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叶文泰本就是知县出身,擅于治理地方,李克青特意任命其为襄阳知府,暂行襄阳府事。

    唐延敬与汪和同分别暂时代理襄阳府同知、襄阳府通判的职责,协助叶文泰处理各项事务。

    在三人管理下,整个襄阳府的各项事务倒也安排得紧紧有条,有条不紊,使得光复军不必抽调人手充任后勤。

    自从升任了襄阳知府一职,叶文泰干的非常尽心尽责。

    汪和同得了个襄阳通判,自己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直接从举人变成了六品通判,算是跳了好几级,还免了科举。不过这官却是光复军的官,在其他人眼里根本不算正统,只能是“伪官”,未来生死未知。

    不过,他本就是因“反诗”而入狱被判了死罪的囚犯,若不是李克青恐怕早就人头落地了,现在不仅能活命,还在军中做了官,救命以及知遇之恩无以为报,既然做了官,不管是“真官”也好,“伪官”也好,那就要对得起这顶官帽子。

    至于到底要在襄阳府坚守多久,李克青打算最少也要三个月以上,襄阳府人口众多,要坚守三个月以上粮食可不能少。

    好在,粮食这一块,因为刚刚收了夏粮,襄阳城中甚多,这么多的粮食,再加上这几月又相继从富户中收缴了不少,又从襄阳府附近的县乡收集了许多,也足够保证光复军能在襄阳府坚守半年以上。

    据线报来报,这次湖广清军倾巢而出,光是正规清军绿营精锐就又两万余人,还有荆州八旗马甲三千多,湖北主力清军可谓抽调一空。

    若是清军在襄阳城下碰了壁,则势必要从其他府挤出一些兵来,包括湖南的清军也有可能动身。若调其他地方的兵,则刘之协、樊学明、圣姑等境内的起义军肯定会有所查觉,最后的结果就是给其他义军钻了空子,趁机发展壮大的机会,一旦整个湖北遍地开花,那可就不得了。

    因此,为了和其余义军做好配合,联络其他的起义军力量很有必要。

    估计这些时日来,光复军攻克襄阳城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湖北了吧!派出的使者估摸着也到了其余各支义军首领那里了,希望他们能利用这次机会大展身手。

    忽然,一个青春秀丽的脸庞出现在李克青的脑海中,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圣姑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德安府随县县城,圣姑韩冰儿、宋之清率领的义军出其不意攻入了县城,攻占随县之后,整个鄂东北大洪山、桐柏山地区都被义军控制,无数白莲教教徒、破产农民、流民等纷纷来投,义军人数也很快发展到两万多人。

    此时,在随县的一处大宅院中,圣姑韩冰儿、军师宋之清正在院内接见光复军的使者沈浩。

    沈浩是李克清的亲小舅子,能言善辩,曾考取过秀才功名,且为人正直。

    于是便被李克青委派去圣姑韩冰儿的义军所在的德安府一带,与圣姑所领导的义军加强联络,并在适当的时候帮助义军出谋划策,参谋军务。

    “两年未见,李大哥最近可还好?”

    韩冰儿见到沈浩的第一件事不是询问现下军务,而是问起了李克青近况如何。

    “大将军现在有两位夫人照顾大将军的起居,除了处理政务上累一些外,其他各方面倒还挺好。”

    沈浩也没想那么多,径直实话实说。

    “噢,有二位嫂嫂照料,那我就放心了。”依稀回忆起当年李克青的音容,韩冰儿胸前的那颗小心脏跳动不已,不由脸也红了大半。

    不过韩冰儿作为义军的首领,这几年也得到了不少历练,见沈浩和宋之清在场,旋即脸色便恢复如常,“不知沈兄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敢问二位知不知道,襄阳府已经被我家大将军给攻占了?”

    “此事当真?”

    宋之清闻言惊道:“前几日陆陆续续听闻襄阳城被光复军攻占,咱们还以为是谣言而已。没想到这襄阳城还真被李天师给占了。”

    “不错,我军出其不意,大破清兵与江上,斩首三千,活捉襄阳知府及以下官员数十人,把总以上清兵将校五十多人,清军俘虏五千余人。”

    对于自家的战绩,沈浩颇为自豪。

    “此番,大将军派我前来二位处,主要是为了联络各路义军,共抗满清。”

    顿了顿,沈浩从怀中摸出一封信件道:“这里有我家将军的亲笔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缴获清军的鸟铳、大炮、药子、刀枪、铠甲等一并赠予二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