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集中营

    突然,“集中营”这个概念从李克青脑中冒了出来。

    将一些仍然心向满清的满清官员、士绅等俘虏统一关押看管,对待冥顽不灵的一些顽固分子,直接杀掉了事。

    对于思想转变,想要投诚反清的官员和士绅给予一定的时间考察,经过严格改造和审核过后的才能为我所用。

    李克青旋即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张元松,张元松大略听清楚后,一拍手道:“这个主意好,既解决了俘虏的处置问题,还能起到宣传反清思想的作用,让更多的人为咱们所用。”

    再确立了建立集中营关押满清俘虏之后,李克青又将被满清禁毁的“扬州十日”“江阴十日”“嘉定三屠”“大同之屠”“广州大屠杀”等后世满清入关黑暗史历史知识,暂编成册,定位“集中营”的教材。并让军中文采好的人编撰驳斥满清所谓统治“正统杏”的理论书籍,一同在营中广为宣讲,以滴水石穿的功夫日以继夜的轰炸。

    除此之外,李克青还决定将这些关于满清大屠杀的小抄本和驳斥满清统治合法杏的书籍广为印发、宣读,光复军每占一地就要宣讲这些满清屠杀、奴役汉人的黑暗史,驳斥满清统治合法杏,让广大百姓和知识分子了解到其黑暗面,打一场舆论战争。

    关于“集中营”的第一任主官,李克青决定就由投降过来的原襄阳知府顾駉来担任,这人文学素养好,口才也不错,而且其是满清知府出身,在整个光复军中就再合适不过了。

    看着底下跪倒的浦霖,李克青决定先将其关进集中营交给顾駉处置,于是便让士兵将其带出去暂时关押。

    襄阳大牢里一处昏暗的监舍中,叶文泰和唐延敬二人默然无语的靠在墙上,脸上并无表情,想到杀头的日子快要临近,对于生还也不抱任何希望,二人也都释然了。

    此刻牢房中还有一名犯人,看样貌是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中年儒生,是前几日从另一处监舍转到此处的。

    那儒生叫汪和同,听说是举人出身,因写了什么反诗被拿进了大牢,被判了个斩立决。下了牢房后,儒生却不像叶唐二人那般静静的躺在角落里,而是垂头丧气,天天就在那喊冤。

    叶、唐二人对汪和同的举动视若不见,除了刚开始聊过几句,平日里很少和他说话,只是死气沉沉的躺在角落,满脸死气。

    牢房安静得可怕,除了偶尔从其他监舍传来几声犯人痛苦的呼嚎声,就再无一点声息。

    过了一会儿,狱卒送来了食物,说是食物其实就是一桶发馊的泔水,而且一点肉和油水都没有,全是些烂菜叶和米糠。

    不过饶是如此,叶、唐、汪三人每人还是盛了一大碗坐到那吃,不知道为何这几日每天都只有这么一顿,不吃白不吃。

    三人正抱着手里的破碗狼吞虎咽吃着,却忽然听外面的狱卒慌乱喊道:“贼军破城了,快逃啊!”

    三人闻言一惊,连忙放下破碗,朝监舍外看去,只见牢头和几个狱卒脱掉身上的制服,慌慌张张的就往外跑。

    “喂!这位兄弟等等!出什么事儿啦!”

    叶文泰赶紧向一名准备逃跑的狱卒问道。

    “谷城的贼寇李克青破城啦!这会儿全城都大乱啦!”

    说罢,那狱卒一溜烟的就跑了,根本不理会叶文泰等人。

    “哎!兄弟别跑啊!把牢门给咱们开了先!”

    唐延敬大声呼喊,可无济于事,才片刻时间,整个大牢里的狱卒跑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成群的犯人被关在牢里大喊大叫。

    “李克青竟然攻破了襄阳,这怎么可能?”

    叶文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样子。

    自从因李克青牵扯被抓进大牢,近两个月来局势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逆转,原本对于李克青起事不抱希望的叶文泰顿时大为惊讶。

    “叶兄所说的李克青是何人,难道二位和他是旧识?这攻破襄阳又是怎么一回事?”

    汪和同被关在大老里的日子比叶、唐二人还要久,根本不知道这段时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叶文泰便将自己被李克青牵扯而被判死刑以及李克青起事反清的事大略告诉了汪和同。

    汪和同惊呼道:“那就是说,李克青大军攻破了襄阳,狱卒全都跑了逃命去了,咱们牢里的这些人不就没人管了?”

    “不错,话是这么说,不过狱卒走了,可没留下钥匙,要等人来打开牢门放咱们出去估计还要等李克青手下的人来才成。”

    唐延敬露出久未的微笑道:“也就是说,咱们眼下不必死了!”

    襄阳县府衙,再基本控制了整个襄阳城后,李克青就立即宣布了宵禁,并且派出士兵接管了城中各处要害,让原本襄阳府的书吏、官员将城中的银子、粮食、人丁等全都理顺。

    一些拒不配合的满清官员和一些和一些士绅则被抄家处死,原先为了躲避李克青的兵锋躲藏到襄阳府的谷城大户全被李克青杀头抄家,一个不留。

    这些人在谷城的时候就对李克青落井下石,还派出手下的武装协助清军对付李克青,这事儿一直让李克青耿耿于怀,这次占了襄阳府一并给杀了。

    在城中的大清查中,还抓到了不少漏网大鱼,襄阳代理知府崔志用和通判雷鹤还有不少高级官员抓了不少。

    这些满清的官吏身家个个都很丰沛,李克青自然不会放过,全部抄家,关进集中营。

    处理完一应事项已经是深夜,顾不得休息,李克青又马不停蹄的让朱兴率领士兵护送身在谷城县的家眷到襄阳与自己汇合,为了不使光复军上下被清军各个击破,李克青决定将留守青龙山刘湾村的百姓和工匠全部迁移到襄阳府,集中力量准备与即将到达的满清大军决战。

    白天在许奇宁的帮助下,杨铁和自己的老丈人一家也算是平安被救下,被李克青暂时安顿在军营。

    见到李克青之后,老丈人沈德新热泪盈眶,也没怪罪李克青突然起事反清连累了他们,只是将沈家多年来积攒的财富大半都交给李克青,支持李克青的反清大业。

    对于沈德新为什么会这么做,李克青也很清楚,这次攻破襄阳的战斗显出了自己的实力,让沈德新大为震惊李克青的实力。

    再者,毕竟其女儿是李克青的妻子,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有李克青越来越强大,才能保住沈家,沈家的安危全系与李克青一身,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若是李克青真能成事,沈家日后的地位和荣耀更是不言而喻,这些银子也可以算是沈德新的长期投资。

    天色已露白,正当李克青想要睡会儿的时候,亲兵来报说在襄阳大牢里救出了几位大将军的旧识叶文泰和唐延敬还有混元教王廷诏等人,现在已经到了衙门外,问将军见是不见。乖乖,没想到叶文泰和唐延敬竟然被关在了襄阳大牢,原本还以为他们还在荆门州,生死不知!

    这倒好,直接省去了李克青费力再去荆门营救二人。说实话,李克青能有今天全都靠叶文泰和唐延敬的照应,因为自己起事造成他们二人被抓进大牢,判了斩立决,李克青还真感到有些亏欠他们。

    听闻二人被解救出来,李克青不顾疲劳,当即吩咐士兵放他们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